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兄

澳牛的黃昏

(原載於:HKORIGINALS

留意:文章夾雜大量廣東話粗口。不喜歡看粗口人士,請稍移玉步前往觀看教育電視。

澳洲牛奶公司

 註明:全部圖為網上截圖. google 圖像搜尋字眼:澳洲牛奶公司

 

----

 

前兩三個月,有外地朋友來到香港,找我聚聚。

 

閒話家常,談天說地。談了一會,他們問香港人為甚麼要為看電視上街示威,香港的電視是否十分昂貴。這弄得我非常尷尬,實在唔知點解釋。由發牌無上限到三揀二再到政府戇鳩無極限,仲要解釋去政總集會係點嘅一回事,點解要幫一間私人公司上街,爭取嘅係乜,幾乎要由鴉片戰爭開始講起。最難捱,仲係朋友問一句 : So why is the government doing all these stupid things?

 

 

「大佬!我都想知點解呀!」

 

 

點同佢講其實唔發牌係無原因?點解釋一籃子=一男子呢個爛gag?為免麻煩,我通常都會講一句:Jesus, this government is just unbelievable. 然後談點輕鬆的話題,例如飲食。

 

對很多外地人來說,香港仍是個用貧民區價錢,食盡天下菜式的地方。食材、口味當然與正宗的有一段距離,但當你發覺去歐洲一個麥當奴combo要$10歐羅,而在香港食一餐叫好食嘅日本菜都不過是三至四百元,香港嘅食肆對遊客仍有競爭力與吸引力。每次有外國朋友來找我,我問他們食過甚麼,茶樓飲茶、翠華幾乎必中;鏞記都是穩膽。

 

有好幾次,都想問他們有沒有食過澳牛。不過,我想了一想,最終也沒有問出口。

 

“Uncle shit, what is so special about this Australian Dairy café?”

 

 

點同佢講Australian Dairy其實觸犯咗商品說明條例,佢哋係用緊Kowloon Dairy嘅牛奶,同澳洲嘅牛奶一啲關係都冇?點同佢講其實唔可以叫café,因為你根本唔可以坐?唔想推介一間食肆而浪費超多唇舌,用超爛嘅英文吹一大輪水而對方最終未必會去,好多時都窒住道氣,無講出口。

 

────

 

香港有四大奇食:澳牛光速餐、星座蕃茄面、新記芝士面同九記牛腩。四樣都係非常地道、非常香港的一件事,同「收陀地」、「九龍城寨」一樣咁具香港風味-我估Michael Bay嚟香港拍變形金剛四之前,完全唔知乜嘢叫「收陀地」。我係好認真嘅:如果你廿五歲以上,無試過四大奇食的任何一樣,請主動要求入境處重新檢視你香港人嘅身份。又或者綜援、公屋、車船津貼、生果金嘅申請表,第一個問題應該問:你有冇食過澳牛光速餐、星座蕃茄面、新記芝士面或者九記牛腩?無聽過唔該你返鄉下啦朋友!(註1)

 

四大奇菜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創新及堅持,人做我唔做,殺出新血路,仲要做得專門:星座蕃茄撈蛋麵、新記芝士麵是香港獨有的。九記牛腩只賣牛腩一樣,更加令人嘖嘖稱奇。

 

某程度嚟講,譚仔三哥嘅米線都有資格當選,不過我係一個左膠,好憎任何連鎖集團、更加憎資本主義,所以三哥做得點好,永遠比唔上四大奇菜嘅專心致志-除左新記之外,另外三間都只係營運一間總店,並無分店。九記對面嘅勝香園,亦有蕃茄麵,個人認為星座嘅味道同風味遠勝前者。

 

其實,我覺得四大奇菜最堅持嘅,係嗰一種視客人為乞兒嘅待客之道當中以九記及澳牛尤甚。

 

────

 

去食澳牛,首先要喺門口集齊人腳。你五個人去幫襯,一定要肯定你五個人都喺度,先好行入去。萬一你入到去,同伙計講你未齊人但又想坐低,擔保你屎忽開花,然後畀人趕返出門口。

 

你想一個人坐張四人枱?發你媽的春秋大夢。小朋友,你玩過俄羅斯方塊未?澳牛啲伙計當每個客都係方塊,一定左塞右塞,務求令到每張枱都坐滿人。你又唔可以唔讚賞佢哋塞方塊嘅能力,佢哋從來唔會要個客坐低咗再調嚟調去。

