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暴動反思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來自大陸網站360軍事網)

 

(編按:本文反駁今日吳康民:《重溫香港歷史 便知當前亂源》,公道起見建議讀者亦請同時拜讀吳老文章。)

剛又有時間看到吳康民在《東方日報》的文章,今日2012年11月29日評論《重溫香港歷史 便知當前亂源》。當中推理如何,那是觀點問題,見仁見智,各自理解可也。之不過有關香港1967的「抗英暴動」,吳老先生這樣寫:

柏立基是反共老手,在星馬英殖民地當總督時期,鎮壓馬共絕不手軟,來港後用同樣手法壓制香港左派愛國力量;戴麟趾繼承之,終於壓出一個六七年的「反英抗暴」來。

我認為這個可不能照單全收。

 

吳老在港推動愛國運動乃是老前輩,相信沒有誰人會反對。愛國無罪,而對於1967年香港暴動期間所發生的暴力行為,尤其是對香港市民的生命財產等的損害,相信他老人家也絕對不會認同。文中也可以看得出他老人家沒有甚麼壞心腸。但以事論事,按其推理,現在是2012年,亦即1967年暴動的45年之後,而堅持香港回歸之後15年之內所發生的管治亂象乃「港英一早預先埋伏的部署」,這個會否有點時空錯序?吳老是這樣寫的:

自從麥理浩上任開始,港英政府便重視居民福利,建公屋居屋,發展工業,增進就業,普及教育,興建學校等,終於緩和社會矛盾。同時,整飭吏治,建廉政公署,使過去貪腐厲害的紀律部隊走入正軌,的確贏得口碑。尤德、衞奕信等蕭規曹隨,繼承這一套,加上中英談判開始,香港前途已定。到了彭定康前來,主要便是為回歸後沒有英國人的英國潛勢力作部署了。

這個就更加厲害了,原來歷史是要這樣看的?分段副題「臨別香江 精密部署」,究竟吳老原意被副題歪曲,還是他一心認為麥理浩伊始的「德政」是「為回歸後沒有英國人的英國潛勢力作部署」的其中一步呢?真是道行差一點也難望學得高人半點心得也。要是英國佬有這般非凡本領,她的日不落帝國應該仍是如日中天才對噢;這頂高帽,英女皇受得起嗎?好像她老人家連幾個家嫂都管不了呢……怪可憐的老婆婆啊。

 

香港經歷過1967年暴動的人應該還未死清光,起碼我當年為避開街邊的炸彈而不能上學,還要在家裡靠濕毛巾來勉強應付催淚彈,算是童年陰影吧。現在仍着意研究有關史實的學者也還有不少,但對於是否由於「港英殖民壓迫香港左派愛國力量」,以致「香港1967年有暴動事件」?看來還不至於如吳老所言那般簡單吧。有關事情背景,可參考張家偉著《香港六七暴動內情》以及其他系列的書籍,當中有詳列相關事件的發生經過、以及社會各階層不同人物的專訪核實印證。事件當中尤為明顯的關鍵,是國內1966年開始「文化大革命」,強國人民正開展互相殘殺之際,香港左派因應「中央最高指示」,陸續在港成立「鬥委會」,準備與港英展開「武力鬥爭」。這個才是暴動的直接原因。

須知香港自1949年以來,一直都是國內「逃共」難民的第一收容港;加上不停的政治運動以及由《大躍進》所引起的超級大饑荒,國內同胞冒死南逃,在香港安身立命。難得檢回一條小命的同胞,相信絕對無意香港同樣也變成和國內一樣。而香港左派在這個時代條件之下,硬要「扭轉現狀」、爭取香港回歸超英趕美的共產祖國懷抱,其實除了暴力革命之外,別無他法也。

到底是港英先動武才有67暴動、還是先有文革才有67暴動?從事件時序看來,大家可以自行判斷。如有異議,大量史實可供參考,也又省得我在這裡被歸類為反中亂港一類。這種文化大革命式的批鬥遊戲,我這個沒有文化的港燦絕對沒有水平去參與或「被參與」。至於吳康民對暴動的「經過」及「結束」是如此描述:

