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以為偷食無人知,就算撞唔到人,都撞到…

 

我叫阿藍,「偷食」最唔方便嘅,就係怕行街時會撞到熟人,帶返屋企又驚畀父母爆我大鑊。所以趁女朋友假期陪屋企人去咗旅行,我就約咗阿詩去長洲玩返晚。同行仲有另一對「偷食情侶」,總共四個人。

我同阿輝落船之後就即刻衝去訂房,入到間渡假屋門口,輝仔突然間講:

「吖~唔知邊個單位先係以前自殺嗰個呢。」
「你唔好亂講嘢啦,聽講東堤小築好猛㗎!」輝仔女友。
「咁多年前,乜鬼都投晒胎啦!我同阿藍陽氣咁猛,唔怕喎!」輝仔。
「咪係!」我。

入到屋,輝仔拎咗部PS4出黎,我哋兩個打機,兩個女仔就入房睇韓劇。快樂不知時日過,望一望外面原來下陽已經落山。

「肚餓,不如出去食飯囉。」我。
「唔制啊!再黎過!」輝仔。

我呆咗一呆,輝仔把聲…突然間變到好似細路仔咁。
「唔好扮弱智啦!出去食飯,返黎再打過啦。」
「嘻嘻~我想繼續打機啊~」

輝仔彈跳起身,成個人跳咗去廳另一邊嘅梳化上面。
「你做乜鬼啊…」
「噓!唔好畀媽咪發現啊~」
「媽咪?」

輝仔成個人縮起,用隻手遮住自己隻眼。仲不時發出細路仔嘅笑聲…唔係咁猛嘛,個天啱啱黑咋喎。

呢個時候,有個女人嘅身影喺牆入面浮咗出黎!個女人半透明,長頭髮,睇唔清咩樣,但著住紅衫紅褲,慢慢行近輝仔。我唔想嚇親兩個女仔,所以無叫佢哋出黎。

「輝!醒啦咪嚇我啊!」
「嘻嘻~嘻嘻~我想玩遊戲機啊!」

當個紅衣女人行到輝仔面前,慢慢咁伸手摸一摸輝仔,然後拉咗個半透明嘅細路仔出黎…

我嚇到成個人呆咗,個女人完全無理我,就咁拖住個細路仔行返入牆入面。

「阿藍,唔掂啊,我仲係好頭痛啊…」女人一走,輝仔就醒返,捂住自己個頭。
「你頭先…知唔知自己做過乜?」我問。
「頭先?咩啊,我一入屋已經同你講咗我唔舒服想訓陣先。咦?你全日自己一個人打機啊?」

我望見輝仔個樣面青口唇白,唔似同我講笑,咁頭先一直坐喺度同我打機嘅係邊個?

「你唔舒服不如再訓陣啦,我同阿詩去買嘢食返黎。」
「好啊唔該晒…」

於是,我就拖住阿詩離開咗渡假屋。
「我覺得間屋有啲古怪。」
「吓?!你咪嚇我喎。」阿詩即刻拖實我。
「所以我想去問清楚。」

我同阿詩去咗搵租屋畀我哋嘅房東,老闆係長洲居民,問佢就最清楚。

「紅衣女人?近年我都無聽過有人話見到佢…」
「但我頭先真係見到佢啊!佢仲上咗我朋友身!」
「唔係咁大鑊嘛?」老闆搔一搔條頸,神色冷靜。
「其實到底件事係點?東堤紅衣女鬼我就聽得多,但完全唔知呢個女人咩來頭。」

「單嘢喺1989年發生嘅,因為丈夫有外遇,個女人就帶埋個仔黎長洲租咗間屋,夜晚換咗套紅衫紅褲、紅色繡花鞋…親手殺死自己個仔,然後燒炭自殺。」

「嘩…洗唔洗咁絕啊?」我同老闆繼續傾,阿詩睇黎好驚,隻手就愈捉愈實,仲成個人震晒。

「真係唔知係個女人絕定男人絕。你哋有冇留意,所有報導都無提及個丈夫係咩人?」老闆講到成身汗,慣性動作猛搔自己條頸。
「又好似係喎…」
「聽聞個丈夫係一間大藥廠嘅老闆,事後用咗好多錢去封鎖消息,所以傳媒都將焦點放晒喺女人身上。」

「但係點解要黎長洲自殺?著紅衫有乜意思?」
「……」
「嘻嘻~媽咪話唔講得嫁~」

突然,老闆把聲變咗一把細路仔聲,條頸仲浮現咗紫黑色嘅指痕…
正當我想離開…

「哎!阿詩妳啲指甲刺到我好痛!」

我望過去…阿詩直頭變咗另外一個人!佢面目猙獰咁望住我,我想甩開佢隻手,但佢實在太大力,指甲刺晒入我手臂,仲好大聲咁同我講。
「我最憎就係人出軌!」

第二日:
『特別新聞報導,昨日四名青年於長洲東堤小築渡假屋,疑因感情問題燒炭自殺。此事件是由1989年起,第十九宗自殺案。』

1989年6月:
東堤小築:

「媽咪~點解帶我黎呢度?」
「呢度係我同你Daddy第一次約會嘅地方,佢講過,好鍾意呢度別靜,所以拍拖一定會黎呢度。」
「咁Daddy呢?」
「Daddy今日唔會黎,不過…佢之後一定會帶其他女人黎呢度!」
「咁媽咪你做乜換晒紅色衫?」
「聽人講換咗紅衫,就唔可以投胎…咁我哋就可以一直等你Daddy黎。」
「媽咪,我唔明啊…」
「乖仔,你落去先,媽咪好快黎陪你~」
「媽…咪…做乜…捏住我?」

 

 

關於作者: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TVB 是大到不能倒 by 阿享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 【塔羅個案】你身邊有無日日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嘅人? by 神婆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
  •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by 程悅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