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不要說穿 只敢撫你髮端 這種姿態可會令你更心酸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zlan DuPree)

 

2017年2月14日,情人節,也是Yvonne和Kelvin拍拖的一週年紀念日,為了這一天,Yvonne早就準備了一套戰鬥服,一條相當精緻的Givenchy連身裙,一個Gucci的白色手袋,還有那對Christian Louboutin的Dream Shoe。她要確保即使她不是全場最驚艷,也要讓別人看出她的品味,她的不平凡。

Yvonne穿著這套戰鬥服上班,就好像告訴全世界她今天有約似的。同事們有些傳來艷羨的目光,有些卻故意轉頭不看。Yvonne知道這一定會為她帶來許多背後的流言蜚語,但她不介意,她知道這天對她很重要,她要以最好的狀態去迎接這一天,她要使Kelvin開心起來。

由Yvonne第一天認識Kelvin開始,他臉上就總是掛著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他眼睛中總是散發著一股悲傷的感覺。Yvonne正正是被這雙像深淵般的眼睛吸引,那雙眼睛埋藏著深不見底的哀愁,把Yvonne吸到了Kelvin身邊。

Yvonne不知道Kelvin為甚麼這麼悲傷,而Kelvin也從來沒有提及。

她們在一次聚會中被朋友介紹認識,交換了電話,然後兩人開始不著邊際地談天,有時會說一下香港發生的事,有時會說一下哪家餐廳好吃,哪一套電影好看。

順理成章地,她們一起去嘗試那些好吃的餐廳、一起去看那些好看的電影。但無論做甚麼,Kelvin那雙眼中盛滿的哀傷卻總是揮之不去。

是因為這個停滯不前的香港嗎?是因為每月都有學童自殺嗎?

Kelvin每次看見學童自殺的新聞時,臉色都會突然一沉,然後深深呼一口氣,好像要用那個時間把湧出來的悲傷感覺壓回去似的,之後才會回復正常。

Yvonne很想知道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Kelvin卻總是在那個深呼吸之後就完全回復正常,浮在臉上的哀愁一下子又沉回了內心的深處。Yvonne沒法子探究下去,只好繼續吃飯看戲,希望透過這些消遣來把Kelvin從那悲悽的深淵中拯救出來,她希望用自己的快樂去感染他。

一天一天的過去,Kelvin眼中的悲傷好像有減少了一點點,而這一點點,就足夠讓Yvonne繼續留在他身邊。

到了上年的農曆新年,Yvonne和Kelvin在初一在朗豪坊的對面逛夜市,卻遇上了回歸以來最大規模的警民衝突 – 魚旦革命。

Yvonne和Kelvin並不是甚麼英雄,他們向油麻地的方向逃離了現場,但還是隱約地聽到了那晚的槍聲。

那聲槍聲過後,香港已經回不去從前了。

到了情人節,在旺角的那家譚仔內,Kelvin突然對Yvonne說:「做我女朋友好嗎?」

Yvonne點了點頭,她知道可能是心理學上說的吊橋效應,劇變的香港讓Kelvin和Yvonne兩人之間產生了喜歡對方的感覺。但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她喜歡眼前這個男人,而眼前這個男人也喜歡她。

兩個人拍拖後生活也沒有太大改變,每星期抽點時間見面,吃吃飯、看看戲,每天都在WhatsApp中聯絡,說些不著邊際的話,說一下熱門的話題,訴說一下工作上的不滿。

這種生活讓日子過得很快,年輕時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但隨著成長,生活變得一天比一天機械化。在中學時認為上課下課沉悶無比,到了投身社會後,Yvonne發現當年的生活每天都色彩繽紛,可能是一個小小的玩笑,也可能是一些無聊的活動,但都比成年人的世界有趣。

明明以前可以上學、看小說、追電視劇、看漫畫,然後還可以滿滿的一天睡八個小時。

但現在就不可以了,每天早上七時起床、九時回到辦公室,每天做著同樣的工作,午飯吃同樣的東西,晚上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九時半,吃過飯後,或許見見Kelvin,或許和他在WhatsApp中聊幾句,然後發現時針已經超過十二點,一天二十四小時,無論如何分配還是不夠用。

這樣的日子會過得很快,因為每天都差不多,每天起床迎來的並不是新的一天,而是差不多的一天。漸漸Yvonne開始分不清究竟那一天是哪一天,不知道昨天做過甚麼,只記得這些日子內她大概做了甚麼。

時間回到今年的情人節,終於等到放工時間,Yvonne穿著她的戰鬥服,在公司樓下等待Kelvin駕車過來接她。Yvonne今天這麼隆重其事的原因,除了這是她們兩人過的第一個情人節之外,就是她有預感Kelvin會在這天和她求婚,畢竟兩人的年紀都不小了,如果想生小孩的話,今年再不結婚就有點遲了。

Yvonne希望結婚和有小孩這些喜事,能讓Kelvin擺脫心中的悲傷,她再次看著自己那條Givenchy的黑色連身裙,然後提起腳往後看看Christian Louboutin招牌的鮮紅色鞋底,她對今天的自己充滿信心。

