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找個有父幹的男友,
不如直接和他的父幹爸爸「幹」一場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rek Hatfiel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rek Hatfield)

 

「Michael,你住邊架?」,Amanda 很清楚要試探一個人是不是有錢,先要知道他住在哪裡。

「我住淺水灣呀,Amanda 你呢?」,淺水灣是出名的豪宅區,看來這個 Michael 的確是傳聞中的富二代。

「我都係住南區喎,咁啱既」,Amanda 當然不會說出她住的其實是香港仔的公屋。

「我司機到喇,我走先,聽日上堂見喇,Bye」,沒過多久,一輛高檔的 Benz 駛來,接走了 Michael。

看著 Michael 坐上 Benz 遠去,Amanda 已經心中有數,這個 Michael 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有父幹」之人。

「Michael,我食硬你呀」,升上大學將近一年,Amanda 終於找到了她等待已久的目標。

 

Amanda 生得很漂亮,眼大大、高高瘦瘦的,有幾分似吳若希,剛入大學時已經被一眾組爸封她為女神。她很懂得運用自己的天賦本錢,夏天時一定穿小背心熱褲,冬天時就短裙配薄黑絲,引來數之不盡的追求者。

出身基層家庭的 Amanda 嚐盡了貧窮的滋味,小學時立志要考到好的大學,找份高薪厚職,盼望著脫貧的一天。可是這十年裡,香港的確是變了太多太多。跨代貧窮、社會階層流動的停滯、年青人無向上流動的機會,從以前的「知識改變命運」,到後來的「識人好過識字」,再到現在的「成功需父幹」、「Your Father,Your Fate」或者是內地所稱為的「拼爹時代」。這一切一切的社會價值變遷,都令 Amanda 明白到,最能令自己脫貧的一份工,就是「嫁個有錢老公」。

 

曾經的那個比 Amanda 大兩年,長得很帥,在大學讀醫科的「筍盤」也曾熱烈追求過她,可是還是無法令她滿足。

「Amanda,雖然我住公屋,但我第時做醫生,人工高,我地兩個一齊努力,一定可以買到我地既 dream house 架」

「你唔好咁天真啦,今時今日香港地,人工高已經係無用架囉。你人工高,儲幾年錢諗住做首期買樓,但到時個樓價可能已經升到更高,又或者首期可能已經變咗係樓價既五成、六成,到時你筆錢已經唔夠俾首期架啦。Do you understand?你儲錢既速度係永遠都快唔過樓價既升幅、快唔過政策既轉變架」

Amanda 很清楚現今的香港,財富是世襲的。靠自己打拼?Seriously?現在還有誰會相信甚麼獅子山精神這種狗屁東西。當同年紀的女生還在與那些一頭金髮、口甜舌滑的 MK 仔調情的時候,Amanda 已經很清楚自己只會看得上「有父幹」的男生。韓劇裡那生離死別的淒美很好看,are you kidding me?Amanda 只會看 Gossip Girl 沉醉於劇中主角華麗的衣裳、奢華的生活,盼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成為一個貴婦。做女人,要以徐子淇為榜樣,這是 Amanda 一直堅信的。

 

去年 Amanda 終於考入香港最高學府,這學校裡一向不乏富家子弟、名門之後。在大學裡將近一年的時間,Amanda 終於遇上了 Michael,這位從小在外國長大,近年回來香港讀大學的富二代,他父親是某間上市公司的董事。與 Amanda 拍拖了一段日子,這天 Michael 決定要帶 Amanda 來見見父親。

 

「世伯,你好呀,我係 Amanda 呀」,第一次見家長,Amanda 為隆重其事,特地穿了一身戰鬥格,不知是為了甚麼目的。

「唔好叫我世伯咁見外,叫我 Richard 得喇,我啱啱煮好牛扒,試下我手勢呀」,這個身型高大,親自下廚煮了一頓西餐的男人就是 Michael 那位做上市公司董事的父親。看著桌上那五成熟的頂級牛扒,產自法國著名酒莊的紅酒,配上這過億的豪宅,Amanda 覺得自己已是半隻腳踏入豪門了。

 

就在此時 Michael 的電話突然響起。

「吓,Oscar 佢又被拉咗入差館呀」,這個名叫 Oscar 的人是和 Michael 一起從英國回來香港,同樣是富二代的好朋友。Oscar 經常在蘭桂坊醉酒鬧事,搞到要報警收場,每次都要 Michael 去保釋他。

「Michael,你個好兄弟又俾人拉咗呀?又要你保釋佢呀?」

「無計啦,鬼叫我同佢係英國由細玩到大咩,我依家去差館保釋佢喇,你地食住先啦,我無咁快返到黎架」,說完後 Michael 就匆匆出門了。

「Well,咁唯有我地兩個食啦,睇黎我地可以食多件牛扒喇」,這麼突如其來的情況,Richard 也不知怎好,只好用他的幽默來緩和氣氛。

就是這樣,這個本來屬於三個人的「見家長」晚餐,變成了 Richard 與 Amanda 的二人世界。

 

