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喺老麥向女友求婚,幾乎搞到悲劇收場

 

一開始同班兄弟講要喺老麥向我女朋友求婚,佢地即刻異口同聲咁回應我:「你係咪睇得多 Tree gun 終於痴咗呀?」

「你就痴,你地唔明老麥對我同小菲係幾咁重要…」

「大佬唔好玩啦,次次嚟食老麥都聽你講一次,仲煩過689講一帶一路,點會唔明?」其中一位兄弟回應。

簡單講,當年小菲因為一個魚柳包嘅所有權而同大陸人起爭執。本來小菲已經諗住息事寧人,點知大陸人仲迫佢道歉。

最後我仗義出手叫職員睇返閉路電視成功擊退佢地。藉此為契機我地相識,一年後開始拍拖,經歷五年總算嚟到呢步。

「老麥同埋呢個魚柳bell,」我舉起食到一半嘅包,「就係我同小菲愛嘅源頭。既然由呢到開始,亦都應該喺呢到結束…」

「結束呢個講法唔多對路喎。」兄弟A提醒我。

「既然係咁,」兄弟B接住講落去,「點解你唔乾脆喺到結埋婚呢?」

「咪傻啦。結婚喺到搞肯定樣衰過亞視台慶,我唔想完場時拋漢堡包呀。求婚就唔同…最平只係2999就可以包場,所有嘢又自己控制,又有紀念價值,小菲一定會鍾意。我已經有哂計劃架啦…」

本身班兄弟都對我呢個想法唔多睇好。但一聽完我嘅「大計」,佢地所有人都開始有所改觀…

嗰刻,我深信自己一定會成功。

 

日子一跳,好快就去到我向小菲求婚嘅日子。呢日同時都係我同佢相識仲有拍拖紀念日。望下手機,時間係夜晚七點鐘。

「今晚咁少人嘅?」去到老麥帶小菲坐低嘅時候,佢突然感到奇怪咁問。

「少人咪好囉,無咁嘈嘛。」我回應,「我去買嘢食先,照舊?」

「嗯…」

我嘅計劃,一句講哂就係「Less is more」。呢刻老麥雖然同平時一樣,但職員其實一早已經夾過,為數不多嘅食客都係小菲未曾見過嘅朋友。而我班兄弟同小菲嘅姐妹就埋伏喺暗角處,等待合適嘅時機現身。

至於驚喜,就會喺啲細節位慢慢浮現,仲會一浪接一浪…

「登登,到啦…妳最愛嘅魚柳包加士多啤梨新地!」無耐,我就帶住食物返嚟了。

先解釋下,不論魚柳包新地甚至餐盤上面張廣告紙,都有好多位置唔同咗。先講廣告紙,只要認真睇就會注意到上面充滿住我同小菲嘅名,仲有Love 同marry me 咁嘅字眼…

再到個新地,當然唔係一般老麥嘅低級貨色。首先士多啤梨醬係由著名嘅淡雪草莓製成。雪糕係當年我同小菲旅行,佢食完非常鍾意一直想再食嗰隻。為咗重現呢個味道,我專程扮公幹飛去日本,最後成功感動老闆教我整嘅秘訣…

所以,呢個新地可以話雪糕有糕味,士多啤梨醬有醬味…只要一啖,小菲一定會食出個感動。

「食咗個新地先,唔食就溶架啦。」呢刻我已經忍唔住勝利嘅微笑。

要忍耐呀…唔可以咁早就穿煲…加油…忍住。

然而,令我意外嘅係,小菲食完竟然一啲反應都無。

「唔…真係溶溶地。」仲咁樣回應。

唔係掛?

「吓…?」見狀,我即刻收返笑容,一臉錯愕咁擰轉頭望返出餐嗰邊。

唔通班毒撚職員唔抵得我求婚,玩鳩我真係出返正常新地?唔係咁大整蠱呀?

「你試下嘞。」小菲將杯新地遞俾我,我馬上拎起膠匙試咗啖。

咦…無問題喎?明明就係成功嘅味道,點解會咁?

「你食埋佢啦…我今日口淡淡,都係唔食雪糕啦。」小菲接住講。

雖然越諗越奇怪,但我嘅字典裡面係無放棄兩個字。

「咁妳快啲食個魚柳包啦,沙律醬夠味呀…」

到魚柳包,唔單止盒上面嘅字變咗Will you marry me。只要一打開,就會發現裡面根本就唔係包,而係一隻求婚戒指…

「點解…」小菲一臉疑惑咁望住嗰盒面,睇嚟係注意到啲字啦,「魚柳包又會變返盒裝嘅?」

What the fuck?

「點解?可能呢間無轉到呢,又或者特別包裝…」

「特別咩?咪又係同之前差唔多…」小菲再一次無視咗呢個驚喜。

呢刻,我心跳得好快,雖然暫時發展非常失敗。但只要打開個盒,就一定可以將形勢扭轉過嚟。

 

