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單親家庭/窮撚/問題學生,我係好撚憎社工——「屌,我俾人出賣左」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umaryanto bronto)

 

有時候,望住窮人,我其實好感同身受。
我細個屋企拎綜緩,住過唔同既屋,徙置區、中轉屋、公屋。
跟住去到一個位,我都有同屋企人講「有手有腳不如打工啦,唔好靠人養啦」(當時好細個,唔理解,所以語氣好差)
我個陣有綜緩點都未到赤貧既,但話你知我屋企真係好鬼死慳,課外活動要俾錢既免問。細個好想參加啲唔知咩學咩學咩既課外活動,然後個個都有得參加,我冇。
就算學校小女童軍俾我in左入去,個套制服都係因為有人個女大左,可以俾我我先有得參加。
但一去到考章又要俾錢,所以我係冇乜章既,都理所當然做唔到個啲咩小隊長啦。
跟住我初中,出左黎番工,交左自己既雜費。依家我讀緊大學(雖然讀緊既時候,覺得其實都係浪費緊時間,身邊既人大多冇咩深度)。

依家有一啲人話唔好標籤窮人,我會話,其實標籤咪標籤囉。
只要有人話佢地知唔係得佢地係咁,慢慢佢地就唔會咁難受。
然後佢地總會有自己生活既方式,堅毅既程度係你估唔到既。
諗番轉頭,其實我都唔係咁需要個啲咩課外活動,唔係咁需要咩最新牌子既野姐。點解會唔開心係因為人地有,自己冇。
人需要既,有時候唔係話要點要點,反而係你要知你自己想要啲咩。

我唔鍾意依家既社工/社福界係因為佢地始終冇改變過制度,冇改變過社會氣氛。然後每一次都同啲人講話窮人真係好慘好慘,好要幫助。「窮人一定要人幫」既概念有時係佢地有份spread出去既,而佢地永遠唔知我地要啲咩。
仲有作為單親家庭/窮撚/問題學生,我係好撚憎社工。因為佢地鑊撚鑊都會將你諗既野話俾你屋企人/學校知,叫佢地留意下你,覺得佢地係要輔導你。
結果,我既感覺就係「屌,我俾人出賣左,搞到依家我俾所有人標籤」。
所以我從來冇感激過呢一班人。
我小二個陣,寫過一篇講爸爸既文章(唔係我想寫,係學校出題〈我的爸爸〉),寫到好灰,老師覺得我好有問題,跟住我老母番到屋企打左我一鑊。我小三定小四試過身體檢查個陣個啲乜柒問卷好認真咁填,個條撚樣話我計出黎係同齡黎講心智好唔健全,好唔正常(屌,我suffer緊正常同齡人唔會suffer既野,你預期我同一般人一樣?),又係俾老母打左一鑊。
點解呢個世界要用正唔正常把尺夾硬量落去一班冇可能一定正常既人度?

我唔介意捱,唔介意好多野。我有時最介意係,點解呢個畸型既社會要趕盡殺絕,然後覺得窮真係唔好,窮真係好慘,幫窮人既同時,有冇諗過,點解你係唔可以留一寸空間俾佢地捱下,努力下?
你幫我反而唔係我最需要既野,你俾碗飯我食,俾個機會我,幫手建立一套各社區入邊窮人可以互助到既制度出黎,呢個我諗先係幫到窮人既方法。

同埋我係咁諗,你其實從來唔需要俾一筆錢係一個窮人可以完全夠生活所需既。有少少餘位,佢地自然會識得搵下外快,知道其實原來自己仲可以靠乜野維生。

 

關於作者:Echo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每對情侶都有自己嘅love language by Grace
    佢真係好唔浪漫。過時過節從來唔會話俾咩驚喜我,唔會話要去咩餐廳慶祝,唔會送禮物,唔會話要同我合照留念…佢甚至唔會話要約定我,因為喺佢心目中我要陪佢過呢啲日子係理所當然嘅事。我諗起跨年嗰時佢都係咁——我見佢冇約我我就自己搵朋友打邊爐,點知佢知…
  • 偷看男友的手提電話 by 葵倩鈴
    週末的一大早,Joanna的男友還在枕邊鼾睡,她卻悄悄起床享受清晨的閒暇。茶几上擺放著他的手提電話,她隨手取起,悠閒地輕觸屏幕。她喜歡把玩任何人的電話,無論是同事、朋友還是父母的。她會肆無忌禪地當面看別人電話內的照片和短訊。由於父母和最要好…
  • 每個女人都有個價,價值嘅價 by 明鏡
    我係三年前喺趙世曾度見過當時叫Givanna嘅Seasun。街外人以為趙生最出名嘅係孤寒,知情人士自然知道佢最出名係bad taste。當年19歲嘅事主,以趙女郎嚟講其實已經算明顯above_average(編按:哇乜咁搞法)。咁當然,對我…
  • 飛機師,唔係人人都啱做?呢幾樣中曬你就唔好諗喇 by 細機細機師
    機師既性格同態度﹐係好影響到佢地會唔會犯錯﹐直接影響到飛行安全。當大家發現自己有D習慣唔係咁岩﹐唔洗灰心﹐依D都係可以糾正既問題黎。如果你都想成為飛機師﹐不妨由日常生活開始訓練自己﹐令自己成為一個更可靠既航空界棟樑。…
  • 港版La La Land by Samantha Leung
    「做咩演員呀? 發明星夢呀? 你以為自己好靚呀? 讀金融啦!」於是係父母嘅支持下,佢去咗讀金融。但係畢業發現,原來所有大學生都係讀金融,所以佢去咗做Sales。…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