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遮打革命發展何去何從?

藍皓 攝

藍皓 攝

 

佔領行動如催淚彈四散遍地開花

佔中三子在學聯第二晚的政總包圍行動時突然在學聯台上宣佈佔領中環運動正式開始,令場內所有集會參與者情緒高漲,但隨著佔中運動被改為「原地佔鐘」,支持佔中行動的學生和特意聲援學生的市民皆大感錯愕,部分人更加立即離場。而該晚,學聯縱使多番宣佈場內並非正進行佔領中環,聲援者並非佔中參與者,但仍無阻場內參與者,尤其中信大廈對出眾集的人,如大動脈出血之勢魚貫離場,若非長毛下跪,恐怕此集會就此被瓦解。

學聯多番表示場地仍然是學聯主辦集會,但佔中三子大呼即場佔中卻整晚毫無行動,兼且其後睡在學聯的台上,外人看上去學聯和佔中已經融為一體,學聯即是佔中,佔中即是學聯。但由於學生飽受警察過份暴力鎮壓,激起四方義慣,令本來定位中產的佔領中環行動得到大量市民參與,並且中環金鐘灣仔受鎮壓時民眾轉向游擊,令佔領運動在旺角和銅鑼灣一帶遍地開花。

雖然港九都發生自發留守佔領行動,但此等地方的民眾卻非佔中三子可控制,因為這些地方都是市民自發佔領的行動,而非經向佔中三子不斷無限商討而成的決定;再加上經過廿七日凌晨騎劫集會學生,已經有大量學生和民眾不信任三子和厭倦泛民喋喋不休的洗腦式政治口號和從未突破或成功過的社運模式。故此,佔中三子最多只可以在生果報頭版佔領光環,但實際上這場民眾自發的運動已經由一群目標一致,進取但堅守和平的市民所主持。

 

現時佔領模式的利與弊

佔領運動遍地開花,地點更不在中環金鐘等高級寫字樓和政府大廈雲集之地,更深入平常百姓家-旺角和銅鑼灣。此等地方都係接近民居,通宵交通方便,橫街窄巷大量,物資清洗用具補給方便。更重要的是,此地貼近民居,街道與民居一衣帶水,除非政府想引起全港大暴動自取滅亡,不然難以輕易動用到催淚彈和音波炮等等攻擊範圍太廣肯定會傷及無辜的武器。警棍驅散方面,警察亦難以眾目睽睽之下流血鎮壓無武裝的示威者,而警察即使驅逐成功亦只會令示威者轉打巷戰,警察數目和力量實在不支。

然而,佔領銅鑼灣和旺角等地的留守者亦有其難處面對:第一,佔領交通要道阻塞行車和地鐵站出口,勢必遭大量和理非非討厭政治的港豬非議。佔領地點靠近民居,亦阻礙居民交通出入,噪音問題更容易令人生厭;第二,民眾自發集會沒有大會控制,秩序要靠場內民眾堅守,人人都是糾察。沒有大會,現場民眾有機會漸漸因疲憊而對目標失焦,例如將訴求由要求公民提名和廢除功能組別等要求降成無補於事的梁振英下台,又容易受不同政治光譜支持者騎劫。沒有大會將周邊情況公布,現場通訊設備亦不足,佔領區邊陲希可能會缺乏看守,而且有人混入搞事有機可乘機會亦增加,一旦有暴力事件發生警方強硬清場亦會出師有名;第三,政府不能強硬鎮壓,便轉打消耗戰和輿論戰:就在九月三十日開始網上不斷傳出謠言,大多關於救急服務受阻導致傷亡,肯定是建制勢力配合政府口術而來。

 

學聯可以做什麼

首先要講為何是學聯而非三子。

佔中三子現時再冇道德號召力,即使泛民和蘋果力挽狂瀾亦不能再取市民信任,特別是大家自發的佔領行動無一顯出佔中三子獨特的五大規條-有口罩有鐵馬不等拉,佔中三子再度登場指點江山將會自取其辱。

群龍不可無首,而學聯勝任作表角色,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是大學生本身的光環-無錯,光環是吸引市民參加的要點,光環就是關鍵。

