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都想做個MK仔,玩盡天下少女心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attawong)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attawong)

 

「你都廿歲啦,仲唔拍拖,我會擔心架。」

說這句說話的人,叫做阿見,正所謂情場鬼見愁,你問我點解佢唔叫阿愁,原因係佢不論男女,口頭禪都係:「哎,我好想見你啊。」,磁性沉聲,甜到入心入肺,好快就變咗係你想見佢,從來唔會愁。

冇錯,頭先果句說話,係佢喺我屋企一路同我打winning,一路隨口講出嚟,佢已經將溝女嘅招數,變得渾然天成,唔識佢仲以為佢溝緊我。

而我俾呢句說話,搞到唔小心own goal咗,怒瞪住阿見,佢扮cute咁V字,忽然間好想將佢果一把MK長髮斜陰,一下子剃光。

不過,佢MK得嚟又唔係好MK,因為佢天生靚仔,濃眉大眼,身材修長,有啲似走韓風嘅鄭伊健,再加埋把糖尿嘴,剃光頭都冇所謂。

 

我隨口回應:「你都廿歲啦,仲唔結婚,我會擔心架。」

「喂喂,我同你一樣大咋。」阿見把聲幾時都好溫柔,但又冇GAY嘅感覺,實在太神奇。

「係囉,我都講緊結婚,你仲講緊拍拖咋。」阿見露出迷人的笑容。

我見人少少,也不禁嘆一口氣道:「你估我想同你鳩FingFing打機咩,寧缺勿濫丫。」

「NONONO!」阿見搖著頭,「你思想有問題,未試過又點知岩唔岩呢?」

吓喔咦哦嘩!?我思想有問題?

我不可置信地瞪著阿見,而佢好似躂著咗個制,開始發表獨樹一幟嘅偉論。

「女人,就好似一間餐廳咁,入到去食番餐先知好冇味。」阿見舔了舔嘴唇,微微一笑道:「如果好食,咪長期幫襯,唔好食,就下一間,好簡單。」

「又好似幾有道理喎。」我隨口應道,只專心著球賽,今次我用阿仙奴,現實嘅失敗,我要係PS4上狠狠奪回面子。

可惜嘅係,當奧斯爾傳俾基奧特,門前一射,阿見條粉腸突然間禁暫停,漠視我嘅憤怒,無視我嘅咆哮,小心翼翼拎起個電話,睇清楚邊個先起身再講:「May bb?哎,我好想見你啊。」

 

那一聲bb,讓我毛骨悚然到至今。

 

等到佢番嚟,佢春光滿臉道:「喂,我今晚唔同你食飯喇。」

「咁又係,陪條女要緊丫嘛。」我急忙回應,唔想俾佢知道基奧特離門兩碼炒飛機,「不過,打埋呢場先啦。」

「唔打啦,我要去第二到搵個朋友。」阿見著起大褸,忽然微微一笑:「仲有,岩岩果個唔係我女朋友呢。」

原來,佢岩岩唔只傾一個電話。

我呆了一呆,努力想著佢上個月提過佢條女,係叫咩名呢?

Ada?Cherry?Doris?Nina?Tracy?Kelly?Yuki?Yumeko?Esther?TingTing?PoPo?Winnie?Siu Yan?根本系梨?Kristy?Jennifer Lawrence?…

「我冇咁仆街嘅,我同Funny 散咗喇。」阿見似乎知道我諗緊乜,走到全身鏡前Gel緊個頭。「我唔鍾意佢太乖,都唔funny 嘅。」

「咁樣好咩?」我不禁衝口而出,「每個月拍一次拖,好咩?」

「都話你思想有問題啦。」阿見搖頭道,「一間餐廳食一個月,好快厭。」

「點同!?」我有點怒氣,罵道:「女人唔係餐廳…..」

「所以你咪冇拖拍囉。」阿見一副孺子不可教也嘅模樣,「你太認真喇,輕鬆啲,你咁樣,冇女埋身架。」

 

