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獨立】談資源 看港獨

3 【香港民主獨立】談資源,看港獨

 

根據現時國際法及《聯合國憲章》中對獨立的定義,獨立是指主權國家中的一部份分裂、獨立成為新的主權國家。故此,香港獨立不單意味中港邊界劃分,也預示昔日以省市名義簽訂的所有協議將會廢除。所謂打江山易,坐江山難,獨立以後,如何維持獨立是港獨派必須思考的問題。香港多年來吸納中資,依賴大陸經濟已成事實,全球化下,假若大陸實施經濟制裁只會兩敗俱傷,兩者經濟相融既是定局,繼續討論亦難見意義,故在此將之排除。惟無農不穩,無糧則亂,資源供應乃國之根,穩定的資源供應乃是支撐國力的基礎。觀乎當今香港資源,糧草購於中外,惟水電限於大陸。若果他日停供,即使香港獨立,亦難以維持,故水電自主必為香港建國的難關。

 

港獨的水源牌

水資源乃發展國民經濟無可或缺的寶貴自然資源。歷史上掌握水資源者(在上游者),普遍地較他者擁有更大話語權,而受制於地理位置者(在下游者),則往往只能通過施展權力取得水資源。故此,供水自主對於香港的意義,不單在於滿足國民基本的生理需求,更在於掌握水權能帶來的區域自主性。

目前香港供水主要來自大陸東江水源。不少論述均指出,一旦大陸停止供水,香港將會面臨水荒。確實,按照現行的供水模式,即七成東江水、三成本土水的水資源組合,香港難以擺脫對大陸水源的依賴。然而,在此必須強調,因大量引入外水而廢弛本土供水,與必須依賴外來供水是兩回事,依賴東江水只是現行模式下造成的限制,而非東江水無可取替;放眼國際,香港依賴北水,新加坡亦然。作為全球第二缺水國家,新加坡獨立之初,曾經一度依賴馬來西亞的淡水資源供應。當地政府意識到發展本土水源的必要,故70年代起積極擴建集水區與發展化淡技術,至今新加坡已擁有17個蓄水池以及一個大型暴雨收集系統,共佔全國總面積逾八成。踏入千禧年,新加坡自主供水系統已基本成型,本地供水佔55%。

香港能否如新加坡般重奪水權?論土地面積,香港1100平方公里,新加坡700平方公里,但論集水區面積,香港不到400平方公里,新加坡則近600平方公里;論水源,兩地均曾經依賴北水,但如今香港仍然難脫東江,新加坡卻能漸離馬水。根據統計,香港現時日耗水2.56百萬噸,新加坡1.51百萬噸,而當中外來供水的比重,香港日輸東江1.9百萬噸,高達七成,新加坡則日輸馬水0.95百萬噸,低至四成。假如換作人均日用水量計算,香港為130公升,新加坡則為152公升,參照本地供水比重,即日用水量中,香港人均日用本地水量39公升,新加坡則有91.2公升來自本地水源。從上述資料,除指出兩者的用水習慣,也同時說明土地面積相對狹窄的新加坡遠較香港能供應當地人更多的本地用水。

從新加坡的啟發,似在宣告香港確實也存在供水自主的可能。事實上,香港擁有多項曾經領先世界的供水工程:1968年,船灣淡水湖竣工,為全球首個海中水庫,庫容2.30億立方米;1975年,「安排樂海水化淡廠」投產,為當時全球規模最大海水化淡廠,年產2.27億公升水;1978年,萬宜水庫建成,為全球最早大型海灣水庫,庫容2.81億立方米。縱然香港自60年代起自大陸引水,但因船灣淡水湖、萬宜水庫、樂安排海水化淡廠等相繼峻工,香港獨立供水體系於當時可謂基本成型,故至70年代東江水都只是輔助本地供水。但後來卻因《聯合聲明》之故,英國政府停止發展本港獨立供水體系,轉而引入東江水,才形成今日對北水的依賴。

