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單親家庭/窮撚/問題學生,我係好撚憎社工——「屌,我俾人出賣左」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umaryanto bronto)

 

有時候,望住窮人,我其實好感同身受。
我細個屋企拎綜緩,住過唔同既屋,徙置區、中轉屋、公屋。
跟住去到一個位,我都有同屋企人講「有手有腳不如打工啦,唔好靠人養啦」(當時好細個,唔理解,所以語氣好差)
我個陣有綜緩點都未到赤貧既,但話你知我屋企真係好鬼死慳,課外活動要俾錢既免問。細個好想參加啲唔知咩學咩學咩既課外活動,然後個個都有得參加,我冇。
就算學校小女童軍俾我in左入去,個套制服都係因為有人個女大左,可以俾我我先有得參加。
但一去到考章又要俾錢,所以我係冇乜章既,都理所當然做唔到個啲咩小隊長啦。
跟住我初中,出左黎番工,交左自己既雜費。依家我讀緊大學(雖然讀緊既時候,覺得其實都係浪費緊時間,身邊既人大多冇咩深度)。

依家有一啲人話唔好標籤窮人,我會話,其實標籤咪標籤囉。
只要有人話佢地知唔係得佢地係咁,慢慢佢地就唔會咁難受。
然後佢地總會有自己生活既方式,堅毅既程度係你估唔到既。
諗番轉頭,其實我都唔係咁需要個啲咩課外活動,唔係咁需要咩最新牌子既野姐。點解會唔開心係因為人地有,自己冇。
人需要既,有時候唔係話要點要點,反而係你要知你自己想要啲咩。

我唔鍾意依家既社工/社福界係因為佢地始終冇改變過制度,冇改變過社會氣氛。然後每一次都同啲人講話窮人真係好慘好慘,好要幫助。「窮人一定要人幫」既概念有時係佢地有份spread出去既,而佢地永遠唔知我地要啲咩。
仲有作為單親家庭/窮撚/問題學生,我係好撚憎社工。因為佢地鑊撚鑊都會將你諗既野話俾你屋企人/學校知,叫佢地留意下你,覺得佢地係要輔導你。
結果,我既感覺就係「屌,我俾人出賣左,搞到依家我俾所有人標籤」。
所以我從來冇感激過呢一班人。
我小二個陣,寫過一篇講爸爸既文章(唔係我想寫,係學校出題〈我的爸爸〉),寫到好灰,老師覺得我好有問題,跟住我老母番到屋企打左我一鑊。我小三定小四試過身體檢查個陣個啲乜柒問卷好認真咁填,個條撚樣話我計出黎係同齡黎講心智好唔健全,好唔正常(屌,我suffer緊正常同齡人唔會suffer既野,你預期我同一般人一樣?),又係俾老母打左一鑊。
點解呢個世界要用正唔正常把尺夾硬量落去一班冇可能一定正常既人度?

我唔介意捱,唔介意好多野。我有時最介意係,點解呢個畸型既社會要趕盡殺絕,然後覺得窮真係唔好,窮真係好慘,幫窮人既同時,有冇諗過,點解你係唔可以留一寸空間俾佢地捱下,努力下?
你幫我反而唔係我最需要既野,你俾碗飯我食,俾個機會我,幫手建立一套各社區入邊窮人可以互助到既制度出黎,呢個我諗先係幫到窮人既方法。

同埋我係咁諗,你其實從來唔需要俾一筆錢係一個窮人可以完全夠生活所需既。有少少餘位,佢地自然會識得搵下外快,知道其實原來自己仲可以靠乜野維生。

 

關於作者:Echo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十年好兄弟,但為甚麼去旅行你要帶安全套? by 蚊子
    十年了,我們之間沒有曖昧,更沒有愛情。我們就像人們所說的那種不存在的男女之間純粹的友情,我們會吵架、會打架、他會跟我說如何「搞掂」那些女仔,我會笑他賤格⋯⋯我們什麼都能分享,無論相處多久都覺得只會是「哥們」,他也曾經向我爸爸敬酒:「uncl…
  • 識揀另一半,人生已經贏左一半。 by 窮家有道——窮一生
    其實呢個題目我想寫好耐,因為講到理財,其實係一件終身事業黎。我教你開支點減都好,都係一時既野,個個人既生活節奏都唔同,套武功都要有所變化。一項咁漫長既任務,當然係由陪你最長時間既人開始!老豆老母冇得揀既,好似窮生咁,出身係單親家庭,家母唔係…
  • 烈女 by 亞愁
    聽説她三十歲那年嫁了個青年才俊,不夠兩年就離婚了。我記得她說過,女人一定要在三十歲前嫁一次,結果她做到了,儘管婚姻是如此的短暫。…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一) by B612
    從來都唔會主動講密碼俾我聽,就連喺我面前解鎖手機都會遮遮掩掩。唔係身有屎嘅,怕咩俾人知?佢越係神神秘秘,我就越覺得佢想要嘅,唔止係私隱咁簡單。果然,一齊咗未夠兩年,就發生咗一連串令我哋無辦法繼續一齊嘅事………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三) by B612
    有時有啲嘢就係咁。你以為自己距離做個壞人、變態佬、或者跟蹤狂好遠,又點會估到有一日,你會歇斯底里地不停check自己男朋友嘅所有電子用品。…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