 

嗰度啲伙記好賣力,全部好有效率。估計佢哋應該有花紅分,兼且分唔少。印象中見過幾個伙計戴勞力士,加上佢哋嗰副「客又點?阿叔唔撚使畀面你」嘅面口,令我深信佢哋每人都有幾楝樓收租,返工只係為咗打發時間,以免自己行咗去麻雀館。

 

好咧,你畀人指手劃腳一輪,終於可以坐低。

 

叫得光速餐,由安排坐位開始,真係乜都好快。由你屎忽掂到張櫈嘅五秒內,唔該你好一口氣講出光速餐嘅菜式:炒蛋/煎蛋/蛋治、多士/麵包、意粉/通粉。澳牛天地內,絕不容許思考與發問。我見過有個天真無邪嘅靚妹,一臉無知問咗伙記一句「呢度有乜嘢食?」,坐對面嘅我忍唔住冷笑咗一聲。個伙計二話不說就走開咗,頭也不回。順帶一提,有次喺九記牛腩有人唔識死,對住老闆娘點「魚蛋麵」-仲要叫咗兩次-個老闆娘大叫無呢啲嘢食,之後無再幫佢哋落單。

 

澳洲牛奶公司

 

食澳牛,一定要有個熟人陪,仲要喺門口同你brief一次個落單同食嘢嘅程序,簡直好似東莞去滾咁:「拿!阿史,你除佢衫,佢會幫你含鳩很耐。然後隊入去插插插啦。記住呀,最後先畀錢,唔係條女會hea做。」所以,千祈唔好屎忽痕落單嗰陣叫埋嘢飲呀,澳牛張枱好細,只係啱啱夠放炒蛋多士意粉,放唔落杯嘢飲。你叫咗,伙計都唔會理你,一支箭好似標童咁走咗去。

 

你落完單,轉個頭就會有人將飼料放喺枱面。落錯單,喺澳牛是不存在的。因為嗰啲伙計唔會落錯單,只可能係佢拎錯咗。最重要係,錯,點都只可以係你點錯咗。澳牛嘅伙計是不會錯的!調枱?碟蛋治污糟咗想換過?當你說服到蔡志森容許同性戀,澳牛啲伙計就會同你換過。

 

如果你以為三十幾蚊一個餐,啲嘢係渣流灘,咁你就錯,超錯。澳牛係第一間用忌廉炒蛋嘅餐廳,超滑超好食,熱辣辣。大家畀三十幾蚊,有九成嘅錢去咗個炒蛋度。佢嘅厚多士都ok,但牛油少啲囉;意粉、通粉冇乜特別,同一般茶記無分別。

 

光速餐食到一半,伙計會埋嚟迫你叫嘢飲。你唔叫嘢飲,伙記死都唔會行開的。好多人都會發現,光速餐杯嘢飲,加咗兩蚊嘅凍飲個杯,同熱飲一樣,同樣矮到好似老夫子個大蕃薯咁,一啖就飲完。

 

餵飼完畢,你唔好諗住可以同朋友吹下水,傾下計。喺伙記收咗你枱面所有嘢嘅一刻,佢同時會畀張草紙你,上面寫住一堆數字。呢個時候,

 

“run, Forrest, run”

 

你要即刻立刻連忙趕快即時飛快唔可以猶豫咁拎張草紙跑去櫃枱埋單,唔係澳牛嘅伙記會安排九十人企喺你後面,示意你阻住個地球轉。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呢個正正係澳牛最能代表嘅香港精神。

 

坐喺收銀嘅老板娘,用眼角瞄一瞄草紙,收你四十元,沿枱面將$2跣畀喺收銀另一方嘅你。你老早就發覺,老板娘同找換店的銀紙機一樣,不斷數住一堆又一堆嘅銀紙,頭不曾抬起過。好似數下數下,銀紙會多兩張咁。

 

你行出澳牛,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望一望錶。吃過四個course(炒蛋、多士、意粉、咖啡),前後不過十分鐘。在這600秒,你飽歷風霜,老母被人屌過、菊花畀人撕開過,炒蛋食到一半要飲嘢,最後一啖多士吞落肚之前好準備埋單走人,以免有人對你冷言冷語。你完全感受到內地維權人士被共產黨監控下嘅生活有幾咁悲涼。

 

但你並不感到害怕、失落與空虛。因為,你知道,

 

 

你係特登去澳牛畀人屌的。

 