我拎起手制,再次開波,不過,今次係單機。

 

唔知阿見係覺得自己語氣有啲重,定係可憐緊我,佢搭著我肩頭道:「其實我而家落club,不如….一齊啦。」

「我想打機。」我搖頭,淡淡道:「你去玩盡天下少女心啦。」

阿見見我拒絕,也不勉強,聽到我的說話,自豪一笑:「SURE LA。」

「唔好咁sad啦,我遲啲再同你打機啦,一齊做毒男。」

隨著阿見的濃情香水慢慢飄散,即使現在阿仙奴進了四球,基奧特帽子戲法,我的心情也很差。

 

先撇開外貌,其實,我曾經都想做個MK仔,風花雪月,見女就聊,好似阿見嘅「餐廳論」一樣,唔岩咪下個囉,最緊要每時每刻都有女陪,有女摟,有女屌。

但有冇諗過,間餐廳可能因為你呢個唯一食客,再冇心情做落去,一蹶不振,最嚴重嘅係會執笠。

我寧願慢慢搵,直到搵到一間地點、環境、裝飾、服務、食物質素都岩口味嘅餐廳,即使只係咸魚白菜,但我都願意坐係入面一世。

點解我做唔到MK仔,最大原因係我顧忌太多,MK仔都有優點,就係思想單純,諗到咩就講,諗到咩就做,將來?將來先算,佢哋唔會諗到呢啲問題,簡單啲講,冇良心。

我思想有問題,佢思想都有問題。

所以我寧願獨自係屋企打各種機,都唔想落club同佢一齊沉淪。

咇!完場哨聲吹響,銀河唯一笑得燦爛,我好似有小小鍾意咗佢,嗯,鍾意得阿仙奴嘅,都有番咁上下長情,你懂的。

可以玩盡天下少女心,令到阿見自豪,而我自豪嘅係,係呢個繽紛世界裡面,仲可以保持到一顆唔值錢嘅良心。

 

 

關於作者:樂人

人生苦短,及時行樂。快樂是甚麼?是在人世間留下一點痕跡,證明曾經快樂存活過。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新同事,唔識記住要問人呀! by 扮工室の膠秘s
    花生友:「喂新同事,你個email_id係咩啊?經理叫我send_email要cc你。」新同事:「無啊。」…
  • 真正既朋友係咁樣寫Postcard既.. by 港女友
    寄卡畀我既係中學既好朋友,而我印象中佢都唔係第一次令我發笑,有次寫左「朋友我當您一世朋友」,有次佢去左澳洲寄左張佢攬住樹熊既鋪卡畀我,我指係真係有佢個樣係鋪卡上面!我媽第一時間問:呢個人係您朋友呀?係。我諗澳洲同香港既郵差應該都想問我...…
  • 不懂得愛,不懂得我,別親我 by 焦總的蕉很腫
    有晚送佢返屋企個陣,佢拉左我去後樓梯,過程大家都好投入好激烈,第一次有人對我講老公我愛你,第一次有人對我講好鍾意我插係佢入面,第一次有人問我感唔感覺到我同佢合二為一。 …
  • 馮盈盈都叫唔造作,咁麥美恩叫咩? by 小盛女
    無可否認,人靚真的比較多著數,至少兵都可以收多一點,發姣都可以稱為不造作、率真。說句公道說話,盈盈都算靚,雖然比她有氣質/靚的藝人也大有人在,例如李佳芯、黃心穎等,但盈盈都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靚也分很多種,清純的、詩文的、誘人的、可愛的…
  • 校友會上的野獸與餓狼 by 單字晴
    為什麼我會想起《美女與野獸》?因為我眼前確實有一些野獸,可惜伴隨野獸的不是貝兒,而是一隻隻餓狼。三大畢業的男生,即使沒有城堡,也有一隻「三斤釘的小船」,襯得起貝兒有餘。但「三高」中女卻不是清純的美人兒。所謂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餓狼們遇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