於現時香港全年耗水量9.35億立方米中,7億立方米來自東江水,而全港水塘總儲水量合計5.86億立方米,換言之,本地水塘能取代七成以上的東江水供應。根據目前香港與新加坡的集水區面積比例,香港只有360平方里地區用作集水用途,而新加坡則有560平方里。若然香港集水區擴建至560平方里,參考過去十年香港平均集水量2.2億立方米,擴建工程將有望為香港帶來最少3.74億、最多9.96億立方米的年均儲水量,而560平方里亦不過為全港面積五成。假若將香港集水區覆蓋率進一步增至八成,將會是現時集水量的2.4倍,保守估計能取得最少5.28億立方米、最多14.1億立方米的年均集水量,加上重建本地化淡廠、開拓再生水源等措施,香港本地供水極可能超越現時東江水的供應,真正獨立自主。

 

港獨的能源牌

水源首要,能源其次。水資源以外,現代社會更依賴能源供應,不但一切基礎設施均需能源運作,對經濟發展而言,亦不可或缺。有別於水資源,能源難以憑空採集,只能透過入口或本地開採而取得。因香港缺乏本土能源資源,故必須依賴入口燃料,再於境內進行加工產電。礙於先天限制,即使香港如今供電自主,但面對獨立,還是必須考慮將來燃料供應的持續性。且從現行的能源組合來談香港能源自主的可能。

目前香港的能源組合為53%燃煤、23%核能、22%天然氣、2%其他供電。於現行組合中,除兩成多用電乃由廣東大亞灣核電站輸入以外,七成以上均由本地四所發電廠產電。整個能源組合,於2013年為全港產電18萬太焦耳。以香港年均15萬太焦耳的用電量計算,扣除發電廠於產電過程造成的系統損耗,本地年產電量高達12萬太焦耳,仍能維持全港八成的用電需要。換言之,以香港現時的產電組合,即使遇到大陸停電,依然擁有高度的產電自主性。

然而,產電自主並不等同能源自主。從概念上,產電是指將燃料或能量轉化成為電力,故成功產電的前題乃具備燃料與能量。香港因缺乏本地能源資源,即使自主產電,但燃料仍需依賴外地進口。假若香港獨立,有機會形成中港對立的局面,於停止大陸輸電的同時,港獨派必須考慮目前的進口燃料能否同樣擺脫大陸限制。根據統計署資料,現時佔全港產電量五成以上的燃煤,主要從印尼入口(94.8%),其次為澳洲(4.1%),從大陸進口的只有221噸,不到總數的0.05%,說明大陸並非香港能源的主要供應者。即便如此,能源供應的持續性也不容忽視。根據台灣能源局的報告,按照目前年產量計算,印尼的煤礦可採年數僅餘14年,實不足以被香港長遠依靠。面對印尼煤礦即被清空,香港能源出路只有兩途:要不另覓其他供應地,要不就改用其他能源組合。
就前者而言,以亞洲與大洋洲諸國的每年煤產量,澳洲估算尚可開採180年以上,而印度至少可採100年以上,其產量均較印尼理想。假若印尼煤礦清空,上述兩者均有望成為他日香港長遠的燃煤交易伙伴。再就後者而言,更改能源組合的建議其實早已有所討論。政府於3月曾發表一份名為「未來發電燃料組合」的公眾諮詢文件,提出「北電南輸」與「增加輸氣」兩個新燃料組合方案。對香港而言,網電方案建樹不大,因大陸供電穩定性遠比本地低,且南方電網位處廣州軍區,恐他朝港獨以後,中港區隔,易遭人掐喉要脅。故此,天然氣方案相對網電方案更自主、更可靠。

那麼作為本地能源三支柱之一的天然氣,其方案的可行性又如何?目前本地以天然氣產電的機組合共有12台,佔全港兩成以上供電量。至於氣源,港燈乃從澳洲西北大陸架氣田輸氣,再經廣東大鵬液化天然氣接收站輸送至南丫發電廠,而中電則由海南崖城13-1氣田輸氣,再經管道運至龍鼓灘、青山發電廠,即是港燈靠外輸,中電靠內輸。按照現時兩電天然氣產電的比例計算,港燈合計680兆瓦的兩台機組僅佔全港天然氣總產電量不足兩成。換言之,現行氣源有八成以上皆來自大陸。