 

我唔係講笑。澳牛伙計屌鳩啲客嘅老母,我早年見過好多次。奇怪嘅係,啲客畀人屌老母,面上都會浮現出一種「阿媽,我得咗咧!」嘅表情,欣然接受。香港人就係咁犯賤,唔屌唔安樂。

 

近年啲伙計收撚晒火,屌人老母唔會講出口,而係掛喺塊面度。佢哋嗰啲閪樣,簡直用個樣代替把口講屌你老母。有時候,見到佢哋忍咁辛苦,有衝動叫佢地「屌我啦!屌我啦!」,簡直同<出埃及記>中溫碧霞叫人砌佢一樣咁誘人。(註2)

 

因為澳牛嘅效率與食物,加上種種既荒謬,同充滿勵志嘅事,所以大部份時間都客以雲來。翠華曾自豪地表示,每張枱每日做25張單,午飯中環店大概可以做四、五轉枱,完全係夜郎自大。澳牛客似客來,每個位每個鐘頭做五張單(可能有個客唔生性食耐咗)-留意係每個位做五張單,唔係每張枱。如果以每張枱嘅搵錢能力計,澳牛唔會輸畀翠華。屌你,點解講間餐廳要好似講賭場股份啲估值咁,要每張枱咁計?

 

我一直認為,澳牛最能代表香港。它從不人云亦云,相信及堅持自己認為是對的。澳牛不完美,但它有效率、高質素,再配以頂級惡劣的服務,簡直係一個絕佳嘅package。

澳洲牛奶公司

────

 

某個星期四,八點幾放工。落到地鐵,仍然好多人。自從自由行一年放幾千萬大陸人落嚟,地鐵好幾個站-中環、金鐘、尖沙咀-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只有超級多人,同埋超級勁撚多人嘅分別。上兩星期咭片蘇話自由行多咗,大家咪等多一班車。你夠膽星期五下午六點半喺金鐘站搭一次地鐵先啦!一次,唔使多,等一班車?發你媽的春秋大夢。

 

人多都算。更大問題係,好多大陸人都拖住個喼去搭地鐵。我唔明,大陸人出親去都要拖個喼去買,返大陸嗰陣點返。嚟香港四日,一日買滿一個喼,返去嗰陣咪要拖四個喼?我唔明。我更加唔明,大陸人係唔係真係咁撚虧,要買咁多藥返去。

 

我淨係知道,佢哋拖住個喼係金鐘嘅月台度排隊,係一件好麻煩、好阻住地球轉嘅事。佢哋連去海浪公園都要拖個喼去……其實係咪偷運咗嘅海獅海馬走?

 

好辛苦,殺咗一班大陸人,又畀另一堆大陸人打尖,等咗三班車終於迫到入車。迫下迫,附近全部都係喼,唔怪之得新秀麗賣皮喼賣到上市。突然我聞到一種豬味………………………………仆街,嗰班大陸佬發出一陣豬味,又稱大陸味。你一過羅湖關,喺條羅湖橋,一過香港條邊境線,明明係同一條橋,嗰陣大陸味唔知係邊度湧出嚟。好恐怖。

 

「下一站係尖沙咀,夏二站tsen sha 咀~,next station is Tsim Sha Tsui。」 好,捱你一個站。

 

到尖沙咀。

 

仆佢個街,班喼神好似植物人咁,郁都唔郁。任我‘點呼叫,無人有任何意欲讓開。

 

我 . 落 . 唔 . 到 . 車。

 

我安慰自己,唔好做法西斯右膠,要大愛包容班大陸撚。我當訓練自己EQ,深呼吸一下。

 

「好咧!將錯就錯,食個澳牛,然後行返屋企,再做鄭多燕。」

 

完美計劃。

 

寶靈街出口,行上去,又畀班喼神阻住我。

 

「就快食澳牛,唔好理班粉腸。」我低頭向前衝呀殺呀~~

 

一轉入路口,見到澳牛落撚咗閘。

 

休息。

 

我見到門口張紙,大大隻字寫住:「勞工有例,顧員(仆街,終於係街度見到有人有錯別字。僱員呀!)每月可享有四天假期,由2012年四月份開始,公司逢星期四休息一天。」

 

我先猛然醒起,有人話因為最低工資,澳牛請唔到人洗碗,所以索性每星期放一日假!點解講效率、最中意數錢嘅老板娘,居然肯放假?

