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一個外賣仔,每日我都會送外賣上一樓一

妓女

 

我叫阿銀,係一個外賣仔。可能你會問,廚師就廚師,侍應就侍應,點先算係外賣仔?

其實好睇你點睇自己,早餐忙嘅時候,無乜人叫外賣,我會入水吧幫手。到早餐時段過咗,樓面成堆枱未執,我就會搖身一變,變成一個侍應。到午餐時段,全職侍應返齊工,我就負責送外賣。

喺同事眼中,我可能係一個好幫得手嘅夥記。但當然啦,喺老闆眼中,我只係一個不值一提嘅外賣仔。送外賣,有邊個唔識?每個月準時出糧,已經係老闆對我呢個外賣仔最大嘅恩賜。

 

「阿銀,例牌客、星洲米、凍檸茶、地址你熟嫁啦。」廚房向我打眼色。

「收到。」點解我仲要做呢份工?或多或少都係因為呢個例牌客人。

佢,係一個一樓一嘅鳳姐。

 

將餐具放入膠袋,順手戳埋檸檬,我就急不及待出發去送外賣。每次我都會幫佢戳埋檸檬,因為我每次送外賣上去,佢都「忙緊」,我亦自私地認為,佢對「戳」呢個反覆性動作,一定已經好厭倦。

 

「送外賣!」我企喺門外大叫。

「嗰五蚊唔洗找。」佢打開一條門縫,俾低兩張皺皺嘅廿蚊紙,然後關門。

「多謝…」每次我每會企喺外面一陣,盡情聞吓關門時飄出黎嘅淡淡香水味。

雖然整個過程不足三秒,我知道每個佢嘅客人都會比我耐,但呢個就係我同佢每日唯一嘅交流。有時佢會探頭出黎同我寒喧幾句,就證明佢無做緊生意。如果好似頭先咁,就表示間房入面有客人。唉,香港人真係連做一樓一都特別有拚博精神,都係一邊工作,一邊食飯。

雖然每次都見唔到佢全相,但男人係一種擅長用幻想去補完嘅生物。

今次喺房入面嘅係咩客人?有冇用套?有冇玩花式?做咗幾耐?返餐廳嘅一段小路程,我就係思考住呢一堆問題。

雖然每次補完嘅內容都唔同,但每一次,佢喺我心目中,都係無著衫。

其實呢幾年,餐廳幾乎每半年都加價,加吓兩蚊加吓又兩蚊,佢俾我嘅兩張廿蚊紙同五蚊唔洗找,其實已經係兩年前嘅價錢。不過我地餐廳唔同連鎖式快餐店,加價係為咗頂住貴租,至少我地仲有一份人情味。

所以,星洲米加凍檸茶,依然係收佢三十五蚊。

而佢俾嘅五蚊雞貼士,我每次都會入落個罇度。我希望可以用呢個裝滿五蚊銀嘅罇,去幫襯佢!

 

可能租金每年飆升,就連佢門口貼個價錢亦都不斷飆升,服務時間又短咗,真係與時並進。

估唔到唔止香港人儲一世錢都追唔到樓價。就連我儲咗成年嘅貼士,都趕唔上一樓一嘅升幅。

 

不過更加估唔到嘅係,連一樓一都有人情味…

今日我如常地去送外賣,佢接過外賣之後打開門同我Say Hi,似乎咁啱佢無生意。

 

「喂阿銀,做乜你次次都企喺度一陣先走?」今次係佢第一次打開門同我傾計,我向下瞟一瞟,佢有著衫。果然理想與現實總係有一段距離。

「妳、妳點知既。」

「門口有裝防盜眼嘛,咁都唔知,證明你無幫襯過啦。」

「無…我見妳今年成日加價,所以睇吓之嘛。」

「哦~如果你想幫襯,我可以收返你舊價嘅。」

「呃、呃…唔洗…拜拜。」

 

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舊價?我儲落罇五蚊銀好似夠數喎!返到公司,二話不說我將所有奇難雜症遺傳病都拎晒出黎,同老闆請半日假,點知老闆答我:「挑,請假咪請假囉,唔洗扮病喎,反正你計鐘出糧嘅。」

「多謝老闆咁通情達理!」

 

我換返件衫,拿埋罇五蚊銀就即刻衝返上去佢個單位門前,透順條氣,然後禁鐘!

等開門嘅時間,我心入面不斷祈禱,希望佢唔好咁啱有客人幫襯。神啊!雖然我知道向你祈禱俾我去叫一樓一係唔啱,但話晒都係我第一次,你咪當做個好心囉!

