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 到底是誰在回鄉?

(原載於:http://shuiyuemen.blogspot.hk/2012/06/blog-post_25.html

三色台節目《回鄉》

自六月初起,本港的「三色台」(編按:TVB)開始在晚上時間播放一部名為《回鄉》的記錄片。身為電視媒體長年以來的受眾之一,筆者當然亦會偶而觀看一下此部片。可是……該怎麼說呢?要看的集數也都看過了,但筆者實際上還沒弄清此一節目的主題是什麼。「三色台」是單純地想要介紹一下國內的鄉土人情嗎?抑或是在傳播「愛國」情懷的種子呢?

不管怎麽看,時值七月一日這個「特殊」日子前夕,「三色台」弄出一個如斯節目,透過每集不同的主人公來介紹中國人與事,實在是惹人暇想。節目中不同的集數、不同的主人公仿如走馬燈般,向每個熒幕前的觀眾極速訴說他們口中所謂的故鄉事物。而事實上,觀眾在觀看過程中亦像在數人頭一樣,口中唸唸有詞:「一個東莞的王祖藍、一個廣州胡楓……」。利用此種眾口鑠金的技法,「三色台」得以向人們植入一個概念,一個「中國乃吾居故里」的概念。

然而,節目中的藝人偶然會露出馬腳,未能向觀眾交足戲。記憶所及,王祖藍於某一集中已坦言自己是首次回鄉。這就涉及了二個問題。從未回過「家鄉」是否意味着王對故鄉缺乏真正的心理認同?而那一個不被原居民(或其後代)認同的地方又能否稱為他們的故鄉?

更可笑的是看着那些明星主持在鏡頭前賣力地與「家鄉」的親友裝作熟絡。主持們那些生硬的笑容與其親友以全身之力來勉強擠出的笑容相映成趣,赤條條地營造出一種教人側目的違和感。就如歌星林欣彤便是一例,在節目中與其一名親戚談天,可那人就是久久不能入戲,神情與目光皆呆滞非常。說到底,她們己是「N年」沒見,但電視台卻堅持拍攝,妄圖捕捉「親情」畫面,故產生此種窘迫的局面實屬必然。

到此,你可能會說:「這就是全部?這就是你感到疑惑的原因?」筆者在此亦可回答你:「當然…不!」

實際上,最令筆者生疑的是「回鄉」這個節目的命題。為何節目中的港人所歸的家鄉只包括中國境內地方?香港是只有華人的嗎?選取角色固然是一大問題,但「三色台」採用這種不倫不類的命題亦無疑具有絕對的導向性(指中國為港人家鄉),也無疑是將合乎法例規定(連續在港住滿七年)的外籍居民排除在非港人士之列而己。

當節目中的香港華人演員對自己的「家鄉」缺乏實質的心理認同,而合乎法例規定的外籍居民(包括演員)又被除去之時,結果剩下的是什麼?

說到底,在這部極具獻媚色彩的《回鄉》中,又有哪些人真是在回鄉呢?

關於作者:李二

愛好文字,希望僅借一己之文章提出心中所想,或引起他人的思索,僅此而己。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愛男友,請愛埋佢屋企人 by 小盛女
    「有無人要食麵啊?幫你地夾。」Mike大喊。「使乜幫佢地夾,佢地無手o架?」Brenda黑面說。Mike即時怔了一怔,他從沒想過這麼簡單的舉動會令Brenda爆seed。「都係順便姐,大家一家人,我幫你夾埋喇。」Mike盡量壓抑自己的情緒,…
  • 應如何對待男友嘅朋友? by 小盛女
    晚飯後她又教大家玩大學時O-Camp的集體遊戲,很快便和Mike的朋友們混熟,特別是男性朋友。玩遊戲少不免有些身體接觸,Mike都一一看在眼裡,他最怕就是看到這些疑似抽水的行為,出聲唔係唔出聲又唔係,自己女友又鬼死咁主動,同人玩得鬼死咁盡興…
  • 【偽影評】 《棟篤特工》:電影的隱喻? by 馮志豪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 我可以肯定,大部分人並不適合一個人旅行。 by 達米安
    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
  • 25歲以後 by 小盛女
    當我永世做Marketing,由assistant升到officer再升到senior又甚或是咁好彩升到manager,人工都可能只有2、3萬,日日做到隻狗咁,到頭來首期都儲唔到,真係諗起都一額汗,最後我想了十萬九千次,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