「Donald…其實,我有樣嘢想先同你講。」

本來小菲已經拎起咗盒包,但就喺打開嘅一刻,佢竟然又放返低。

「妳真係…唔食咗個包先?」

「呢件事更加重要。」小菲表情變得凝重起嚟,「我尋晚同媽媽嘈完交嚟。」

「吓…無嘢嘛?」

「佢話之前同佢班朋友行街,見到我地喺老麥食嘢,仲俾佢朋友認出…覺得成件事好羞家。」

「唔係嘛…食老麥有錯咩!?」我難以置信咁問。

「其實好大程度佢都係意氣用事…早排我細佬先因為食得太多麥樂雞搞到要入醫院…」

「唔係嘛?」

「之後佢諗住清埋細佬食淨嘅豬柳蛋漢堡,結果塊包皮太硬搞到咬碎埋隻牙…」

「唔係嘛?」

「嗯…就係咁嘈下嘈下,阿媽斬釘截鐵咁話你一定唔會俾到幸福我。」

「伯母點可以咁諗架!?明明上次見面仲請我食雞脾架!?」

「我都係咁同佢講,話佢咁諗好離譜…但佢話可以同我打賭,既然連重要日子都可以帶我嚟老麥,咁睇死你求婚都會喺到搞…」

「唔撚係嘛!?!?!??」

「我當時好有信心咁同佢講唔會…但其實心裡面都好疑惑…Donald…你唔會咁做可?」

「我…緊…緊係…咳咳!」面對小菲呢個質問,我當堂慌了。唔敢直視佢之餘,目光開始慢慢移落盒魚柳包到…

呢刻,呢盒魚柳包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一個計時炸彈,如果唔馬上拆咗佢…後果真係不堪設想。

「即係會定唔會?」小菲繼續追問。

我下意識伸出手想拎走個魚柳包,但就喺下一刻…

「你到呢刻仲掛住個魚柳包!」佢竟然一手搶過嚟仲彈起身,「估唔到你連一個咁簡單嘅問題都答唔到我…我對你好失望!」

「小菲…妳聽我解釋先…」

「或者…阿媽講得啱,你真係唔會俾到幸福我…」小菲好激動。呢刻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佢多年嘅怨氣,只係等待緊一個時機爆發出嚟,「Donald!我地…」

唔好呀…唔好講出口…唔好…

「我地分手啦!」

拋下無情嘅一句之後,小菲拎起自己嘅手袋打算跑出老麥,臨離開之際仲將成盒魚柳包狠狠咁掉入垃圾桶。

molamola…玩撚完啦…

估唔到,真係俾我衰多口講中──由呢到開始,喺呢到結束…

 

哈…哈哈…今次真係hi auntie啦…嗚…嗚嗚…

 

「你仲喺到發呆!?」老死A用力拍落台喚返醒我,「追啦!」

追?

無錯,我同小菲經歷咗咁多,點可能會衰喺呢到…雖然老麥係有紀念性,但我地嘅回憶又點止咁少?我永遠唔會忘記,當年萬聖節,我扮肥嘟嘟佢扮小飛飛…頂,點解又係老麥架?

我決定唔再諗落去,馬上彈起身衝出老麥,向住小菲頭先走嘅方向追。好快就搵到小菲嘅背影…

「對唔住呀…小菲!」我從後大叫。

「對唔住?」小菲企喺到,但無擰轉身,「你以為講句對唔住就得咩!?」

「唔得,我仲要向你坦白…我求婚的確係有諗過係老麥搞,唔係!係已經搞咗!頭先已經係!」我一邊行過去佢到一邊講。

聽到呢到,我注意到小菲全身開始震起嚟…

「但我發誓,結婚我真係無諗過…我唔想做岩布仙尼,更加唔想妳做關家姐。」但我無懼咁繼續行,「小菲…我應承妳,以後拍拖都唔會再去食老麥…」

「你真係做到咩!?」小菲反駁。

「雖然而家食個炒牛河都要五六十蚊,相對老麥真係好抵,但係…為咗妳唔得都會做…」

呢刻,我已經走到去小菲身後面,本來諗住從後攬實佢。

但竟然俾我發現到一個驚人真相。

…小菲喺到笑緊。

「哈…唔得…我真係忍唔住啦!」小菲擰返轉身對住我抱腹大笑,連淚水都就快忍唔住流出嚟。

「妳…點解…?」

「玩你咋,傻瓜!」小菲細細力扑一扑我個頭,「鬼叫你諗出老麥求婚呢啲屎橋咩!」

「吓?妳係幾時知架?」我好驚訝。

「由最一開始。」小菲講,「係班姐妹偷偷話俾我聽,聽完我就決定反過嚟玩返你轉頭…」

「咁、咁樣…」聽到呢到,雖然如釋重負,但仲有樣嘢想搞清楚,「求婚嗰度…」

「Donald,個雪糕始終都係差少少。」小菲咁樣回應,「但你知道嗎,由食到嗰一刻開始,我已經感受到你嘅心意。頭先,我係怕自己會忍唔住喊先遞畀你食…」

「小菲…」

聽到呢到,我終於知道時機到了,捉住小菲雙手。

「嫁俾我…好嗎?」

呢刻,小菲已經熱淚盈眶,佢先微微點咗下頭…

「我…」

「好嘢!!!」但佢嘅回覆竟然俾班後面班食緊花生嘅兄弟姐妹打斷咗。

「…都係唔答你住。」最後,小菲咁回應。

「唔係嘛…」

「緊係啦!你而家都無戒指喺身!」

「講起上嚟又係喎,咁樣…咁我地返去再嚟一次正式嘅。」

「嗯。」

就係咁,我同小菲手拖住手,一臉幸福咁慢慢行返去老麥。等待我地嘅,將會係末完嘅派對,仲有一個圓滿嘅結局…

…就奇。

「吓?頭先你地走哂…經理以為玩完,就叫人清潔…頭先啲垃圾清走哂啦…」

唔撚係嘛?

 

結局,雖然無咗隻戒指,但我多咗個老婆。

 

 

關於作者:有心無默

有心無默
故事星人,以心來描繪一個世界。小說《成為外星少女的導遊》現已登陸各大書局。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TVB 是大到不能倒 by 阿享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 【塔羅個案】你身邊有無日日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嘅人? by 神婆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
  •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by 程悅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