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淪落到咁,都真係無乜可以輸……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讀者匿名提供

讀者匿名提供

 

聽到學聯的周永康接受有綫電視訪問時被問及這場運動是輸是贏的看法時,他回答,「其實我地仲有乜可以輸??人大落下831這項決定時,全香港已經輸清光。」斯言確哉!周永康年紀輕輕,卻能一語道破香港現時的困境。正如早前有幾百個醫生發表那份「痛心疾首」的聲明,以癌症來比喻這場佔領行動,我同意香港現時的確沉屙在身,但學生運動並不是病因;相反,這場運動的出現正正是年輕的一代目睹香港沉淪,於是希望用重葯讓香港回天。這種想法或許對於那些似乎看透世事的智者來説是太天真太傻,但不要忘記,香港的未來不是屬於你們的,香港的未來屬於這年青的一代。既然他們不想坐以待斃,嘗試用自己的方法尋找出路,那些安於現狀,不問世事,隱於深山的成年人何不成人之美,寬容些,讓讓路給年青人,予他們一個方便?佔領運動對香港還可以有什麽壞影響??香港人還有什麽可以輸?香港現在淪落到什麽地步??我們不知道的事還真太多。

 

首先,我不知道的是,為何立法會會在35票贊成、25票反對,通過林健鋒動議引用「特權法」調查「佔中」非法集結的背後策劃及資金來源??為何立法會這個立法機關會調查一場以追求真普選為目標的社會運動?每年7.1遊行你又不查?而最令我驚訝的是,同樣的一個立法會,竟然否決引用特權法調查梁振英收取澳洲企業UGL五千萬一事?!兩件事孰輕孰重?身為香港行政長官,面對的可能是極其嚴重的刑事指控!標榜法治的人認為學生公然違法,惡行昭彰;但同樣那批標榜法治的人為何對梁振英涉嫌收受秘密巨款一事視若無睹,噤若寒蟬?那個把梁振英讚得天上有地下無的元秋,既然你的CY是清白無辜,所謂身正不怕影歪,何不就讓立法會查過夠?查出他的清白正好還他一個公道,還有什麽需要擔心?元秋指有人憑個人的想象力要求公審梁振英是不對的,高呼,「法理何在?」我其實也好想問一句,法理何在?!早前泛民一衆議員捲入肥佬黎的獻金風波,建制保皇黨乘機抽水把他們閙個狗血淋頭(當然民建聯自己一次晚宴籌得七千萬又另作別論啦),什麽漢奸什麽勾結外國勢力,出動到ICAC又要到警署協助調查,說的不過是一千幾百萬還要一大班人分,十多年來也就得區區小數。這種雙重甚至多重的標準,讓我覺得法律好像對某些人特別嚴苛,對某些人又特別寬容,那些經常強調法治的專家何否給我解釋一下法理何在?

 

還有另一宗讓我不明白的七俠五義事件。七個打一個,有片為証的事,事發至今警方還未拉人,而最令人大惑不解的,明明到警署報案會自動變成投訴一則,案件編號改成警察投訴科編號。警察涉嫌觸犯刑事罪行因何變成投訴一則處理??那些法律專家又可否告訴我這是什麽一回事?然後我又聽到有人說,學生自己犯法,卻要求警察執法,自己應該好好反省。出於對法律的無知,我以為在香港,即使是一個殺人犯,他還是會得到法律的保障。這是人權。即使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犯人,他固然要接受法律制裁,但只要他是一個人的話,他還是享有法律底下賦予他的人權。我只是知道,警察如果在拘捕疑犯時因為濫用私刑威逼利誘而取得疑犯的招供,這招供在法庭上是不會被接納的。這就是為了保障疑犯的人權。這樣簡單顯淺的道理,原來連那些受過專業法律訓練,在法律界執業的律師也不懂得,我徹底無語了。那位十三太保之一的法律界代表大肆表揚七俠五義的事跡我暫且不說,因為當你看過有關人士20多年前被控更嚴重的罪行詳情時,你便會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但當我親耳聼過一個大律師在公開場合表達他對七警打人一事的看法時,他說,「咪打得少咯,俾著我打多佢幾拳添啦!」我覺得在今日香港再談什麽法律法治其實都是自欺欺人的說法。學生堵路是犯法,警察打人就不犯法?佔中人士被打是抵死,藍絲帶襲擊記者就是有道理?大律師公會早前發表聲明說香港法治如今「危如累卵,破在旦夕」。我對此説法同意得不能再多。不過,破壞香港法治的不是學生,而是選擇性執法的有關當局。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可惜我們不知道的事太多,懂得的卻太少。盧寵茂以其大國手的行醫經驗形容佔領運動,「探討成因未必有助醫治,你父母遺傳了這個基因給你,是改變不了,人大決定也是改不了。」正如生老病死也改變不了,那我們為什麽有病要看醫生?即使這場運動現在是流血不止,作為醫生,是不是就這樣任由病人在手術臺上死去?!生存不只是生活。市民固然有使用道路的自由,但當你失去其他的自由時,整個社會就是一座大監獄,即使讓你躺臥在夏慤道中央,你也不過是一個囚犯,而囚犯之間,沒有誰比誰更高尚的。

 

關於作者:金仔

金仔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