經過八年抗戰,中國人民覺醒,新中國成立,香港並非某些亞非英國殖民地可比。香港同胞維護本身利益的要求,用老殖民主義的眼光和手段,顯然不合時宜。

殖民壓迫是爆出了六七暴動的原因之一。雖然運動的過左行為,損害了香港同胞的利益,以失敗告終,但群眾不滿港英的老殖民統治的情緒,並未平息。

這個評論,未知標準應該如何斷定?何謂「損害了同胞利益…」,認真是「輕描淡寫」得甚為文雅。

 

試列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香港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先生於電台節目中抨擊香港左派人士的暴行;並且揶揄鬥委會企圖發動全港罷工,而竟然沒有多大反應,於是播出一段名為「欲罷不能」的節目予以諷刺。其後1967年8月24日,林彬於九龍何文田窩打老道山嘉鳴閣對開馬路上被多名暴徒伏擊,與堂弟二人在被困汽車內並遭淋電油縱火燒至重傷,兄弟二人翌日不治。左派報章第二天是這樣出頭條的:「地下鋤奸隊做得好!漢奸林彬被處死」。當然,到了今時今日,兇手們仍是逍遙法外。但到底會是誰人有此動機、又有如此毒辣手段?相信也又不需要太大的想像力吧。

因此香港1967年的暴動,到底有多少是由港英壓迫而致、又有多少是由文革流毒所致? 而這種光天化日之下,將「階級敵人」淋上電油、活生燒死的極度凶殘手段,是否只是一句「損害了同胞利益」可以概括形容?

噢,還有,林彬的堂弟基本上沒有參與過廣播甚麼的,連階級敵人算不上,只是路人甲乙丙。看來是有人決意「有殺錯,冇放過」,總之誰人和林彬在一起就是這個人自己倒霉就是。至於林彬一介文人,為何又會「禍從口出」呢?那是因為之前有一件事他「看不過眼」囉:1967年8月20日下午,亦即林彬出事之前數天,北角清華街有鬥委會擺放炸彈,八歲女童黃綺文及其兩歲弟弟黃兆勳正在街邊遊玩,觸摸炸彈即時被炸得肚破腸流、死狀至慘。

香港市民其後的一面倒親英,並且強化了殖民地的認受性,這點看來其實也又不難理解吧。但那又怪得了誰?而吳老仍然認為「群眾不滿港英的情緒,並未平息…」,未知吳老有沒有做過民意調查?還是這個是「不證自明之真理」?

所謂「歸心」的問題,英國人其後痛定思痛,努力施行德政,以香港市民利益為先;推出了種種政策,就正如吳老自己也能指出:重視福利,建公屋/居屋、發展工業、增進就業、普及教育、興建學校等…。同時,整飭吏治,建立廉政公署,使過去貪腐厲害的紀律部隊走入正軌….如果以上種種德政,使香港市民着實受惠,甚至可以將香港建設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也還可以「抹黑」為「港英陰謀」, 會否是想像力豐富了一點?

 

以史論史,假如這也是陰謀,那麼《貞觀之治》可列為中國歷史第一大陰謀了吧。須知李世民也是半個鮮卑加突厥,比之港英的半中不英強不了多少。

港英努力保障香港人的利益就是惡毒的陰謀,而鬥委會奉北京意旨來港屠殺港人同胞就是「稍為過左」…?我讀得書少… 唔明。

其實只要香港的左派稍為有點良知,主動交出燒死林彬的兇徒,並且認真向受害的廣大香港同胞懺悔求饒,或者還可以將67暴動的罪孽減輕一點,算是符合「大和解」的要求吧。可惜香港的左派不知悔改之餘,更反而詆譭香港同胞懷念良好管治的卑微願望為「港英陰謀」,這又算是甚麼邏輯?看來香港真的要大搞「國民教育」了啊。要是香港的小朋友有半點常理,看了香港的歷史 (真得那一本) 也不太可能「歸心」的了。也許可以借花敬佛也無不可:《重溫香港歷史 便知當前亂源》,至於那個「真正的亂源」是甚麼,各自按史實「查找」吧。

關於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