 

澳洲牛奶公司(蘋果日報)

(上圖轉載自蘋果日報)

 

 

呀~~~我嘅澳牛呀~~~

 

喺街口食咗兩支煙,先平伏到我嘅心情。最終去咗食完全無味道嘅香港仔魚蛋。叫咗碗麵,裏面疑似有幾粒魚蛋嘅物體,唔彈口,盛惠三十蚊無嘢飲。頂你,我好掛住個澳牛炒蛋呀!

 

人就係咁。有嘅時候又唔珍惜,嫌三嫌四,諸多挑剔,無嘅時候、一有貨比貨,先知原來佢最好。

 

────

 

又過一星期。

 

由於好勝心太強,嗰一個星期,我一直耿耿於懷食唔到澳牛。可惜連日都忙到仆街,放工嗰陣澳牛就快有早餐賣。嗰幾日就好似想返東莞滾又偏偏去唔到嘅男人咁,碌嘢隻手有嘢咬,終日心緒不靈,神不守舍。

 

有個星期三,終於可以早放工去澳牛。一做完嘢,即刻熄晒大掣,將全公司嘅燈熄撚晒、電截撚晒(我走嘅時候有人大叫「阿史你做乜撚嘢???」),然後飛快咁衝去食澳牛。

 

我唔記得上次自己咁想做一樣嘢係幾時。好期待、好有盼望。

 

去到澳牛,要排隊。好咧,排咧排咧。

 

排咗十五分鐘,終於可以坐低。

 

伙記九秒九送個炒蛋嚟,我一嘢就放咗半件入口。

 

仆街。

 

 

 

 

 

 

 

 

鞋嘅、凍嘅。

 

 

望一望碟炒蛋。乾晒水,毫無光澤,好似大澳放係路邊曬嗰啲菜乾咁。畀三十幾蚊,唔應該要求食到超好食嘅嘢,但呢間係澳牛。多士唔熱,預咗;杯凍飲超細杯,預咗;通粉普通貨色,預咗。去澳牛係為咗食炒蛋。而家連炒蛋都難食,咁你不如同我講你唔撚想開檔啦。如果要食鞋嘅炒蛋,我不如去百佳買蛋自己炒啦。

 

再食,原來真係鞋嘅、凍嘅。

 

又其實,點解我會認為同一碟炒蛋,食第二啖會變咗滑嘅、熱嘅?

 

我食咗澳牛十年,從來無試過食一餐,心情好似坐過山車咁,由天堂跌落去谷底。食到好似解穢酒咁,幾乎眼淚都流埋。

 

────

 

前陣子派書派剩點貨尾,放咗喺朋友佐敦嘅影樓。為取回貨尾,有日早了點放工。見相約朋友的時間還沒有到,於是再去食次澳牛。

 

同澳牛出生入死,點都有啲感情。上次失手,畀多次機會佢。

 

五點去到。

 

原來,澳牛也有無人嘅時候。

 

我坐低,點咗光速餐。

 

因為無乜人,我開始可以環顧四周,留意下啲伙記。原來,大部份伙記已經換咗人,部份應該去咗灣仔華星。

 

又有大陸人拖住喼嚟食澳牛。我好法西斯,點解佢哋連香港人最後嘅堡壘都唔放過?

 

伙記放低個餐。

 

仆 . 你 . 個 . 街 .

 

個炒蛋又係鞋、又係凍嘅。

 

上次係失望,今次係絕望。一次係誤會,兩次係結論,三次係傻仔。我已經唔會再對澳牛有任何期望。算咧。食得唔食,罪大惡極。熄咗燈都係一舊肉。於是食埋舊炒蛋佢。

 

食下食下,我開始聽到附近有啤啤仔嘅笑聲。

 

好恐怖,因為我好驚亦好憎啤啤仔。

 

我回頭一望。

 

更加恐怖嘅一幕在我眼前呈現。

 

有個澳牛嘅伙記同個啤啤仔係度玩。

 

仆街,好撚驚。呢個真係澳牛伙記嚟?

 

我很喜愛這一句話:羅馬非一天建成。倒轉來說,要破壞一個羅馬,需要的時間就短得多了。

 

我一個人坐在澳牛,忽然有點失落。

 

────

 

我唔敢再睇落去,於是打開部iPhone,睇即時新聞:

 

 

深圳投訴港污染,林鄭向內地道歉。

 

 

哈哈哈,香港為污染向內地道歉,咁內地所有省長幾時攜眷自盡?

