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預科生才明白的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imon Shek)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imon Shek)

 

「預科」二字,自DSE推出那天起,已成歷史。「升原校」、「男校女生」、「外校生vs原校生」、「理科轉文科」等等的故事,只能埋藏在我們的心底裡,成為永不磨滅的回憶。我一直認為,三三四新學制最大的影響,不是「一試定生死」、也不是未成年就入大學、更不是少了A-level的地獄式磨練。DSE帶走的,是只有「預科」才能給我們的青春歲月。

 

當年,我們為著入原校而奮鬥到底。會考,分數多少其實不重要。結果只要是能否符合升讀原校的分數就行,20分或是30分,也是一樣。我們在意的,是能否跟好友或是喜歡的他一起讀原校,在預科兩年間延續校園的段段故事。

會考和高考,意義是完全不同的。在高考時,我們為著入大學而各自奮鬥,彷彿身邊每一個都是敵人。但是會考時,我們會相約要好的朋友一起在café或是M記溫習,互相分享補習notes和past paper,或是每日待在自修室偷看鄰班的她。那是人生的第一個公開考試,我們都還未成熟去了解公開考試的重要,但我們都知道朋友在我們心目的地位是如此不能取代。因此,我們不會為了幾條A去努力,卻會為了可以跟朋友在校園裡再次生活而埋首苦讀。

 

會考放榜那天,很多師兄師姐都會回來給予意見。22分以上的固然能成功升讀原校,有些成績較好的可能寧願入讀莊啟程預科書院或「A工廠」恆商,為入U舖路。而他們永遠無法感受,在原校跟好友一起享受預科生涯的美好。18分以下的早就拿著成績衝出校園找學校,女生可能會找間男校當個「男校女生」,運動了得的也許會得到傳統名校的垂青。至於15分以下的在放榜前已在IVE或副學士交「留位費」,倒也不擔心前途。最痛苦的莫過於Waiting List中的中遊分子,忐忑不安地拿著成績單,不知應否在原校等待或是放棄原校去撲別的學校。他們知道,一離開校門,就再也回不來了,時間卻又一分一秒地流走,一個又一個學位正在流失。有些學校,甚至會為了收留原校生而破例開放一兩個學位,讓Waiting List的學生都能升回原校。在這些時候,看著老師跟我們父母一樣著緊,第一次在校園裡如此深切體會到師生間的人情味。

 

預科兩年,跟以往的五年很不同,有些學校連預科生的校服都會略有改動,例如只有中六中七的女生可以穿高跟鞋,標示著那與別不同的地位。一升上六,我們為著參選學生會、社長、風紀、學會主席而傾盡全力,為的當然不盡是服務學生,而是享受當校園風雲人物的快感。想當年我們中一入學,望著那些學生領袖站在講台上威風凜凜的模樣,那些師兄師姐都是我們崇拜的偶像。五年後,我們終能一嚐被Form One仔仰慕的滋味。預科的學生領袖總是特別受人敬仰,因為他們不只人緣好,而且能夠升讀原校的話,成績一定不錯。簡單而言,就是又讀到書,又玩得。如今的新高中學制,少了會考那一關,所有學生都能在中五時當會長社長,成績不好也沒所謂。他們欠缺的,是只有預科學生領袖站在鎂光燈下獨有的刺眼光芒。

撇開學生活動不說,預科生上課時的氣氛總是特別自由輕鬆。老師不再是上而下的語氣對待我們,而是亦師亦友地跟學生相處。上課不用敬禮,沒有座位表,睡覺也不會叫醒我們。即使校服儀服不合規格,亦不會嚴懲,最多只是口頭警告一下。老師最常掛在口邊的一句是﹕「你們都快成年了」,意味我們應建立自己的一套價值觀,然後有自覺地去跟從。那是沒有監管,只有自律的課室管理模式。老師不再按校規逐條逐條依法辦事,而是讓我們了解一切行為,後果自負。

 

最記得那年,班上的人一個一個步入成年,然後以領取成人身份證為由去請假。在預科兩年,我們開始意識到身份的轉變,了解到身為成人的責任。無論是上課、搞活動、補習、戀愛等等,一切都要由自己去主宰——預科兩年,是成長過程中重要的轉捩點,也記載著最快樂的校園生活。

 

關於作者:林璃蝶

林璃蝶,九十後香港博客。活在記憶,迷戀過去,因此喜歡以文字記下已發生的一切。最新文章﹕《張先生,謝謝你來探望我,可是……》、《鳩夢想》、《點解香港人就係唔識欣賞魔術》等。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o.indicum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