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我點解仲要睇A片?」

(原載於:落英亂舞

椎名由奈

圖:椎名由奈

 

前女友曾經問筆者:「你有我點解仲要睇A片?」這條問題跟「你愛唔愛我?」和「我同你阿媽跌落水你救邊個先?」合稱為男士三大危機。筆者隨口的答了些「無見過D女優點知我女朋友清秀可人。」的左膠邏輯或「吓!我都吾睇!點敢對女皇陛下妳不忠啊!」等聽完自己也竊笑的政客大話;然後趁她還在反應之際便一氣呵成擁吻下去,風花雪月後顧左右而言他,一絕也。

不過,難道妳真的奢望我告訴妳感性來說我對椎名由奈玲瓏浮凸的胴體念念不忘,理性來說自我滿足有助於克服人無窮無盡的性慾,還是哲理來說 A片的存在,是幻想主義對寫實主義的終末狙擊。

 

諷刺的是妳不明白,A片才是封閉想像力的真正元兇。依稀記得那些年戰戰兢兢的日子,躲在洗手間靠著植入式胸圍廣告和超凡入聖的聯想力將想要的主角套入其中,斷層的畫面配上性感的脫星或鄰桌的女孩,一分浪漫兩分情慾七分怕突然有人發現你在舞刀弄劍。可惜對A片的探索將這種愛慾流於表面,軀殻於屏幕之上此起彼落波動連綿,將想像力和萬千生命,扼殺於彈指之間。

而對A片的要求,也由網上隨便找段能播而且pending快一點的紅管(自己領悟),變成1920×1080連打碼的格仔也成了被欣賞的藝術,背後的粉紅或黝黑若隱若現引人入勝。只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是說閣下的劍鞘,而是那播A 片的video player,尤其是那個舉世無雙的發明「快進制」,將一切閣下所厭惡的劇情前奏以四倍速跳過直搗黃龍,又或每隔五秒直飛往女神赤裸的影像走馬看花,反正男人在乎的也只是胴體的脈動。

 

沒有電影的女主角,比AV女優更唯我獨尊,即使那是群戲的場面。男優劇情,制服繩縛,夾子蠟液,挑撥逗搖只為襯托動者恆動的女優們,哪怕她們被踐踏於冰冷的榻榻米上,還是一樣的傾國傾城。那些什麼武騰蘭吉澤明步蒼井空松島楓神谷姬小澤瑪莉亞高樹瑪麗亞山本梓櫻樹露衣瀨戶由衣樹麻裡子星野光白石瞳憂木瞳愛瑪華生白石日和相田桃小林瞳夕樹舞子的名字你說你一個也不懂,可你不正是在嘲笑筆者,愛瑪華生怎會是這樣的AV女優?

至於女優的胴體,肌膚勝雪彈指可破雙峰聳雲琉璃國色的只是些一般貨色,要數到沈魚落雁閉月羞花的亦大有人在,只是各花入各眼要治本或許也需重口味,沒有預覽圖時如何從黑擇明,有圖時真相背後也可有真相,讓人不得不佩服女人天生的喬裝術。至於無平貧微巨爆豪各種雨量各有所愛,反正市場決定供應,要在沒人付錢看A片的世代中生存也許必須扭盡蛇腰,甚或接受那神聖卻卑微的萬千生命,在身上遊走至虛無。不得不提的還有女優們如出谷黃鶯的輕輕燕語,如縷縷飄煙繞梁三日。多少男士為了一句「Kimochi~~(気持ちいい)」而神魂顛倒,即使大家都知道,只是劇情需要而已。

在欣賞A片的過程中劇情跟男主角都只是配角,除非你文藝得只對老師想入非非;偏偏很多男性都曾嫉妒那些老態龍鍾的男優能嘗盡紅顏天香,該真當減壽十年,可請你低頭度量一下長短才拔刀亂舞,又或能否掌握收放自如的忍耐,畢竟拍片不如看片,解放的生死不是由女優所掌控,而是那從不出鏡的編導。

 

即使胡杏兒如何像蒼井空鄧麗欣如何像吉澤明步,大家對玉帛相見的日本女星還是非一般的憐惜,至於香港不願脫的就被封鎖於三色台之內,等待視后或才女的加冕。男人,則偏愛他們所看得見的赤裸,即使那一切一切玲瓏浮凸高潮跌蕩,也只是茫然的虛偽。

又或幻化成虛無。

 

關於作者:雨令青爭

雨令青爭
曾因沉溺於沉魚落雁而沉寂一時,現沉醉於星天月地之間,譜寫著沈默的鎮魂曲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愛男友,請愛埋佢屋企人 by 小盛女
    「有無人要食麵啊?幫你地夾。」Mike大喊。「使乜幫佢地夾,佢地無手o架?」Brenda黑面說。Mike即時怔了一怔,他從沒想過這麼簡單的舉動會令Brenda爆seed。「都係順便姐,大家一家人,我幫你夾埋喇。」Mike盡量壓抑自己的情緒,…
  • 應如何對待男友嘅朋友? by 小盛女
    晚飯後她又教大家玩大學時O-Camp的集體遊戲,很快便和Mike的朋友們混熟,特別是男性朋友。玩遊戲少不免有些身體接觸,Mike都一一看在眼裡,他最怕就是看到這些疑似抽水的行為,出聲唔係唔出聲又唔係,自己女友又鬼死咁主動,同人玩得鬼死咁盡興…
  • 【偽影評】 《棟篤特工》:電影的隱喻? by 馮志豪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 我可以肯定,大部分人並不適合一個人旅行。 by 達米安
    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
  • 25歲以後 by 小盛女
    當我永世做Marketing,由assistant升到officer再升到senior又甚或是咁好彩升到manager,人工都可能只有2、3萬,日日做到隻狗咁,到頭來首期都儲唔到,真係諗起都一額汗,最後我想了十萬九千次,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