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憎英殖,點解又要落嚟香港呢?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咁憎英殖,點解又要落嚟香港呢?中殖衰過英殖呀,蠢民族主義分子!」這是時評人黃世澤早前在劉健威先生一篇名為《法治神話》網誌(此文亦在上月21日刊載於信報)上的留言。

原來劉先生文中對近日一些市民,由於中共在港統治倒行逆施從而緬懷殖民地時代的行動,視之為把「港英時期的法治浪漫化」,認為是誤導了「八十後」、「九十後」,以致口口聲聲「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更舉例六七年土共因發起的暴動而被鎮壓法辦,說明「港英時期絕對好不過今天的大陸」云云。劉健威文中末尾不惜呼籲「該是讓那些左派人士發聲的時候了,說吧!」,他筆下的「左派」當然不是西方價值觀中所介定的左派,而是指譚耀宗、鄭耀棠等這些六七年時被市民痛罵為「左仔」的土共分子。

這篇本來波瀾不興不值一哂的文章,就因為劉先生文中說了這樣的說話,部份天真爛漫的左翼朋友忽然如獲至寶,對劉先生突然另眼相看,差點沒把劉先生捧為反殖鬥士。

如果那場土共聲稱的「反英抗暴」鬥爭是貨真價實的反殖民主義,如此理直氣壯,為甚麼除了楊光拿了個大紫荊,工聯會顧鏡自憐,嚶嚶低鳴外,他們這班土共四十多年後對此歷史仍諱莫如深?對那年所作所為仍噤若寒蟬,不敢為自己徹底「平反」呢?土共在「反英抗暴」一事上,一直抬不起頭來,不就說明了當年他們的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的暴行如何害怕暴露於真正陽光底下嗎?連鮮廉寡恥的中共都不敢為「六七暴動」開脫和翻案,更加證明了這場極左思潮把文革引入香港的暴亂何其不得人心。

按今天的標準,土共掀起那場暴亂根本就可以列為恐怖主義。而由港澳工委策動,工聯會理事長楊光出任主任的鬥爭委員會和一眾土共分子就可以以恐怖組織和恐怖分子論處。

可笑我們部分左翼朋友反殖反到罔顧歷史,是非不分,顛倒黑白。把中共文革流毒香港簡化為反殖運動。拿來跟蘇守忠絕食反天星小輪加價相提並論更是比擬不倫。作為當年暴動見證者和參與者,我只能搖頭輕嘆!

原來大中華地區,土共的「左仔」和我們部份的社運左翼竟是一條藤上結的瓜 - 苦都苦,甜都甜。他們眼中殖民主義只是停留威利打人那一定格。若然停留在這種認知是對的話,香港殖民史真是太好讀也太好懂了。

說香港沒有內部矛盾,沒有殖民主義壓迫殖民地人民也不符事實。雙親從戰前大陸來港,一直打「西人工」(也就是在洋人家裡當家傭),目睹白人欺負華人的事還少麼?

但是把「六七暴動」說成是反殖運動絕對是張冠李戴。等於把拉登九一一恐怖襲擊美化為聖戰一樣。

相比起中共今天的惡行,那時候的殖民地主子實在「可愛」得多了。不妨設想一下,如果當年統治羅得西亞和印度的白人政府像今天的中共那樣殘暴不仁,曼德拉會不會是「曼德拉」,甘地會不會是「甘地」呢?

劉先生還是搞你的留家廚房好,犯不着狗拿耗子為一幫惡貫滿盈的土共塗脂抹粉鳴冤叫屈。至於我們充滿革命浪漫主義的某些左翼朋友,如果對六七年土共暴動的歷史不掌握,不妨細讀張家偉的《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書中為那場政治悲劇做了最全面深入持平的紀錄。

(低清轉載以釐清評論對象)

 

關於作者:林郁波

無業遊民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