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名人訪談:阿捷

(原載於:捷學的哲學

阿捷頭像

 

記者:今日,我要訪談的網絡名人,叫阿捷,又名「楊梓燁」。「主要經營blogger《捷學的哲學》與《文字的碼頭》。為人愛恨分明,讀哲學,愛文學,最鍾意吹水與睡覺。據聞思想家李天命精於三學:哲學、文學、逃學。我以此為目標,暫時進入化境的,只有逃學,朋友與老師都覺得這句最中肯。」他是這樣描述自己。

 

從小學雞到哲學生

記者:阿捷,在香港難讀哲學不容易,為什麼你會讀哲學?

阿捷:
讀哲學的原因有很多,但如果追索源頭,第一個原因可能是反叛。我一直覺得哲學與反叛很有關係。

小時候,我就很反叛,又自覺有小聰明,於是經常將小聰明運用到壞念頭上,例如小學時我會用盡一切方法偷懶不做功課,同時避免讓父母發現。我又經常與不喜的老師作對,被老師罰抄罰留堂無數次。到了中學,我的反叛性格變本加厲,經常上堂搗亂,唯恐天下不亂。現在回想起來,從小到大的反叛,很可能是源於對周邊不合理的事物感到不滿,希望藉著反叛去抗議這些不合理的事情。讀哲學,就是需要這種對周邊不合理的事物的不滿感。因此,在性格上我老早就有哲學基礎了。(笑)

不過,老實說,我相信,我讀哲學的原因,與很多哲學生不同,因為我讀哲學,其實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初時接觸哲學,只是覺得哲學家都是思考一流的人,於是讀一些哲學的入門書籍,希望可以增加在他人面前「吹噓」的本錢。到決定在大學讀哲學,也不是因為想成為哲學家,只是我覺得自己最擅長的是哲學,讀哲學很適合我而已。我從不想過讀哲學是為了救世或徹悟人生,主要是想繼續訓練自己的思維與論辯能力。

 

記者:你說到自己那麼反叛,學校的老師不會討厭你?

阿捷:
會啊,在小學裡,我與老師的關係一直不好。但到中學,這種情況卻一百八十度改變。所以,我很喜歡中學時期,尤其是有兩件事,我是特別深刻難忘的。

話說我母校很喜歡捉學生校服儀容的問題,會突擊檢查學生的校服儀容,初犯就記名,違規多次就在當日不能上課。而我間學校規定男生必須穿著白色長襪。但我一直懶理,日日穿著黑色短襪,被人捉了很多次,再被人發現就當天不能上課了。但原來我的班主任一直都知道我每日都穿黑襪,卻為了讓我上堂,一直隻眼開隻眼閉,放過了我。這件事是我一直不知道的,那時我還自以為很聰明,能不讓老師發現。後來畢業後,我從他人口中得知真相,才發現老師一直默默對我很好。

另一件令我深刻難忘的是我有一年生日,中午出去食lunch時,同學請我飲酒,飲到滿身酒氣,兩頰通紅。回到學校上中文堂,一貫搗蛋的我,在堂上借醉發難,叫老師不如不要教書,讓同學玩一堂。按常理,那位老師應該大發脾氣,不踢我出課室,至少會重罰才對。但她不單沒有責怪我,還很關心我地問其他同學,我是否因為不開心才喝酒。這件事令我很窩心。

除了這兩位老師外,中學很多老師都對我很好,個個都真誠親切,無論我如何搗蛋作亂,他們一直循循善誘,用心栽培,令我沒有走上歪路,對此我一直感激不盡,今次藉此機會,在此多謝老師多年的培養與教育。

直於大學生活,我已經不再上堂搗蛋,因為我很多時候連堂也沒有上。我是公認的走堂份子,經常被老師在課上開名「通緝」,還要同學告訴我被老師通緝,我才知道這事,才在課上重新出現。這還不算誇張,有一科,我從第一堂就沒有上過,過了半個學期,我連那科老師是誰也不知道,我相信這沒有多少人可以與我「媲美」。

我走堂走得那麼頻密,其實是有原因的。最近,我感覺哲學已經不能滿足我的求知慾,我開始想讀其他東西,於是我就埋首在家中讀其他非哲學系的書籍。據聞師兄梁文道,當年也是常常走堂,在宿舍裡讀其他書,看來他後繼有人了。(笑)

 

開設部落格,重塑公共討論文化

記者:那麼,為什麼你會開設「捷學的哲學」?為了宣揚哲學嗎?

