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婚姻這種邪教(壹)

(涉及成人情節及用語,慎入)

婚姻這種邪教(壹)

 

先小人,後君子。這連載故事是<婚姻這種邪教>小說版頭四章所重編而成,並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

你想知道故事結局,麻煩大家十月底/十一月初去書店購買<婚姻這種邪教>。我保證故事的後半段,更加爆笑,更加精彩。

無論你有沒有看過原著版,由鄙人重新編寫、重新打造的<婚姻這種邪教>小說版,絕對不會令任何人失望(呢幾句咁自瀆嘅嘢自己都頂唔住,一路打字一路打冷顫)。

故事如有類同,實屬巧合。

所有是次出書的作者版稅收入,鄙人不收一分一亮,直接捐與佔中運動(本人與佔中運動沒有任何關連,亦並非負責人、搞手或義工。)

 


 

義莊內仲有一班朋友──森哥、他女友Joyce、大申、卡爾。

 

義莊嘅盡頭,播出迪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主演的《不赦島》,最後嗰幕戲。

 

 

“This place makes me to wonder… Which would be worse:

To live like a monster or die as a good man?”

 

 

電影完結,教授從黑暗中走出來。係大學時教經濟學入門嗰位。

 

「有冇邊位同學去過飲?」

 

全部人舉手。

 

教授對住森哥:「我讀一段嘢畀你聽:

 

「在兩位結為夫婦之前,本人在職責上要提醒你們:根據《婚姻條例》締結的婚姻是莊嚴而有約束力的,在法律上是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不容他人介入。因此,森哥和xxx,你們的婚禮雖然沒有世俗或宗教儀式,但你們在本人和現時在場的人面前當眾表示以對方為配偶,並為此簽名為證後,便成為合法夫妻。」

 

「有冇人聽過呢段嘢?」教授讀完,望一望大家。

 

所有人舉手。

 

「史,你下次做個presentation,話畀大家知你對呢段嘢嘅諗法。」教授望住我,落呢個命令。

 

我舉手:「點解我哋無端端係義莊?做乜無端端播《不赦島》?同結婚有乜關係?仲有,點解你識森哥?xxx又係邊個?」

 

教授向我投以一個詭異嘅笑容。

 

此時,我發現教授身後有兩隻殭屍,向我迎面跳過來。

 

嘩!殭屍會咬人。我轉身就跑。

 

「鈴鈴鈴鈴~~」呢個時候褲袋個仆街電話仲喺度響。

 

「嘩~仆街呀~救命呀~~」我對住個電話大叫。

 

──

 

發惡夢,嚇到醒咗。

 

「鈴鈴鈴鈴鈴~~~~~~」

 

床邊的手提電話響。

 

抺一抺額頭嘅汗。我望一望電話,好友森哥。大學時喺卡拉OK識森哥,不過我讀赤大經濟系、佢係我赤大同學嘅朋友,讀中大藥劑。物以類聚,一班賤人好快好熟絡。讀書嗰幾年見森哥仲多過我同系嘅同學,畢業之後大家仲會一年見十次八次,食下飯聚舊咁。

 

「喂,咁早呀……你知唔知而家幾點?放假下午兩三點嘈醒人瞓覺,死後會落地獄然後畀人燒春袋。」我一邊捽眼一邊講。

 

「仲要春袋嚟做乜?我要結婚咧。」森哥把聲好殘。

 

「嘩!唔撚係呀嘛!」我瞳孔放大,喺床彈咗起身。瞓喺隔離嘅女友畀我嚇醒。

 

我拿拿臨走落床,去廚房點煙。我需要尼古丁去鎮定一下情緒。

 

「點解會咁?點解??」我扮晒聲嘶力竭。

 

「今日去行結婚展,一路想擺酒嗰間酒店咁啱有期,咪訂囉。」森哥語氣無奈。

 

