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貓貓B,誰叫你遇著港鐵?

原載於:MTR Service Update Page

 

可憐的貓貓B … 擾讓多日你才獲救,一切看來都是我們人類的錯

 

事緣有乘客在5月21號黃昏繁忙時間,發現一隻年幼的小貓,在葵芳站1號月台車頭「頭端牆」(Headwall)徘徊。對駛過的列車和走近的人們,貓貓顯得非常害怕,因而經常走避。事件首先由網絡傳開,後來因貓仔被困路軌多日,由傳媒報導其狀況,最後演變成公關災難。同時,在這數日間,不斷有同事、乘客通知葵芳站當值的「高級車站管理主任」,也即是葵芳站的站長,但都只獲回覆:「知道啦」,之後甚至無禮地「CUT人線」。到警方轉介市民查詢至葵芳站時,一樣是無動於衷。

原來當有人闖入路軌,因人道理由,港鐵要保護闖入者,於是所有列車會先被掣停,然後在駛至懷疑闖入者會到的路段時,車長都要以人手低駛駕駛,直至成功尋人或經長時間搜索,認為闖入者已離開鐵路範圍為止。又記得在2011年我地初「開檔」時,那年七月的早上,一批大狗由九龍灣站大堂,沿扶手電梯衝進高架車道,令列車服務暫停十數分鐘。

 

由「貧友堆、一個墟!」FB專頁製作的惡攪海報

點解九龍灣站的處理會唔同呢?除左大狗「好覺眼」,又「阻住啲車」外,更重要係香港乃文明社會,人人都知道「人道」、「生命」何解!如果喺中國,啲狗嘅下場會點?會否獲保護?相同的道德標準點解不能用於貓仔上?

在目前沒有程序可依之下,我地明白站長處於兩難,尤其有物件掉進軌道,理應不可以停止列車服務,睇番《鐵路安全規則》,雖然訂明「任何員工不得:在行車時間內撿回掉進軌道的物品,除非該物品留在軌道上會影響安全或情況所需」,但我地首要做嘅係,於非繁忙時間通知控制中心,等「鐵路司令」(行車控制主任)決定先俾同事在軌旁引出貓仔,是否屬「情況所需」;

 

或指示車長轉用人手駕駛,好讓列車先維持正常車速,只在差不多停下,或者是離站時以低速開行,好讓貓仔唔會意外被車死。平日繁忙時間過後,荃灣綫的列車間隔為5分鐘一班,此舉最多只會阻慢每班車約30秒,絕對唔構成甚麼大影響。一來列車下站返回自動模式,電腦會懂得開快些少(但不是超速),二來接著在葵興、大窩口、荃灣總站的停站時間,只要稍為縮短,即可追回損失的時間。 這個做法可維持到當晚收車後,再讓SPCA人員進入路軌處理,其實無傷大雅。

 

至於車長餵貓一事,以職責來說確有不妥,但貓糧不多汁,又無水份滲出,不影響軌道電路,也不會造成打滑,影響行車和定位。車長連日不斷餵貓,只想keep住貓仔在軌旁,唔好再走開。如果貓仔沿路軌走入近葵興的隔音罩,再俾列車輾斃,到時就要暫停行車,再花清理貓屍之下,所造成的延誤必以小時計,車長何嘗唔係為公司著想呢?

幾日過去,即使貓仔有時可能因驚慌而橫過路軌,令車長要緊急剎車,管方都依然故我。同時,站長好清楚知道5月21號晚有磨路軌工程,其所造成的火花、煙霧和碎屑好易會灼熟貓仔,都照樣不取採行動,點解上層會變成咁嘅呢?

 

事到如今,既然不只一個「涉案」車長打算領養,又有站長曾同樣「餵貓」,港鐵又會否把握最後機會,一改其公司文化,彷效日本和民國,設立「貓站長」,盡點綿力以提供容身之所予貓貓,補償過錯?

 

關於作者:MTR Service Update

MTR Service Update
是一群與港鐵有關的人士、職員和乘客,針對每有發生事故,消息發放混亂且緩慢,於 2011 年發起的 Twitter。同時是數碼媒體平台上,影子的鐵路公司正體中文 及 英文溝通渠道。我們以對鐵路的專業認識,為乘客發佈最新資訊,並鼓勵乘客互動,讓我們能逐一幫助各位外,更期望聚沙成塔,守望相助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當年老師講到我將來一定會乞食,我老豆回佢一句…… by 藍橘子
    係我升咗上一間唔錯嘅中學,完全跟唔上進度。但其他同學望落都好似好聰明咁,點解佢哋乜都識?!點解我聽唔明?!第一年考試好差,但當年我鬼知乜嘢叫前途咩…最唔開心嘅原因,係畀同學笑蠢,畀老師冷嘲熱諷。返到屋企,我喊到豬頭咁,老豆返到黎望住份卷……
  • 三十歲的處女 by 米多莉
    我明白那些男人的心態。他們都三十多四十歲了,除非是真愛,很難跟著處女的步伐。又怕她痛,又要溫柔,又要有技巧。他們不再是十七歲了,那時候血氣方剛,跟初戀情人曳曳時愚拙莽撞,不顧一切的衝了進去,就算女的哭了,大家都還是充滿實驗性,痛幾次就沒事。…
  • 娛樂新聞無鳩聊?香港人咁撚無聊咁撚低質係睇呢D架啦~ by 肥西
    有個女歌星,明明佢都收左山,埋街食井水架啦,但唔撚知點解,係咁撚中意係個網度話畀人知,佢個乳頭日日都畀個男人大大力咁啜。係呀,係佢個仔。細路食奶就係咁架啦,你純文字討論又冇相又冇片,咁講黎做咩?你畀有錢仔中出完生埋仔,而家又畀個有錢仔個後代…
  • 香港人食野質素,去到我地呢代已經變左下限 by 歷史系小賤貨的日常
    香港係一處好奇妙既地方,我地雲集左全世界各處既美食,基本上你去轉銅鑼灣或者旺角,你求其係張地圖篤個國家出黎,都有得你食。比著係第個國家,屎就有得你食。但去到最近,個世界已經唔同左,近年開始,一興果樣野,垃圾香港人就會開到一街都係同一樣既野。…
  • 奶茶,識飲一定走甜 by 尹洛
    初試飲那走甜的奶茶,嘩,不得了,苦到不行了,完全不是想像跟習慣的味道。我記得我苦著臉像喝廿四味似的勉強將其乾掉。之後的好幾次,我都爭扎了好久,想著要不要走甜,還是要少甜算了。但那時的我不知哪來的毅力,決意所有放進口的液體都要無糖,於是乎又試…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