打工哲學

寫生活哲學著名的哲學家迪波頓(Alain de Botton)為首創立了一間位於倫敦叫The School of Life的學校。請來哲學家和不同專業的文化人做導師,舉辦短期課程,堂上思想生活擔憂困難,為活在大城市中,物質富裕但心靈貧困的都市人提供靈魂輔導。這間學校一反英國不屑Self-help book的常態,除開辦課程之餘,又出版一系列現代人問題集,討論廿一世紀都市心理病,例如性愛煩惱,工作憂慮,和實踐志向的困擾等。 「如何找到理想的工作」,這條人生大問題跟「宇宙從可以來」同列於神級的人生問題。小學起就被老師強迫寫「將來的夢想」、「我的志願是…」。這些問題除了為老師交差,故作刺激小童思考之外,可說是虛無意義的家課。因為很多時連老師自己也不過為三餐供樓而做工,心底的志願都被埋到心中的堆積區裡去。而且每個小孩從小都被灌輸,理想硬要跟職業掛勾,譬如說一個小朋友喜歡煮飯仔,老師和成年人想也不想就強將一個「廚師」的名詞刻在小孩的心智之中,就是不會引導你對廚藝產生興趣,說服你將來能煮兩味菜做個好情人和過快活的人生。

《How to Find Fulfilling Work》 封面

這本《How to Find Fulfilling Work》由學校其中一位創校成員Roman Krznaric寫,這是一本為有志於將工作拉近到生活的人而寫的書。他明言寫此書的誘因,因為世界大多已發展國家社會中,有超過一半人不滿工作現狀,亦不少人也寧願做其他工(如果可以從頭選擇的話)。這樣不如意的生活正是廿一世紀的心理瘟疫。

作者認為一份滿足的工作必有三大原素:意義(Meaning)、流(Flow)和自由(Freedom)。意義和自由也不言自明,但所謂的「流」是全心投入的境界(Zone),比喻當你做一份由心而發熱愛的工作,就如冥想過程的入定狀態,不知時間流逝,也不覺世間紛擾,這就進入了「流」的工作境界了。 社會上的前輩,都覺得當下的年青人不捱不吃苦,容易放棄工作,有的年青人就算得高薪厚職也不斷跳槽轉工,流離失所般,沒有上上幾代人那種低頭做事的決心,和預期的工作安全感;而年輕人則投訴工作收獲不大,賺錢不過夠供樓,工作和生活都找不到意義,又找不到既可樂在其中又夠養活自己和另一半的工作。沒有軍隊英雄,也沒有為神打聖戰的戰士,在香港,英雄都是敢於追求自己夢想,又找到飯吃的「放棄七萬月薪環遊世界」、「哈佛畢業開餅店」、「放棄AO高薪福利創業」。

值得報道,因為有人覺得驚喜;有人會驚喜,因為這些英勇事跡有違社會的價值觀。現有的職場價值觀,由這些職場精神帶領改革一變,但大部分年青人選工選科,也不將意義放先,還是把人工放成最大因素。在香港追求理想的成本比很多地方都大。追求理想的風險可能一世泡不到女,一世同父母同住三百呎的溫暖家庭,一世得不到朋輩和社會的尊重。所以有勇氣承擔風險追求理想的,都是香港的真英雄。

當你在三十呎房間用餅盒當鼓,打到「鼓」都爛了,目標將來靠音樂討飯吃。力排眾議,退學打鼓,找來幾個學生賺一點生活費跟其他Band友繼續作歌。自己教鼓賺來的僅夠香港的車費和吃不飽的茶餐,收入追不到政府不控制熱錢炒高而導致的通漲,其他Band友的父母又要家用,唯有正正經經找一份有穩定月入九千朝十晚八的工作,皆因愈基層類型的工作愈像幾百年前的奴隸,做一份朝十晚八月入九千的工,有錢租Band房,但無力再打鼓了。

《The Paradox of Choice》封面

另一個找不到理想工作的潛在問題,就如到超市買罐頭一樣,選擇太多。心理學家Barry Schwartz《選擇的矛盾》(The Paradox of Choice),就是說今天我們生活上太多選擇,只會癱瘓了人的決定過種,並沒有帶來更多選擇自由。今天工種如衣服,花多眼亂,有Zara又有H&M,有佐丹奴又有Uniqlo;大學畢業後,只要人際溝通寫作能力正常,社會上有很多職業可以選擇。

試想想陳冠希,你叫他如何在柏芝和阿嬌和千萬女孩之間選擇呢?這正是太多選擇的困難。太多選擇時,就算得到也不滿足,因為心裡總覺得可能有更好的呢。有兩個解決辦法:減少自己的選擇空間和學懂知足。心猿意馬只會令心裡不快樂,就算有合心意的工作,也菩提本無樹,只有煩惱了自己。我說第三個方法就是住在香港,因為做來做去都是金融賣樓,有產業可選嗎? 作者雖然認為找到一份滿意又有意義的工作就如找到一段有金錢既浪漫又有高潮的完美愛情一樣,需要多嘗試才會了解自己所好。這個亂世中,很多人知其不欲,而不知其所欲。也應該碰跌多幾次才知道心中的最理想。但作者認為一份理想工,並非能夠「找到」(Find),而需要「栽種」(Grow)出來。

作者認為太多人花太多時間去「想」和「計劃」如何找一份理想的工作,忽略了行動的重要。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提過,培養學科的興趣需要付出時間和身心實踐去培養出來,絕不能淺嘗一下就武斷自己不喜歡這個不適合那個。同時,栽種出理想的工作生活不一定要依靠一份工作。書中舉一個女士的例子,既然找不到合心意的工作,決定在一年之內,做幾十份工,過程中了解心中理想型工作的特點,就更容易鎖定目標。

凱因斯當年認為發達社會中,人也只需每星期工作四天就可以享受到基本的生活質素。同代的大哲學家羅素也認為城市人要學習休憩玩樂。作者提出一個問題:可以跟顧主要求減薪20﹪去減少工作量,多點享受私人生活嗎?國情有別,在香港供一層樓,根據本地網上討論區早兩年的網民計算指出,香港人縱然努力工作,也得從明代開始儲蓄才能在廿一世紀加上十年間買一層凱旋門單位過活。聰明多變的香港人真不知道找理想工作的秘訣嗎?讀這本書,就如讀莫爾(Thomas More)的《烏托邦》一樣,讀來只嘆國情不同。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作者簡介

林山宗

林山宗
鐘意讀書寫作。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寰雨膠事

最新焦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