「吓?聖誕流流有人搞結婚展?大家慶祝耶穌出世之際,你就去自盡。仲有,你同間酒店結定同女友結?如果無嗰間酒店仲結唔結?我做人情畀間酒店定係你哋好?」我認真咁問。嗰陣我未瞓醒,搞唔清楚呢堆問題嘅答案。

 

查實到最後我都搞唔清楚呢堆問題嘅答案。

 

「妖,你唔好一輪嘴咁串我啦。」

 

「哎呀,上得山多終遇虎。等你條仆街仲成日話要條女貼貼服服,得閒帶佢去結婚展行下逛下就得,唔使真結婚。賤得你呀。話咗你有啲地方係唔可以亂同女人去:男廁亂入無所謂,Zara去咗最多碌爆卡;會展啲結婚展呀、跑馬地間Amigo呀,你去得,就等同畀訊息條女,你要同對方結婚。哦,唔係嘅話,即係點?去完141搵好地址,禁人鐘仔然後話我係嚟溫書準備考大學?」

 

「唉……算啦,都係時候結婚咧。」

 

「乜撚嘢叫係時候?生老病死就係人生必經嘅階段,最多咪每年六四七一去紀念去遊行。我唔知乜嘢叫差唔多、係時候結婚咧。」我突然變得好燥底,搞到好似係我畀人逼婚咁。

 

「得咧正義鬥士,佔據道德高地嘅巨人。我啱啱已經受到人生一大打擊,你唔好再長篇大論。受到接二連三嘅打擊,我會自殺嫁。」

 

「抵呀!抵呀!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大申、卡爾佢哋知道未?」

 

大申同卡爾就係介紹森哥畀我識嘅大學同學。

 

「轉頭打埋畀佢哋。」

 

「幾時結?」

 

「後年八月二號。」

 

「嘩,你都好穩陣,訂定成廿個月後嘅酒席。喺菲律賓耕田務農嘅話,真係大米都輪耕幾轉。萬一結唔成可以將個酒席讓畀大申,甚至乎卡爾要離婚再結嘅話都夠時間。不如順便book埋產房同靈位,我識人,使唔使介紹?」

 

「你再係咁我唔搵你做兄弟。」

 

「嘩!多撚謝~我就嚟要求你畀我做兄弟咧~~~哈哈哈哈哈哈哈!」

 

森哥無出聲。

 

「你真係要我做你兄弟?」我抽一口煙問。

 

我已經做過九千次兄弟,做到麻木、做到好似富士康啲工人啤iPhone一樣咁流水作業:來來去去都係食好難食嘅嘢、飲豉油溝可樂、三分鐘隊一支大雪碧;夏天就孭住個兄弟行石春路、冬天喺冰水度用腳夾一索同南兩隻牌出嚟(寓意一索得男);又者做人體奧妙展式嘅瑜伽動作、兄弟互嘴、食夾係大腿中間隻蕉。總之,畀人玩班兄弟唔覺得開心、玩人班姊妹亦唔會覺得特別興奮。喺呢個年代,無人再喺婚宴度隊新郎哥飲酒,兄弟僅餘嘅作用,就係朝早畀班姊妹虐待,以報復佢哋仲未嫁得出。呢世都嫁唔出,或者嫁得唔好嗰一啖怨氣。

 

「係呀,珍珠都無咁真。你唔反對就當你應承。」森哥回應。

 

「得咧,做兄弟嘅嘢我做慣做熟,應承得你,只要一息尚存,就點都做兄弟做到底。呀,我都未問,

 

 

 

 

 

 

你究竟同邊個結婚?」

 

 

 

 

「屌你咩。」

 

「哈哈哈哈哈,你都未答我。即係同邊個啫?」

 

「阿Joyce囉。」

 

「問清楚啲啫。一陣叫錯名、搞錯咗就唔好啦。」

 

「妖,係咁啦,我要打畀卡爾佢哋。」

 