 

「咦?我都無叫外賣。」佢打開門,身上仲著住同一套衫,無客。

「我想幫襯!」我雙手將個罇遞出去。

「哈,入黎先講。」佢嫣然一笑,就拖咗我入去。

 

「其實,我今日唔方便,所以唔做生意。」頂你個肺,上帝你係咪玩嘢啊!

「對唔住,咁我走先。」我正想掉頭走,然後返去同老闆講辭職,我無面目再送外賣。

「不過,你都可以陪吓我傾計嘅。」

 

結果,我同佢兩個人訓咗喺張床度傾計,估唔到呢類電影情節會發生喺我身上。

 

「其實,我做埋今年都打算唔做。」

「點解啊?」

「租金越來越貴,今日接多幾個客都唔夠俾。再加上,我搵唔返以前做一樓一嘅感覺。」咩話?!點解佢講到自己做緊藝術家定運動員咁嘅?!

「以前,會有熟客上黎幫襯,我地會有傾有講,雖然最主要都係為咗做愛。不過,D客熟咗就好鍚我,有時上黎淨係想同我訴苦,講佢地屋企個老婆點衰點衰。」

 

「咁而家呢?」

「而家?香港人仲邊有閒錢幫襯丫。上親黎嘅大部分都係大陸人,或者走兩水就賺夠嘅水貨客。以前成棟樓都係姊妹,大家收咗工就出去食宵夜,幾開心。而家?成棟樓都用黎擺水貨,都唔係住人嘅。前排包租公先同我講,有人想用兩倍租黎租我呢個單位放貨。可能我讀得書少啦,我真係唔知香港點解會變成咁。」

 

估唔到,連做一樓一都有呢D煩惱。香港點解會變成咁?我諗無一個香港人答得出。

「咁妳以後打算點?搵份工?」

「傻仔,入得我呢行,一做就做一世,至多咪搬去第二度,或者搞網上市場囉,與時並進嘛。」

「咁我咪以後都見妳唔到?」

「想幫襯咪call我囉。」

 

最後,我地乜都無做過,只係拎咗佢張卡片,雖然無擺低D野,起碼都叫拎返D野走。

一個月後,佢真係搬走咗,叫外賣嘅係一個操唔咸唔淡廣東話嘅水貨佬,我梗係收返佢正價啦,佢貼士每次都俾廿蚊,不過我無特登儲起佢。

 

上次傾咗成晚計,最後佢都無收我錢,罇五蚊銀我一直keep住,不過我一次都未call過佢,亦都唔知佢搬走咗去邊。而且,我上次都無問佢叫咩名,佢喺我心目中,永遠都係一個鍾意食星洲炒米嘅一樓一,我覺得咁樣已經好足夠。又或者,我喺佢心入面,都只係一個會幫佢戳檸檬嘅外賣仔。

 

 

關於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塔羅個案】名校老師婚外情的故事 by 神婆
    大家對老師嘅印象係乜嘢?係有教無類,抑或係道德端正?我中小學都有幸就讀風評唔錯嘅所謂名校,大部分老師教學用心,係我嘅榮幸。…
  • 黃于喬(Emilia Wong) 收費裸照爭議給了我一點點的倫理學實踐。 by 司徒曉生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的德行論(Virtue_Ethics)強調的是行事的人是依照他的良好人格去行事,實踐道德上應該做的事,而培養人格重於大眾的價值觀。人生的目的就是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雖然這個涉及循環論證(因為甲等於乙,所以乙等…
  • 好多謝啲網民haters 幫Emilia 宣傳裸體寫真 by Cmw Boni
    Emilia嘅plan由八蚊美金去到四十美金不等,值唔值就見人見智啦,我覺得呢個世界,明買明賣,當你地班友,又要睇又要罵,咁點解唔好好利用呢個勢去順便搵下錢,就算科學家都會搵下點樣儲起行雷啲電啦,將負面嘅嘢化為錢唔好咩。…
  • 夜半,被彈鐘的第一個人 by 余該隱
    「呢度三千蚊,我哋之間就咁算。對唔住,你令我諗起一個人……」Sally眼定定望住三張金牛,佢唔係未試過俾人彈鐘,但喺半夜三點,俾人彈鐘仲要收足錢,就真係第一次。…
  • 唔通波大著衫會柒啲架? by 堂前燕
    話戴咗呢隻bra令個胸集中啲睇落去大啲,聽到真係笑到我gapgap聲,個pad仲大過你個胸睇落緊係大架,你唔好話塞兩個手球落去,大過杉原杏璃都得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