這個光環不只限於大學生身份:之所以有多人出來聲援學生,是因為眼見學生毫無武裝而慘遭鎮壓,但否極泰來,警察行動勾起港人對六四事件的回憶,恐懼和憤懣,使學生絕處逢生。但值得考慮的是不少平日鮮有出來的草根今次參與街頭抗爭的原因是義憤加上對社會政府怨氣爆發的大雜燴,這團火一燒起來可以很旺,但沒有燃料就很容易熄滅。時間一過,荷包一縮,各位就會各歸各位,所以學聯行動要快,不能打消耗戰。

有人可能會認為佔領行動的升級版只會是改變地點,罷工,但筆者卻認為,學聯應該脅著此勢頭,尤其今晚,公開呼籲跟中共或港共談判:政府一直向外宣稱要對話,學聯此事就應該將手上謬波打回頭,以街上群眾群情激憤來作籌碼,一邊支持群眾佔領,一邊談判,未有結果前佔領行動不能完結。記著,是談判和佔領要一直進行。

談判對像是學聯談判的關鍵:學聯談判對像若為港共而非中共,爭取目標亦要有所調整,例如學聯不可要求港共政府為人大常委所作之決定而道歉,港共政府亦不能代表人大常委收回草案;但學聯可以要求重新啟動政改五部曲,並將公民提命和立法會全面直選等條文列入。但學聯要注意的是:中共會否因為今次香港群情憤慨而讓步,完全是中共自己決定,一旦依舊硬塞假普選方案與港人,香港便會陷入一場空前的政治危機。中共不會如同馬來西亞放棄香港,即使令香港失去國際金融地位,中共亦會焦土政策收回香港,所以跟港共政府談判,是一場賭博。

而跟中共政府談判,機會不大,筆者認為愛面子的天朝派人南下談判的機會微乎其微,或需要脅港共政府。跟中共談判時,則可將單程證審批權等一併要求,但學聯必須要在自己的要求中取捨,因為中共根本不怕香港一沉不起,叫價太大恐反引到中共用焦土政策對付香港。

學聯緊記,要快,不要讓烏龜佔中三子商討開會消耗民氣!

 

群眾又可以做什麼?

警方多次以談判引誘示威者撤離,明顯是警方無法同時清理三地佔領行動,全港警力幾乎掏空,所以政府就以輿論戰和消耗戰應付之。消耗戰靠參加者同心同德互相合作和學聯快速行動,而輿論戰則靠示威者針對行動。

筆者強烈建議每個佔領區的路障都必須有人駐守並主動讓緊急車輛通過:首先我要知道了政府針對佔領者阻礙緊急服務希望摘下運動光環,我們就必須見招拆招,而且,在旺角和銅記等鬧市,人山人海,示威者合作讓緊急車輛走過是運動的最佳公關方式,維持運動形象,亦能堵著建制政府攸攸之口,即使流言四起亦無法令人信服。

筆者強烈要求大家勿再亂傳流言,特別是由警察朋友口中講出的。筆者有感有高層警察透過前線人員對朋友大放流料,企圖以流言嚇退人流,生事,瓦解運動。

大家一定要留守,多人就是力量,多人就可以將生事者捉拿驅趕,多人生事者亦不敢搞事。還有一個帶有左膠色彩的呼籲,就是要多叫家中高堂到場。師奶的威力很大,條氣仲長過陳淑莊講電台,煩過羅家英,感染力未必很大但她們參與過集會後便會努力捍衛自己立場,她們跟好姐妹吹水時更加可以幫手講述現場情況,有助對抗流言。

大家一定要死守堅守非暴力和平原則,千萬勿令運動失去光環,因為失去光環就等於失去支持。任何意圖搞事用暴力者,皆應被一律視為為中共做事者,立即驅逐或捉拿交予警察。

各位在老銅旺角的市民,與其坐下休息,不如成立一個宣傳隊,大家要向周遭受影響的居民講解及道歉,這是非常重要,因為公關是我們打消耗戰重要的一環。而且,我們應該向警察擺出友善態度,不要再挑釁責罵,但除非警察集體除下裝備辭職加入我們,如果不是就永遠不張相信警察諒解內疚和不忍心打壓示威者!幾日來警察放軟手腳態度,肯定不是支持示威者,只是養精蓄銳。記得,我們要和警察現時的戰略一樣,向對方放軟手腳言語,但不要從心底相信警察。我們亦要做好公關行動,繼續保持運動光環,不要讓警察下次清場得到輿論支持!

 

作者:亂臣賊子

亂臣賊子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6907
Date: 2014-10-01 23:11:09
Generated at: 2020-04-07 15:56: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01/86907/事到如今,遮打革命發展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