「嘻嘻,你努力喺呢個普天同慶嘅日子,將自己生葬自己呢個喜訊帶畀大家。我返去瞓咧。」

 

「嗯,我繼續去報哀音咧。」

 

收線。

 

仲未食完支煙。我諗返起森哥同Joyce嘅點滴。

 

森哥同女友Joyce拍拖七年,佢對阿Joyce,似屋企賓妹多過似女友;事實上,Joyce真係似佢老母多過佢女友。一齊食飯,Joyce會先搵晒有乜餐廳,問問森哥,訂好晒位,爭在未餵埋口。起居飲食、衣食住行、吃喝玩樂,Joyce全數幫森哥安排好;不過,無論阿Joyce服侍幾周到,森哥對佢都係呼呼喝喝。果然有潮州佬嘅風格。

 

諗真啲,森哥好大男人,佢對所有女人,其實都唔係好尊重。有次同森哥喺條街度見到某女模特兒喺度影相。跟住森哥在距離模特兒一兩米講咗句:

 

 

「正又點?咪又係雞嚟。畀五千佢,佢即刻跪低幫我含啦。」

 

 

人哋做雞係一回事,你唔尊重女人,係另一回事。再者,五千蚊算乜嘢錢?你畀得起都未必會幫你當街含。森哥同詹培忠一樣,認為世上嘅女人都係妓女。一個唔尊重女人嘅男人,對女人好極有限。

 

諗起呢啲嘢,我先覺得佢哋要結婚呢件事好唔對路。不過人哋話要結婚,關我春事咩,who am I to judge?諗下諗下,原來支煙已經食完。於是我返去又瞓過。

 

關於作者:史兄

史兄
80後,機緣巧合成為第一代博客。博客群組《香港原人圈》成員之一。2013年出版首本著作《婚姻這種邪教》,2014年出版第二本著作《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空餘時以玩弄excel表為樂(多麼變態的嗜好)。無聊之下與友人共同開發app「求偶大作戰」,無厘頭地登上《蘋果日報》A1頭條。世上就有如此多不可思議的事......:FB 個人帳號:兄史(!)史兄史臉書2號(aka後備戶口)史兄FB 專頁史兄主理「捐條毛做善事」FB PAGE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廢青」之煉成 by 金仔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
  • 大齡單身女總要求:「還不快點介紹好男人給我認識?」 by 鵝鑾鼻燈塔
    我認識的朋友,雖未致於完全是重度宅男,而且有一份優厚的收入和專業資格,但生活極為規律,不煙不酒,不喜交際應酬,平時看看書跑跑步,也懶得出外旅遊,反而喜歡行山釣魚打橋牌,你問他們好不好,的確好仔!但這樣的生活,也悶過大佛寺了吧。和他們一起,如…
  • 【真人真事】對那個關係中最受傷的女子,抱歉我連半點愧疚也沒有。 by 綠茶婊
    「點解你明知佢有另一半,仲要癡埋去。」當他的女朋友問我這個問題時,我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你怎麼不去問他,在我靠近他的時候,為甚麼他沒有推開我」。…
  • 中共十九大嘅文宣話我知,佢哋真係想搶年輕人支持。 by 容樂其
    中共係好針對而家嘅80、90、00年輕人,喺媒體上去「做工作」。是的,係「做工作」,呢個係好中共嘅說法,照字面解就得,真係落手去針對年輕人做啲嘢。先唔講是否成功,至少係中共係出擊,要搶呢堆人嘅支持。…
  • 鬼叫我炒散!千祈唔好同朋友講人工! by 余該隱
    嗰晚我哋七個圍內最熟嘅中同去烚下烚下,嘆住冷氣,一張圓枱,大家迫埋圍威喂。成幾個月冇見,第一時間梗係交換下近況啦,邊個邊個又轉咗工,邊個邊個終於拍拖。我最簡單,咁多年都係得一句:「都係咁啦,炒緊散囉。」畢咗業幾年,我仲未返過全職,一日到黑返…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