阿捷:
其實,在開設「捷學的哲學」之前,我已經開了幾個blog,但不久就被無情的我荒廢掉。我想了很久為什麼開設的blog都失敗,發現很可能源於主題不明確,太雜亂,寫到後來不知道寫些什麼好,就不了了之。然後,我就開始思考應該寫什麼主題好,參考了其他的部落格,發現寫自己最熟悉的東西是不錯的選擇,而我最熟悉與擅長的東西就是哲學與思考方法。於是我便決定開blog寫哲學與思考方法。

當然,這只是初時模糊的構思,那時我還不知道具體應該怎樣開始。後來,兩年前左右,我在網上發現了有個部落格叫「哲學哲學雞蛋糕」,覺得這個部落格寫得很好,也很吸引,令一般對哲學思考無興趣的人也會漸漸投入其中。那刻,我就決心要像那個blog主一樣,開一個部落格,推廣思考方法。這就是現在你看到的「捷學的哲學」。這個部落格最希望宣揚的,不是哲學,而是思考方法,及其應用。因為,我希望像哲學家Michael Sandel一樣,重塑公共討論的文化。

 

記者:為什麼要重塑公共討論的文化?

阿捷:
其實,你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現今報紙或網上看到的評論,大部分都不是著重分析與論證,卻很奇怪地受大眾歡迎。要寫這類受歡迎的文章,其實唔難(很簡單),成功元素不外乎:鮮明的敵我矛盾立場,抽水諷刺、謾罵、用大量情緒意涵的字眼,你看看陶傑、陳雲、甚至新興的無待堂,都是這樣寫時事或政治評論的。現今香港有所謂「鬧爆文化」,除了是因為缺乏平等的溝通平台外,還要歸咎這類評論對公共討論的一種不良塑造。

開設「捷學的哲學」,其中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希望改變這種現象,告訴大家,其實對於公共議題的討論,可以有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你可以看到,我的寫作風格是清晰易明,以及著重嚴謹的推論與分析,與現今很多評論或專欄的風格都不同。我希望告訴大家,討論公共議題,不是靠宣傳口號、嚇人的術語,抽水諷刺,或是動人的文筆修辭。

 

記者:這種理念似乎難以實現。你認為自己能做到嗎?

阿捷:
既使不可為,仍要為之。重塑公共討論的文化,當然很困難,畢竟一般人都喜歡看陶傑或陳雲等嘻笑怒罵的文章風格,不太願意閱讀資料性豐富又分析詳盡的文章。或許,這時代的生活節奏太急促了,大家無時間與心力慢慢思考問題,漸漸地不再思考與分析,重要的變成是表達自己的立場,就像facebook裡的「讚好」功能,很符合我們日常的公共討論文化:讚好或不讚好,最重要是表達立場,當中沒有什麼好討論的。

但這絕不是好事。在民主社會裡,每個人都擁有政治權利,通過投票的方式對公共議題提出自己的立場,而且這個決定將會切實地影響著其他人的生活。試想想,如果我們的立場是源於無知與偏見,將會影響到個人,甚至他人的福祉。我們應該認真地思考自己的判斷是否合理恰當才對。當然,現在香港還未有民主,但這也是為未來做好準備,畢竟民主的核心價值是公民素質。

所以,我希望藉著這個部落格推廣思考方法與清晰易明的寫作風格,因為思考方法能有助人們更懂得如何評估哪些說法是有道理,哪些是沒有道理;清晰易明的寫作風格,能令人更易掌握議題的重點與理據。

 

捷學為體,哲學為用

記者:除了哲學外,你還對什麼學科有興趣?

