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只係做咗一舊水人情

小城小事 / 最新文章綜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eon Brocar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eon Brocard)

 

同我坐同一枱班嘅,全部都係我嘅大學同科同學。

食到第三道菜炸子雞,律師準備上台證婚。聽住阿邦讀出佢嘅結婚誓言,會一生一世愛護佢準老婆曉欣。就係呢一吓,我忽然唔係好明點解自己會坐咗喺呢到。

 

參加前度嘅婚禮,本來就係一件好戇居嘅事。而當全場人都唔知我做過新郎新娘第三者足足兩年仲啱啱先分手嘅話,就直情係戇鳩。

「你知啦,如果我唔請你嘅,我老婆同成班同學都會覺得好奇怪。曉欣之前已經覺得我哋太friend,我唔想佢懷疑呀。」

我的請帖是你的喜帖。以前聽陳奕迅首《婚禮的祝福》,仲諗點會有咁自虐嘅事發生。嘩,原來現實真係有。你都夠膽請我咯,去咪去囉。

 

食到一半,炒飯都上埋,新人過嚟敬酒。老實講,失戀飲酒我試得多,但呢一杯,絕對係最嗆嗰杯。

你信唔信,我係居然有同阿邦碰杯㖭。

 

侍應不斷拎香檳過嚟refill。我唔知自己飲咗幾多,但好肯定要計嘅話,個單位應該係「支」而唔係「杯」。朦朦朧朧間,啲賓客陸續起身走,原來差唔多散席。我班同學有一半已經唔見咗,所以我都拎手袋諗住走。點知行到門口送客,一個二個原來喺晒到。

「喂Debbie,我哋諗住轉場去隔離街間樓上酒吧搞after party喎,預埋你架喇。」
「唔喇,頭先飲咗好多,再劈聽朝實去唔到行山啦。」
「行咩山吖。以前你同阿邦成日雞啄唔斷,friend過打band,佢結婚你唔係唔去呀?」

盛情難卻。阿邦望一望企喺佢隔離嘅老婆,再帶點靦腆咁同我對望:

「係囉,一齊去啦,我結婚喎,陪我癲埋呢次啦,以後無乜幾可架喇。」

 

我望住佢,嗰一刻,唔知點解我覺得佢嘅面目好猙獰。我終於明白,點解Rebecca一直都話得我一個唔肯信佢係仆街。

眼前一片失焦,阿邦後面嗰盞水晶燈,顯得好刺眼好刺眼。

「真係唔喇,下次吖,下次你結婚我一定陪你不醉無歸。走先喇咁多位。」

我用零點零一秒嘅速度轉身, 仍然感覺到身後直徑五米範圍嘅空氣彷彿完全凝固。

 

經過門口接待處,我好有衝動想攞返封人情。做乜要益呢個人渣先?不過諗吓都係算,反正,我其實只係入咗一百蚊。就當贊助佢第日搞離婚嘅律師費囉。

 

關於作者:B612

倘若有一個人對一朵花情有獨鍾,而那朵花在浩瀚的星河中,僅此一朵。那麼,他只要仰望繁星點點,就心滿意足了。於是他喃喃自語:『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個角落』可是,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瞬間,所有星星也將隨之黯淡無光。那你也認為這不重要嗎?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港島人同九龍人,有鬼分別咩! by 小李子
    筆者係地道九龍人,由細到大讀書做嘢都係九龍區,冇乜必要好少喺港島區留連。 但自從上個月搬咗去上環做嘢,我就發覺港島人真係零舍唔同,係零舍串呀! 行去中環食lunch,個個西裝友都好似特別白鴿眼咁, 連翠華個阿姐都特別惡! 但我到最近機緣巧合…
  • 我可以肯定,大部分人並不適合一個人旅行。 by 達米安
    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
  • 【塔羅個案】基督徒黎開牌問:「我個仔契比黃大仙好唔好?」 by 神婆
    「我想問下個仔契比黃大仙好無呀,」Angela個樣好認真,「會唔會以後條路易行啲?」…
  • 【偽影評】 《棟篤特工》:電影的隱喻? by 馮志豪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 25歲以後 by 小盛女
    當我永世做Marketing,由assistant升到officer再升到senior又甚或是咁好彩升到manager,人工都可能只有2、3萬,日日做到隻狗咁,到頭來首期都儲唔到,真係諗起都一額汗,最後我想了十萬九千次,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