 

食住最後一啖又鞋又凍嘅炒蛋,居然諗起香港嘅前途。

 

對於香港的未來,我是這樣看的:

 

一國兩制必會取消,香港終必滅亡,成為內地一個普通的城市。

 

有些人認為,「香港」仍然獨特地存在,只是中共把另一批香港人代替原有的那一班。我的看法大同小異,只是結論略有不同:香港的獨特性也會遭連根拔起,變成另一個內地城市。

 

那是產權與成本的問題:中共對香港只有主權而沒有治權-這有點像私有產權下只有擁有權而沒有使用權,只要香港的獨特性一日存在,中共要對付/管治香港時,就不能照搬內地的一套。一個國家,兩種政治制度,太不方便、太沒有效率了。

 

問題是,在成本上有分別,在效益上原本也有不同-香港的獨特性帶來舉世優越的經濟制度與生產力。回歸時香港與內地在各範疇上皆有顯著的分別(一般人視之為優劣,即收入高與低之分),即使可以立刻取消一國兩制,也不保證香港順利成為內地另一個城市。於是中共在各方面,包括經濟金融文化經濟人口教育學術上,已經慢慢把香港溶合。只要香港每一樣範疇都與內地接軌,他日把香港最後的獨特性消除,阻力就細得多。

 

已完成的,有香港經濟的獨立與優越性-「要不是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就完蛋了」。完成了一半的,是廉潔,特別是公職人員的廉潔。湯顯明是一例,曾權蔭臨尾香也是一例。別忘了還有許仕仁的世紀貪污案呢?其他範疇已是罄竹難書。還有,把一個謊話連篇、自身不守法(僭建)的人留任特首,不也是一把掌摑向法治嗎?

 

一國兩制徹底失敗,香港(與澳門)早已失去作為中共他日收回台灣的試驗場角色。近年中共向台灣提供各式各樣的招商/招安優惠,是看準了用這招bottom-up的溶合,比起用top-down的方法更有效。反正中共不急於短期內收回台灣,用這軟性方法,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不過,要把香港獨特性的消除,有十分重要的一樣,也是很基本的一樣:人心。相比內地人,香港人在心態上的確存有一種優越感。這種優越感是對是錯,是有實質基礎還是建於浮沙上,那不重要。重要是:這種整體優越感普遍存在,亦體現在各個範疇上(道德,學識,文化,經濟等)。對不起,我去旅行,最難受的就是人家問我是否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

 

這種優越感是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倒轉來說,只要這種優越感一日存在,中期不可能在香港完全套上內地那框架。於是,在完成經濟金融文化經濟人口教育學術的溶合後,中共已開始著手把香港人這種優越感連根拔起、徹底摧毁。

 

要消除香港人的優越感。第一件事,就是每天用單程證溝淡香港的人口,這個不解釋;然後是解決原有的香港人。如羅家聰早前接受經濟日報訪問時指,現時政府根本不怕你移民,最好你移民,那是一種方法。至於大部份無法/不想移民的人,你留在香港,中共一定會全方位盡力將你矮化。相比在經濟及其他範疇的溶合,中共那不用做太多實質的東西,只需要在適當時候,發表一兩句講話、貼三四篇官方社評,給你的高官一個下馬威,潛移默化。

 

他們的目的,是矮化香港人。他們要在香港人腦中殖入一種思想、一種念頭:香港其實沒有甚麼了不起。透過矮化香港人,中共的目標是要將香港及香港人的獨特性徹底摧毀。

 

對於這些,香港的權貴又做過甚麼呢?這點好笑了。為了既得利益、為了權力、為了財富,這些人對中共的溶合與矮化,他們採取了一種「腿張開」的策略,來者不拒。更甚者,大部分人更會像溫碧霞在電影<出埃及記>中向任達華大叫「屌我啦,屌哦啦」,出賣香港,唯恐不及。

 

香港這個二世祖、敗家仔,將英國人留給下的遺產,一點一滴,在十數年間敗得七七八八了。你不明白自己靠甚麼食糊,本錢、優勢、長處,一去不復返。

 

屌你老母,食乜撚嘢澳牛呢?食個炒蛋諗咗咁撚多嘢。而家炒蛋沒了,澳牛沒了,香港也沒了,乜柒都沒了。我有時想,2012是世界末日的話,多好呢。

 

───

 

當我回過神來,環顧四周,澳牛已漸漸多客。我一口啖飲完杯凍檬茶,諗住埋單離開。

 

臨走嘅時候,澳牛有個伙記用非常誠懇嘅態度同我講:

 

 

「多謝晒。」

 

 

我完全唔相信自己耳朵。

 

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多謝晒?