阿捷:
有興趣的學科實在太多,太廣泛了,多到濫,例如歷史、法律、文化研究。不過,真要說的話,就是政治與文學。

相熟的朋友都知道我熱愛文學,喜歡讀文學作品,寫詩寫散文。但我沒有傳統的「文史哲不分家」的思想,相反,我分得頗開。哲學,至少分析哲學,著重分析與論證,像科學多於像文學。我之所以讀文學,高尚地來說,是一種文化修養的訓練,現實地說,就是用來自娛。

至於政治方面,最近都在讀國際關係的書籍。我喜歡研究政治,因為我覺得生活脫離不了政治,每時每刻,我的生計、文化生活、基本權利,都涉及政治。我可以不理會哲學問題,但我不能不理會政治。

而且,在哲學方面,我最有興趣的就是應用倫理學(研究具體的倫理與正義問題)。
而我是道德經驗主義者,意思是,我認為回答道德或正義問題,需要經驗事實才可以做判斷。哲學家討論道德或正義問題,往往都是從規範倫理學甚至後設倫理學的基礎上步步推進。但我認為這樣的做法非常局限,也脫離現實。因為討論到道德或正義問題,不可能不討論到利益、社群與社群之間的關係等現實情況,例如討論全球化的各種倫理問題,不可能不涉及國與國的各種關係,這方面都是一般哲學家最缺乏的知識。我希望可以從哲學裡學來的思考方法,應用在規範層面的政治上,而不局限於哲學之中。戲言之,就係捷學(捷所學的)為體,哲學為用。

 

情義與人生

記者:那你個人興趣是什麼?有沒有什麼獨特的人生哲學觀?

阿捷:
睡覺、吹水(閒談)、打機。在大學裡,很多人都很努力,日日埋頭苦幹溫書讀書,爭取好成績。但我從來沒有這種念頭,對我來說,讀書只有兩個目的,學習與自娛。但我沒有文人癖,也沒有學者癖。我不喜歡日日做學問研究,或沉醉在文學世界裡。我喜歡打戰略遊戲,喜歡玩卡game,喜歡與朋友吹水,吹上一整天,樂而忘返的生活。這種生活,才像「人」的生活。開玩笑地說,我不是蘇格拉底,不需要在街上問人哲學問題過日子,因為我家中沒有很惡的老婆。

至於人生哲學方面,我個人認為根本沒有普遍有效方法處理人生問題。那些工夫論、修養方法,說了一大堆繁複理論,最後實踐出來都是沒用,浪費時間與生命。其實,人生最重要的東西,不外乎情義。人生之中,「我」是第一身,但不一定是最重要。一世人營營役役,追求名利,到頭來年紀已暮,回頭一看,憾事都是離不開情義,所以,情義才是最重要。

如何實現情義?平日多些關心家人、愛人、朋友,就很好了。如果覺得家人很爛,可以找愛人;如果覺得愛人很爛,可以找朋友;如果朋友都很爛,你就要深切檢討到底自己是否有問題了。明白這個道理,已經勝過看幾百頁的磚頭人生大厚書,看完這些書已經沒有人生。

不過說來也奇怪,我份人給別人的第一印象通常都不太好,甚至很差。有不少相熟朋友都告訴我,初時認識我時,都不喜歡我,覺得我目中無人,生人勿近。但經過長久相處後,不少朋友都願意和我交心,相熟的朋友更說我很gay,或笑我很「真情」,這可能是因為我份人好慢熱,但熟落後便發覺我其實很重情義。

所以,在此呼籲一下,如果你第一次識我,便覺得我很討厭,不妨觀察多一段時間,你可能會發覺另一個不同的「我」,哈。

記者:這次訪談令我了解你更多,我相信也令不少人更能了解你。很多謝你接受我的訪問。

 

阿捷的facebook專頁:
楊梓燁

阿捷的部落格:
捷學的哲學
文字的碼頭  

訪談對象:阿捷
記者:阿捷(編按::o))

對,記者也是我,哈哈。我一直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令到自我介紹變得有趣一點,又覺得那些名人訪談通常都寫得比較有趣,於是我決定戲仿,寫了這篇「自我介紹」的「網絡名人訪談」。

 

作者:楊梓燁

楊梓燁
修讀哲學系,Mensa會員,主要經營部落格《捷學的哲學》,志在推廣思考方法與哲學,以及思考方法的實際應用,包括應用於政治、科學、數學、倫理等各種不同的範疇。詳細版作者介紹: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0/33135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3135
Date: 2013-03-10 13:36:00
Generated at: 2020-07-03 10:08:0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0/33135/網絡名人訪談:阿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