「Richard,有樣野我一直都好好奇,但又唔敢問 Michael」

Michael 出門後,Amanda 和 Michael 的父親邊吃邊聊天,氣氛很融洽,吃到一半 Amanda 終於開口問了她一直很好奇的那件事。

「係咩呀,即管問啦」

「Michael 提過佢同媽咪,即係你太太,之前一直住係英國,而你就一直係香港 …..」

「其實我地已經離咗婚」

「Sorry 呀」

「唔緊要,你係 Michael 既女朋友,你有權知既」

「係 Michael 好細個既時候,我同佢媽咪已經離咗婚,之後佢媽咪就帶咗佢去英國生活,Michael 都係上年話掛住我所以先返黎香港同我一齊住」

當然 Amanda 知道事實根本是 Michael 怕以英國現時的就業環境,畢業後在英國只可以打份牛工,倒不如回來香港,讀完大學後到父親的公司裡做個太子爺,打份舒舒服服的風流工。

「Richard,咁你之後有無再揾返個伴呀」

「離咗婚之後我一直都係以事業為伴,我已經當咗間公司係我第二任老婆架喇」

以公司作為自己的老婆,成熟的男人說出這句話特別有魅力,不像那些不知所謂的後生仔將一輛車當成是自己老婆。

「Richard 你真係幽默,我好鍾意同好似你咁成熟既男士傾計,特別多話題傾」

Amanda 真的喜歡與成熟的男士聊天?不得而知,但至少 Amanda 與自己的父親是完全無話可聊的。兩人有說有笑,旁人不知情的話可能會以為 Richard 是 Amanda 的男朋友。

 

「你個 CD 櫃好大喎!」

吃完牛扒後,Amanda 走到一個 CD 櫃前,拿出了一張爵士樂的唱片,然後放入一個高級音響裡播放。坐在沙發上,握著紅酒杯,聽著音樂,就像是這間大宅的女主人一般。Amanda 那低胸的上衣、緊身的短裙、薄薄的黑絲,凸顯了她完美的身段。加上有意無意的翹腳,都令 Richard 充滿遐想。

「Amanda,may I ? 」,在浪漫的爵士樂之下,Richard 向 Amanda 伸出了手,示意想邀請她跳舞。

「My pleasure」,就在如此有情調的氣氛下,兩人相擁著,跳了一支慢四步。

「Amanda,you are so beautiful」,Richard 抱著 Amanda 的纖腰,在她耳邊輕輕地說。

「Richard 你好曳曳呀,對住自己個仔既女朋友都口花花」

Amanda 很了解男人只要聽到「曳曳」這兩個字,就一定會激起某種慾念。食飽了,飽暖思淫慾了,加上喝了紅酒,受到酒精的影響,Richard 大膽地吻了 Amanda 的額頭一下。

見到 Amanda 用那雙水汪汪的眼睛望著自己,似乎沒有抗拒的意思,Richard 就再進一步,吻 Amanda 的嘴唇。從蜻蜓點水的吻,再到翻天覆地的法式濕吻,Amanda 都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動作。作為一個單身了十幾年的男人,Richard 終於忍不住了 …..

 

「Amanda,我買咗你最鐘意食既壽司返黎呀」,Michael 終於辦理好保釋手續,把那位因醉酒鬧事的豬朋狗友保釋了出來。Michael 因對 Amanda 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約會途中走了出來,所以特地買了一盒 Amanda 最愛吃的壽司回來以表歉意。

可是一進門,看到 Amanda 與父親依偎在一起,而且兩人都衣衫不整,滿面通紅,像是剛做完甚麼劇烈運動似的,Michael 都有點愕然。

「Dad,Amanda,what’s going on?」

「阿仔,你聽我解釋」,作為 Michael 的父親,Richard 不想在自己兒子面前如此狼狽。

「Richard,等我黎講啦」,兩父子在這種情形,無論如何解釋都是無法和平收場的,倒不如讓個女人來講,起碼不會初則口角,繼而動武。

「Michael,我相信依家咁既情景,你應該都好清楚發生緊咩事,我都無必要去作故仔呃你」,Amanda 果然是個狠角色,直認不諱,亦沒有多花唇舌去作無謂的解釋。

「Oh god!Amanda,what’s wrong with you?」

「Michael,我同你 Daddy 係真心相愛架,我希望你可以成全我地。」

「由今日開始, I am your mother」

 

就是這樣,Amanda 實現了「二段投胎」。與其找一個不務正業,隨時會敗壞家財的二世祖、富二代,倒不如直接找個富一代。不要管一個女人是否山雞,只要她飛得上枝頭,就是鳳凰。

撒嬌的女人最好命?懂得審時度勢,擇木而棲的女人才是最好命。

 

關於作者:高教授

一個 90 後大學畢業生,社會上的新鮮人,自以為是經常以教授自居,用 90 後的角度探討千禧後的世界。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professor.ko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TVB 是大到不能倒 by 阿享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 【塔羅個案】你身邊有無日日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嘅人? by 神婆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
  •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by 程悅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