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談拉布

(Derek Chi Wai Yung 攝)

 

泛民不肯拉布,卻又反對剪布。梁振英說市民向他反映不解泛民之作為,這是意料中事,容我武斷地設想,一個能夠理解泛民的市民,想必也不屑與你交談。但梁振英偏要畫蛇添足,說自己也不明白。這就只有兩種可能:你要不是扮作與市民同仇敵概,要不就是你的智慧根本不足勝任特首。當然還有第三種可能,就是前面兩者皆是答案。

泛民的詭異行為,大概也只能有兩種原因,一是泛民認為拉布是義舉正道,卻沒有承擔惡名的勇氣;二是泛民其實不認同拉布,純粹因為建制派要剪布而盲目支持。無論是那一種原因,泛民無非是想保住溫和民主派市民的支持,這塊餅雖說是愈剩愈少,但始終也不能就此放棄,尤其民主黨如今已無退路可言。

 

然而我最念念不忘的,還是港人的取態。你可以問問反對拉布的市民,我深信,至少有一半人不知道拉布四人是了甚麼而拉布,九成人不知正反的理據。總之,政府說拉布拖累香港,他們就反對拉布。

香港人呀!領匯上市當年,反對領匯的鄭經翰變成過街老鼠,如今人人視領匯如惡魔。兩鐵合併當年,已有議員提出可加可減機制只會帶來加價惡夢,想當然耳,政府和建制派指控他們是阻礙社會發展的搗亂份子,今日人人卻埋怨港鐵貪得無厭。到了高鐵一伇,反對者又被說成是為反而反,在建制派護航下通過了方案,到最近又發現問題接腫而來。香港人呀!難道你們就沒有汲取過一絲教訓?

 

我知道你們討厭政治,但又有誰喜歡政治呢?沒有人喜歡工作,但為了維生我們不得不工作。同理,沒有人喜歡政治,但為了自己的利益,能不能請你關心一下政治?

這番話,坦白說,實在不願說出口。我素來只以道德為號召,不屑以利誘迫,然而香港如此境況,愛惜自己的羽毛,似乎已成為一種奢侈的選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作者簡介

庸人自擾 tonywong

庸人自擾
倘心以誠,不吐不快。破除迷思,求道求真。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即日熱門,你睇左未?

  • 男與女之間不曾存在過的純友誼男與女之間不曾存在過的純友誼 by 殷琦 「我就做你哥哥吧!」「哈,我是你契妹。」十三、四歳的我們,總愛以兄妹相稱、即便摟摟抱抱、打打鬧鬧,也打出一個「兄」「妹」的擋箭牌。中學時代,總不明白「為什麼別人總說男與女之間沒有純友誼」?我們不是也可以出去如同性朋友般吃飯、逛街、甚至看電影,難道就不可以單純是好朋友嗎?是的,就是不可以: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啊。
  • 去澳洲Working Holiday 住邊?瞓爛車都有呀!去澳洲Working Holiday 住邊?瞓爛車都有呀! by 藍橘子 一家四至六人住,但變成Backpacker蝸居就住十幾廿人。雖然你可以揀住單人房或雙人房,但一開始哪有錢啊你老母!同埋如果你咁傲嬌,初到埗人生路不熟,搵工真係難上加難。
  • 其實做女人真係幾不幸其實做女人真係幾不幸 by 小盛女 散場時你站起來,駭然看到椅上染了紅色,那種尷尬程度簡直是爆晒燈,不要以為用餐巾蓋住便可當無事發生,因為椅上染紅其實代表你的褲/裙已中招。所以如果你發現幾個女人無啦啦急急腳衝入廁所,你係唔需要問佢地係咪肚痛,只要保持沉默當無事發生已經幫了很大忙。
  • 出走的理由出走的理由 by 健吾 我的課,雖然有學生說有娛樂性,但我堅持我不只是希望他們娛樂過就離開,我希望他們可以聽聽我講過的書名,我說過的哲人學士曾經在不同的時代有什麼說法想法。所以,我從來都不希望我的同學在我的課有太大的情緒反應的。回港教學,都快九年了,只有一次,有學生在我的課堂在哭。
  • 消滅他的前度女友消滅他的前度女友 by 三個水 你們一起進場看3D版《侏羅紀世界》的時候,他咬著吸管看著螢幕不經意地說,兩年前和別人看3D版《侏羅紀公園》的時候對方嚇得被水嗆到,讓他笑了一個下午。還有誰?當然是他的前度。

發表迴響

抱歉,你必須要登入才能發表迴響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