等了大約五分鐘,Kelvin的深藍色BMW535終於到達Yvonne公司樓下,於是Yvonne徐徐的上了車。

「你今日好靚。」Kelvin說。

「多謝。」Yvonne答,然後扣上了安全帶。

Kelvin選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的扒房,氣氛很好,價錢看來也不便宜。他最近轉了新工作,工資應該相當不錯,吃一餐這樣的情人節大餐絕對不是問題。

把車匙交給了代客泊車後,Kelvin和Yvonne就走進餐廳裡面坐下,情人節無論任何餐廳都只能吃情人節套餐,於是每個人的餐桌上都放著一模一樣的餐點。

Yvonne很有耐心地逐一拍照,準備待會在Facebook上「呃Like」,而Kelvin則一邊玩著電話,一邊急不及待地吃了起來。

突然,看著電話的Kelvin表情一沉,然後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發生咩事?」Yvonne當然不會錯過這個畫面,她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無,無咩野。只係諗返起一D以前嘅事啫。」Kelvin說。

「咩事?你好少提你以前嘅事。」Yvonne說。

「都過去左,無謂提啦。」Kelvin說。

Kelvin之所以會露出如此深沉的表情,是因為他剛剛在WhatsApp上得到了一個回應。而這個回應,讓他始料不及。

「今晚有咩節目?」Kelvin和往年一樣,在手機上鍵入了和昨年、前年還有大前年一模一樣的開場白,然後Send給了Ella,那個Kelvin由中學開始單戀的對象。Kelvin以為等待著他的,會是那和昨年、前年還有大前年一樣,毫無靈魂的簡短答覆。

「我係Grand Hyatt Steakhouse食緊飯呀。」Ella傳來的回應和之前幾年有些不同。

「下?我都係喎。」Kelvin回覆。

「但我對面個人好鬼悶,早知唔黎,不如我而家過黎搵你?」Ella在WhatsApp上回覆。就是這個回覆,讓Kelvin臉色一沉,而且還被Yvonne發覺。

於是Yvonne和Kelvin繼續吃飯,但Kelvin看電話的時間卻增多了,一直看著電話,然後按幾下,之後又再看著電話。Yvonne心想Kelvin會不會是在安排驚喜的求婚儀式呢?只好默默地等待,所謂驚喜,如果識破了就毫無意思了。

而事實上Kelvin卻一直和Ella在WhatsApp。

「你坐係邊?我搵唔到你喎。」Kelvin問。

「我見到你啦。」Ella說。

「我都見到你啦。」Kelvin說。

「果個係你女朋友?」Ella問。

「情人節唔通同家姐出黎据扒咩小姐。」Kelvin說。

「唔得,你係我嫁喎!邊個批準你同其他人据扒。」Ella在WhatsApp上輸入。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甜品也端上來了,朱古力蛋糕上放了一枚切成玫瑰狀的士多啤梨,Yvonne等待的求婚畫面沒有出現,Kelvin眼中的悲傷感覺沒有減少。

正當Yvonne想:「今天不如就這樣算了吧!」的一刻,突然,有一個身穿Alexander McQueen套裝的女人走過來,彎底腰隔著椅背從後摟著Kelvin。

「呢個男人係我嘅,如果你想要,你要問過我先。」從後摟著Kelvin的人,正是Ella。

 

(完)

 

想知多D Ella 同 Kelvin 嘅故仔,可以睇埋下面呢兩條 LINK ,開頭話唔會寫下集,寫寫下變左三部曲:

《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

《當要逝去,總想挽留》

 

 

關於作者: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遇見一個零分的男生 by 110316191099
    青春是甚麼?青春是義無反顧。長大回看,那時跌得很痛,才顯得替你貼上膠布那人的體貼。…
  • 「你出手咁低我咪hea做囉~」 by Grace
    有啲人初出茅廬見到公司俾啲手板眼見功夫嘅嘢佢做就覺得自己假假地都大學畢業點解公司大材小用,於是無心裝載輕看細節做到炒晒粉。結果公司覺得「你連寄封信都可以出錯仲要唔止一次,點對你委以重任?」於是佢繼續做嗰個咁低rank咁低人工嘅位,繼續覺得「…
  • 有樓有高潮 by BEAR 兒
    「我不想回家。」他們在車上擁抱接吻,他們回到他在何文田的獨立屋,一進家門,他就把她抱起並貪婪地啜吸着,在將她丟到大床前,他們的嘴沒有一刻是分開的。她有種奇怪而且荒淫的感覺,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情人節跟兩個男人做愛。 …
  • 飛機師,唔係人人都啱做?呢幾樣中曬你就唔好諗喇 by 細機細機師
    機師既性格同態度﹐係好影響到佢地會唔會犯錯﹐直接影響到飛行安全。當大家發現自己有D習慣唔係咁岩﹐唔洗灰心﹐依D都係可以糾正既問題黎。如果你都想成為飛機師﹐不妨由日常生活開始訓練自己﹐令自己成為一個更可靠既航空界棟樑。…
  • 你(地)會唔會接受一段「開放關係」? by 君萃
    我唔會知道呢一種關係去到最後會唔會行得通,但唔見得主流嘅戀愛制約喺我地身上會行得通——皆因我地兩個都係非常之大食嘅人,如果用傳統方法,只係會搞到個人超級心癢,出軌,之後好內疚,之後就會頂唔住個壓力講分手——而明明解決性需要係冇咩值得內疚嘅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