 

我幾乎想衝埋去講:

 

「你講乜撚嘢呀,多謝?多你老母呀!」

 

我努力壓制住衝動,低頭手緊握著草紙,到收銀找數。

 

連澳牛伙記也要講多謝,世界或者已經轉變。變得係好,係壞,我唔知;我淨係知道我唔中意呢個轉變。這一輩的人,大多不懂,也不會豪言壯語:我們的時代根本沒有存在過,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終結了,咀巴還打甚麼咀炮?

 

老板娘仍舊低頭數住銀紙。你同佢講有海嘯同外星人打到埋嚟,佢仍然會喺度低頭數銀紙。我希望澳牛的舖位佔地權兩成或以上,咁老板桹對住稱霸銀河,宙斯都要買佢怕嘅市建局,都唔使驚。

 

我離開澳牛,再次繞過一隊自由行同皮喼,轉入佐敦道。

 

日落時分,天色泛黃帶紫。我舉目望向九龍站那邊。微微的夕陽之光,從一排排高樓大廈中透出來。

 

原來,我很久沒有看過黃昏。

 

我看到澳牛的黃昏。

 

我看到香港的黃昏。

 

 

 

────

 

 

 

(1):日本嘅香港的士飯、外國嘅Chinese Cookies呢啲係昆鳩人的,正如你問一個正宗嘅韓國人,佢係唔會知漢陽苑係乜春嚟。

 

責任主編表妹嘅男友,乃一個正宗韓國人,不過喺香港讀書所以又識廣東話。我第一次見到佢,握過手,無耐我就忍唔住問佢:

 

 

 

「作為一個韓國人,你對漢陽苑有乜感覺?」

 

 

哈哈哈哈哈。我好認真的。我.真.係.有.問.佢。

 

條友呆一呆,瞳孔放大,望一望佢女友。屌,點知條友原來唔知乜嘢係漢陽苑……搞撚錯呀!我細細個就聽過同食過漢陽苑,有乜理由純正韓國人唔識?定係你條粉腸北韓嚟嘅,連牛肉都冇見過?

 

 

(2) : 澳牛嘅伙記除咗屌鳩啲客,自己之間都會互屌。

 

有次去食嘢,短短十分鐘就畀我見到精彩嘅一幕:午飯時間,餐廳人頭湧湧。有兩個伙計,好像因為安排乞兒入座嘅先後,互相係度嘈。我以為為咗啲客打交,是地產經紀才會做的。二人初則口角,繼而動武,好快已經紥行晒馬,推嚟推去(記住嗰陣係澳牛最繁忙的時間),附近嘅客都一邊咬住條多士,一邊左閃右避,一邊睇住佢哋動武,一邊又想勸交(我諗我啱啱破咗一句裏面有最多“一邊”嘅世界紀錄)。

 

不過,其他伙計只係繼續叫啲客 “sit”,送炒蛋多士,無人有任何意欲阻止。講下講下,其中一個叫陣,講咗句「屌你老母,出嚟隻揪呀!」,跟住自己走咗出澳牛……原本同佢嘈交嘅,無理會佢,彷彿無事發生過一樣,回到工作崗位做嘢……行咗出去條友真係戇鳩到極。

 

呢個時候,坐係收銀嘅老板娘講咗句:

 

「天口慶,拎杯冰水畀佢哋啦。」

 

她講這句話時,仍然低著頭數錢。若果字典可以為 “I-care-about-you-but-I-don’t- give-a-shit-to-you” 加上一張圖+例句,我會建議加上老板娘呢一幕。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作者簡介

史兄

Homepage
史兄
80後,機緣巧合成為第一代博客。博客群組《香港原人圈》成員之一。2013年出版首本著作《婚姻這種邪教》,預計於2014年出版第二本著作《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空餘時以玩弄excel表為樂(多麼變態的嗜好)。無聊之下與友人共同開發app「求偶大作戰」,無厘頭地登上《蘋果日報》A1頭條。世上就有如此多不可思議的事...... FB 個人帳號: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gjstigler 史兄主理「捐條毛做善事」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donateahair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史兄的自訂小廣告

寰雨膠事

最新焦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