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優先絕非資源多寡問題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PeterThoeny)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PeterThoeny)

 

終審法院宣判「申領綜援居港七年要求」違憲,於是大批左膠沾沾自喜,又再重提他們的稻草人:說甚麼香港並非資源不足,而且事實上申請綜援的新移民不多,之餘此類,將問題由倫理學層次拉低至數字的層面。有見及此,我必須在此再次重提我一年前早就已經提出的立場:資源優先分配給本地人根本是政府的義務,與社會資源多寡無關。當然,我深知這篇文章大概最後只會被左膠刻意曲解、無意誤解或故意無視,但作為哲學家的我有義務把問題說清楚,以正視聽。

當前終審法院的判決非常清晰;「違憲」的重點不在於「七年」之期限,而在於設立「期限」。由於基本法並無區分永久居民及非永久居民,所以根據現行法律,凡是合資格之「香港居民」也應當有權申領綜援。言下之意,就是現行法律對「香港居民」或「香港人」之定義問題,這正是左膠所無視的哲學問題:「身份認同」(identity)的問題。

 

保羅.喬伯(Paul Gilbert)在其著作《文化身份與政治倫理》(Cultural Identity and Political Ethics)一書中指出,「身份」不只是反映一個人生活上表現出來的文化特性(例如不少香港人會喝港式奶茶),而且還涉及一個人作為某文化社群之成員地位;擁有這「成員地位」當然意味這人與其他成員共享一些文化特質(例如香港人都講廣東話),但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決定資源如何分配。

文化身份、國籍、居民身份等,就像是登機證一樣,告訴你飛機上那一個座位分配給你。身份決定了你可以取得甚麼資源;你拿著經濟位的登機證絕不可能坐在商務位的。這就是所謂的身份政治學(identity politics)。在英國,你要有社會保障號碼給予你工作身份,才可以工作;但如果你是拿學生簽證的,因為你的身份限制,就只能每週工作最多二十小時。你的身份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

 

左膠或會質問如此資源分配機制的合理性。道理其實很簡單。試想像一個母親,她煮了一煲飯,飯多得足以同時餵飽她的兒子和鄰家的孩子。這時候,這兩個孩子同時走過來,喊著對她說肚餓。那這位母親應當先把飯碗遞給誰人?當然是她的兒子,因為她有義務優先照顧自己的兒子,她應當向自己的兒子負責,而非向鄰家的孩子負責。這種負責是建基於關係:母子比鄰舍更親。

我不是說政府就是人民的父母。我這個比喻的重點是:政府有義務優先照顧自己當地的人民,因為這個政府應當向當地人民負責的,而不是向外地人負責的。

每個政府都有其管治範圍,它的權力就只限制於其本地境內,只能應用在本地人身上。即使這政府不是本地人以民主方式選舉產生,這政府仍須向本地人負上作為統治者的責任,照顧他們的所需,例如提供最基本的國防、保安、醫療等社會資源;即使是獨裁政府也不可能甚麼也不做的。獨裁政府起碼也要介定「本地人」,將他們視為優先操控的對象。「本地人」這一身份的介定對政府(無論民主還是獨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政府總是只管理著特定的土地,而政府若要延長其管治,則必須與這土地上長期居留的人建立穩定的關係(當然也可以是一種穩定的逼迫關係,例如北韓控制著其人民的糧食配給)。政府若不與本地人建立穩定關係,根本無法有效進行社會資源分配以及行使其權力。

問題在於,在母親的比喻中,鄰家的兒子永遠不會成為自己的兒子,但在政治中,鄰國政府的國民或有一天會跑過來說要當你國家的國民。這就為政府帶來麻煩,因為外地人的遷入無可避免衝擊著這政府本來已基於與本地人所建立的關係而制定的社會資源配給機制。政府不可能無視這群作為新移民的外地人,所以一定要想辦法與新移民建立關係,但同時又不能與既有的「政府與本地人關係」產生矛盾。基於本地人接受了原來政府與本地人所建立的既有關係,本地人覺得政府有義務先照顧他們,所以就是社會有充足的資源,政府也不可以先把資源配給新移民才配給本地人,就是同時配給也不可。結果為了保持「既有關係」,政府就應當先照顧本地人,然後才照顧新移民,從而形成一種儒家式「親疏有別」的差別待遇;當然,只要新移民經過一段時間,融入本地人的文化社群當中,本地人不再視新移民為外地人,政府就自然可以取消這種差別待遇。

 

當前終審法院的裁決反映了香港現行法律的不足,這對於這個已經不能代表港人的港共政權甚為不利。以後仍未融入香港這一文化社群的中國籍新移民一來港即可申領綜援(甚至可能還包括其他的社會福利,如公屋),香港政府與本地香港人之間的既有關係即受挑戰。在香港的情況下這尤其危險,因為沒有主權的香港政府本來就不是直接向香港人負責,而且過去本地人和中國籍新移民的文化差異還未足以讓本地人覺得他們是「外地人」(這都是因為上一代的大中華民族主義思想–––「大家都是中國人」所致)。今日正直香港人主體性意識開始蘇醒之際,才剛開始反思政府與本地人的倫理關係,而左膠偏偏無視這種複雜的哲學問題,只是不斷重覆「香港資源很多」、「申領綜援的新移民很少」之類的論調,繼續把自己飢己關在社會學鳥籠裡玩他們的統計數字遊戲,既是可笑,又是可悲。

 

關於作者:安德烈

畢業於中文大學哲學系,現為杜倫大學哲學系碩士生,進行基督教哲學研究,哲學、神學、文學創作、作曲、歷史、地理、政治、經濟皆略懂一二(至於精唔精通? … 講依啲 lol );為聖公會會友(疑似有被逐出師門的危機),負責幫教會打掃,掃走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
個人facebook專頁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塔羅個案】名校老師婚外情的故事 by 神婆
    大家對老師嘅印象係乜嘢?係有教無類,抑或係道德端正?我中小學都有幸就讀風評唔錯嘅所謂名校,大部分老師教學用心,係我嘅榮幸。…
  • 黃于喬(Emilia Wong) 收費裸照爭議給了我一點點的倫理學實踐。 by 司徒曉生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的德行論(Virtue_Ethics)強調的是行事的人是依照他的良好人格去行事,實踐道德上應該做的事,而培養人格重於大眾的價值觀。人生的目的就是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雖然這個涉及循環論證(因為甲等於乙,所以乙等…
  • 好多謝啲網民haters 幫Emilia 宣傳裸體寫真 by Cmw Boni
    Emilia嘅plan由八蚊美金去到四十美金不等,值唔值就見人見智啦,我覺得呢個世界,明買明賣,當你地班友,又要睇又要罵,咁點解唔好好利用呢個勢去順便搵下錢,就算科學家都會搵下點樣儲起行雷啲電啦,將負面嘅嘢化為錢唔好咩。…
  • 夜半,被彈鐘的第一個人 by 余該隱
    「呢度三千蚊,我哋之間就咁算。對唔住,你令我諗起一個人……」Sally眼定定望住三張金牛,佢唔係未試過俾人彈鐘,但喺半夜三點,俾人彈鐘仲要收足錢,就真係第一次。…
  • 唔通波大著衫會柒啲架? by 堂前燕
    話戴咗呢隻bra令個胸集中啲睇落去大啲,聽到真係笑到我gapgap聲,個pad仲大過你個胸睇落緊係大架,你唔好話塞兩個手球落去,大過杉原杏璃都得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