姑莫論08年中港簽署《諒解備忘錄》於日後的實踐,研究亞洲及大洋洲地區國家的天然氣產量,西氣東輸實非香港惟一氣源。值得注意,澳洲的天然氣產量與其燃煤產量同樣樂觀,且可採年期亦超過八十年,而鄰近地區具有潛力的還有印尼、馬來西亞,均有豐富的天然氣蘊藏量。假若香港獨立,要徹底脫離大陸氣源,除了調高現時海外輸氣的比例外,尚要興建本土天然氣液化站,取代現時的廣東接收站,造價或逾百億港元,且每年輸氣的社會成本亦會相應增加,不過卻可擺脫對大陸氣源的依賴,免遭華掐緊本土能源咽喉。

然而,以上能源供應的分析還是存在隱憂的。無論燃煤,抑或供氣,鑑於地緣因素,香港只有海路可取,於港獨之時,海路或被中方攔截封鎖,斷絕能源輸送。正如分析所指,澳洲、印度、印尼三地乃大陸以外,最具潛力的能源供應者。然而,大陸乃澳洲第一貿易合作伙伴,若然大陸果斷實施經濟制裁,未敢排除澳洲停供的可能性,而印尼近年亦與大陸建立戰略伙伴關係,恐怕短期難以倒戈輸氣,反而印度靠攏美國,中美交惡之世,屆時或會杯葛大陸的制裁行動,繼續供應香港燃煤,逼不得已之時,燃煤或會成為港獨以後的能源組合核心,不過這已是題外話了。

 

文/ 甄健華

 

港大學苑2014【香港民主獨立】專題

[SlideDeck2 id=85324]

 

關於作者: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
學苑(Undergrad),香港大學學生會官方編輯委員會,亦為校內唯一文字傳媒,出版刊物《學苑》,內容主要分為新聞版、專題版、文藝版及專欄。學苑屬學生會架構中掌管第四權的監察者,獨立於掌理行政權的幹事會,同屬擁有司法及立法權的評議會管轄。一名總編輯及兩名副總編輯均由全民普選產生,其他編委則由三位總編任命,而幹事會出版秘書則為當然編委。學苑致力推動同學關心校園、放眼社會、省思自我。透過報導校園及社會議題,鼓勵同學從關心身邊的校園議題出發,將關注推展至社會議題,並一再思考身為大學生的自己於校園及社會之中所扮演的角色、所背負的責任、所抱有的堅持,從而逐步改善校園以至整個社會。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廢青」之煉成 by 金仔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
  • 大齡單身女總要求:「還不快點介紹好男人給我認識?」 by 鵝鑾鼻燈塔
    我認識的朋友,雖未致於完全是重度宅男,而且有一份優厚的收入和專業資格,但生活極為規律,不煙不酒,不喜交際應酬,平時看看書跑跑步,也懶得出外旅遊,反而喜歡行山釣魚打橋牌,你問他們好不好,的確好仔!但這樣的生活,也悶過大佛寺了吧。和他們一起,如…
  • 【真人真事】對那個關係中最受傷的女子,抱歉我連半點愧疚也沒有。 by 綠茶婊
    「點解你明知佢有另一半,仲要癡埋去。」當他的女朋友問我這個問題時,我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你怎麼不去問他,在我靠近他的時候,為甚麼他沒有推開我」。…
  • 中共十九大嘅文宣話我知,佢哋真係想搶年輕人支持。 by 容樂其
    中共係好針對而家嘅80、90、00年輕人,喺媒體上去「做工作」。是的,係「做工作」,呢個係好中共嘅說法,照字面解就得,真係落手去針對年輕人做啲嘢。先唔講是否成功,至少係中共係出擊,要搶呢堆人嘅支持。…
  • 鬼叫我炒散!千祈唔好同朋友講人工! by 余該隱
    嗰晚我哋七個圍內最熟嘅中同去烚下烚下,嘆住冷氣,一張圓枱,大家迫埋圍威喂。成幾個月冇見,第一時間梗係交換下近況啦,邊個邊個又轉咗工,邊個邊個終於拍拖。我最簡單,咁多年都係得一句:「都係咁啦,炒緊散囉。」畢咗業幾年,我仲未返過全職,一日到黑返…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