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們是有童年的一代,是被選中的細路

數碼暴龍

 

早前學聯與政府談判,岑敖輝一句「我地係被時代選中嘅細路」,不少年紀相約的90後都會心微笑。因為,我們都深知這個「典故」的出處。

後來有媒體報道,這句話令當時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忍笑——令他想起小時候看《數碼暴龍》。動畫中,那些主角都是「被選中的細路」,是注定要拯救世界。

 

《數碼暴龍》播影至今已15年,然而當中的熱血和勵志成份仍教我們這輩津津樂道。動畫中提倡那些「被選中的細路」各有特質,如主角八神太一為人較衝動,象徵勇氣;石田大和為人有情有義,象徵友情。故事描寫一眾主角冒險歷程中,迎難而上;即使生命受威脅,仍多次打敗暗黑力量,過程中不斷成長。那時,幾乎每個細路手上都有一部「暴龍機」,不時「chok chok chok」;又,我們都曾想像自己就是那「被選中的細路」。

只是沒想到,原來那些年風靡一時的卡通片,竟是多年後我們這一輩的寫照。童年時的美好回憶,塑造了今日的意識形態。

 

筆者與不少大學生一樣,為了糊口,兼職補習。有時希望引用例子,讓補習學生更易吸收,總問道:「你地睇咩卡通片架?」沒想道上至高中,下至小學,大多學生聽罷一臉茫然:「吓,我地從來都唔睇卡通片架。」這令筆者好不驚訝,除感代溝之嚴重外,更為現時的「細路」沒有童年而感到悲衰。

然而,細想之下,方驚覺八、九十後,其實是唯一擁有童年的一群。

 

父母的一輩,六十後,社會普遍貧窮,不少小孩因要幫補家計而沒機會接受教育。我父母,中五學歷,靠「挨夜校」過來,而經歷過沒有兒童身份證就打工,要走鬼的年代。老師一輩,七十後,社會經濟開始起飛,但兒時經濟條件仍不太理想。讀書年代,除了努力讀書希望以知識改變命運外,亦早要兼職幫補家計。

八、九十後,社會條件較佳,即使是草根,其成長階段的物質條件與上兩輩不可同日而語。放學後,你,我,都有趕回家看《閃電傳真機》、《至NET小人類》和不同卡通片的美好歲月。

到了後九十後(97年以後出生)一代至今,社會風氣更為功利,怪獸家長總要求子女「贏在起跑線上」。從幼稚園起要返晒上下晝班不在話下,踏入小學階段,放學是另一個開始,鋪天蓋地的補習班興趣班早已排得密密麻麻。這個年代,「細路」沒有童年,有的只是預習成年。

 

我們這一代,升中學入大學時沒有興趣班如林的磚頭portfolio,有的只是被童年時卡通片洗腦的純粹的心。

我們是幸運的,是被時代選中的一代。時代的際遇讓我們有空間去看卡通片,不用早早出來賺錢或上興趣班。我們無法改變上一代(一大部份人)較向錢看的觀念,但希望兒時集體回憶所賦予我們真善美的價值觀,可以讓大家看到,不在乎上了多少興趣班或懂得多少項樂器運動,而在於時代的洪流中保存一顆怎樣的心。

越搏鬥戰意便高企 自信碰跌了又再起
堅決相信 為戰友 我定必勝利
越探索世界越優美 讓我奮鬥到廿六世紀
堅決相信 為了愛 我定必勝利

共勉之。

 

作者:新亞林源三

馬料水山城人,90後,小時候總幻想自己是卡通片主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9223
Date: 2014-10-29 05:11:05
Generated at: 2020-06-06 12:15:3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29/89223/原來,我們是有童年的一代,是被選中的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