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世民,其實我係一個仆街

 

我叫李世民,其實我係一個仆街。

唐太宗係一代賢君呀可?貞觀之治好威呀可?但我而家喺十八層地獄受緊苦。

其實冇乜點解,因為我呢世人做陰質野做得太多。

所有野講起,就由我殺我皇兄李建成開始。而家你地學校教你就係太子荒淫無道,嗜酒好色,又要心胸狹窄,我為求自保所以只可以先下手為強,殺左佢同四弟李元吉,我先頂上做太子。

你都白癡,李建成身為太子,勢力又大過我,父皇又鍾意佢多啲,佢要殺我真係易過借火,洗乜搞咁多又揾刺客又要落毒又要起兵咁麻煩。身為太子,求其揾日奏明朝臣父皇,加我一條罪名,我就已經死得。反而其實老四想隊冧我好耐,三番四次同大佬講話可以代佢手刃世民,但大佬次次都唔準,仲鬧佢不念手足之情。

咁代表咩?係呀,代表玄武門之變唔係因為我要自保,而只係我想做皇帝。

你話唔係喎,當我部下入到皇宮同高祖講建成謀反被殺,叫佢立我為太子,父皇話一早就想咁做(此吾志也)。唉,用個腦諗下啦,我班馬仔揸住刀刀槍槍入到去叫隻死老野立我做太子,佢試下話唔得?你估佢仲有冇太上皇做?

做天可汗好似好威,四夷賓服,豐富進口資源,富足民生?真係人唔笑狗都吠。我邊到人呀?鮮卑人呀,霸主心態係鮮卑文化黎架。你睇史書成日都見到我怒插隋煬帝不恤民命,殘暴不仁,征高麗失敗。其實你地有冇見過我外交政策係點架?我跟緊煬帝哥炸,你以為中國兵好好打?我只不過係先贏左一個比較易打嘅外族,然後佢降伏左之後用佢啲兵去打其他好打少少嘅部落,到我得到比較強嘅回紇或者吐蕃兵,我咪用佢地黎打比較惡嘅突厥囉。

煬帝大業二年全國有890萬戶,我貞觀十二年時全國不足380萬戶,你唔係覺得煬帝時期國力咁強都打唔贏嘅高麗,我會打得贏掛?點解我仲要打?咪講左囉,威囉,疊馬囉,我唔單止要話比人聽我係霸主,我要話比人聽煬帝做唔到嘅野,我李世民做到,點知… 一時失手,唔講啦。

選賢納諫呢個係最好笑,書咁寫你地就咁咁信。你地有冇仔細睇過我做過乜架?魏徵係叻係有用,但我用佢唔係因為咁囉。魏徵係我大佬舊部,而且又係山東寒族,我起用佢唔單止安撫到我死鬼大佬果邊嘅人,仲可以懷柔山東地域。你以為我真係咁信佢咩,係佢個墓碑係我御筆親撰,仲話要嫁個女比佢個仔添,但之後我好快就借啲意悔婚,仲揾人拆左佢個碑,權宜之計姐。

我對李勣好好?佢醉酒我我用自己件披件褸住佢?你知唔知我諗死前同李治(唐高宗)講咩?我話:「我岩岩將李勣調左去甘肅做野,如果佢肯即刻走,我死左之後你就起用番佢做宰相集團嘅人,如果佢妹下妹下,左騰右騰都唔出發,你就拿拿聲殺左佢。」你唔係覺得咁樣係史家引以為佳話嘅「君臣相得」下話?算個李勣識做啦,收到旨之後即刻野都唔執,經過家門而不入,即日就飛馬去甘肅,遲一步我抄佢家都似。

好老實講,我做皇帝不知幾風流,中後期生活鬼咁奢華,你話我大佬「喜酒色游畋」,其實我咪一樣。我只不過係執現成貨,用煬帝開好嘅運渠,大佬同老豆整好嘅《唐律疏議》做法典,然後用下權術去駕馭群臣幫我做野,咁就彈左個貞觀之治出黎。後人睇野就係咁表面,書寫乜你就信乜,其實我要求過觀史,你地而家睇緊嘅野,我分分鐘一早睇過冇問題先出街。

所以我都唔明點解我要落地獄,奸有咩問題,慘得過你班後人冇腦?蠢係原罪黎架。

 

關於作者:海燕韶光

一個土生土長,普普通通的香港人。作為一個理科大學生,欲深信文字並非只是關乎考試學習,更是反映自己對生活的思考和態度。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嚟得見工嘅你,可唔可以比少少誠意? by M女皇
    有人黎見工,著牛仔褲,孭住個細到爭啲連電話都擺唔落嘅細袋仔,連淡妝都唔化下。咩事呀?去完 shopping呀?我就知道,佢唔會做到我同事。有人黎見工,外表正正常常吖,佢填完表,我問佢拎學歷證明黎影印。佢同我講: 「因為你地尋日係電話度冇叫我…
  • 示好不示愛,想點? by 柏原太賀
    兩個人走近,由朋友變成情人,很多時也是通過示愛。但此時,若要靠近一個人,就會先示好。這種好比朋友的義氣多一點,也會比朋友的關心暖一點,卻又有一點模糊不清的界線。我們通常稱呼這種關係叫「曖昧」。…
  • 你仲以為林鄭民意失利?人哋根本唔係鬥呢啲嘢! by 鵝鑾鼻燈塔
    早年在金融界打滾時,就知道投行招聘不成文規例:請人首看英文字頭,拼Yeung的,打折;拼Yang的,立即加分。有內地背景,熟知政經金融人脈,絕無被Decline_Offer的可能。至於土炮大學和美國長春藤英國牛津劍橋的分別,更是無用多說。小…
  • 蔣介石差點成功賣掉新界——1938年收購新界主權提案 by 謝淏嵐
    早在1938年,中英兩國已經在香港的問題上有所注目。理論上繼承清帝國而擁有新界主權的中華民國政府,主動提出以兩千萬英鎊的價格,將新界主權賣給英國。蔣介石不是什麼「漢奸賣國賊」,也不是為了讓新界人繼續享受英國文明管治,而是為了拯救在崩潰邊緣的…
  • 如果建制派學識打輿論戰…… by 鵝鑾鼻燈塔
    明明建制派就已經坐擁最多既資源,以及人脈。換句話說,真係「成個球場除左觀眾,都係我既人」,係著重表面皮相既世代下,要搞好形象,真係咁難?重賞之下,亦必有人變節,棄明投暗,幫手洗白。要知道,世界一向崇優,呢個係人既天性。假如君主進行極端統治,…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