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到了關愛座獵人

 

「大道廢,有仁義」 
《道德經》 老子

 


 

「親愛的,那邊有位,你要過去坐嘛?」

她搖搖頭,沒有答話。我望望四周,車廂內有幾個人站着,可是大家都對那空着的座位無動於衷。

「沒關係吧,你扭傷腳還未復元,站得太久還是會疼痛的。怎麼說也算是有需要的人吧。」

「我可不想被人拍照放上網公審,然後莫名奇妙被冠上『廢青霸佔關愛座』的名號。我靠着你就可以了,所以你得站穩一點。」她笑說。

「下一站天后……」冰冷的廣播響起。列車減速到站,迎來新一批乘客。女友忽然輕拍背向車門的我說:「有好戲看了。」

車門緩緩打開,外面有大約五六個乘客,其中有個戴着口罩的男人,身形壯碩,披着紅披風,關愛座的紅。身上的白衫大刺刺的寫着五個大字:「關愛座獵人」。他一上車就踏開步法,左閃右避,搶在剛進車的老婆婆前坐上車上唯一空位,那個剛才我們討論的關愛座。車廂內突然瀰漫着一股敵意和張力。

「那是甚麼回事﹖」

我女朋友把嘴附到我耳邊說:「最近網上出現了一個叫『關愛座獵人』的團體,他們有着同樣的服裝……」

「白衫口罩紅披風﹖」

她點點頭繼續說:「他們近來經常在各車站出現,只坐關愛座,而且絕不讓座,試過有人跪在他們面前也依然不理。」

我皺皺眉道:「大不了不坐嘛,有必要為一個座位去到跪這個地步嗎﹖」

「我也是在討論區上看回來的,用不着證明真偽,就當是八卦說說而已。聽說他們的口號是『在破壞中維持世界的平衝;用罪惡找出真理的所在』。」

她口裏的熱氣噴在耳上,有種癢癢的感覺。

我不禁失笑說:「那不是火箭兵團的嗎﹖」

「網上對他們的評價也十分兩極,不過我想會做這種事的人……」我把手指放到唇邊,做了個「噓」的手勢。

只見有個西裝畢挺的男子慢慢走到在紅披風面前問:「請問你可以把座位讓給這位老婆婆嗎﹖」

男子只是望一望他,沒有回應。

西裝男也許沒有想到他的反應,一下子還下不了台,只得更大聲地說:「你聽到我說話嗎﹖可否請你把座位讓給老婆婆。」

西裝男的話仿佛成了群眾的強心針,車廂的張力一下子爆了鍋。「不懂得敬老」、「沒家教」等等的指摘不絕於耳,更有不少人如殺手般熟練地拔出手槍一樣,把手機鏡頭對準紅披風,仿佛要在他身上打出一個個窟窿似的。

他沒有絲毫驚恐,反而鎮定地拿出手機和身後關愛座的標誌自拍。列車走進隧道,窗外的黑不停變換顏色和形狀,呼嘯的風聲為場面添上肅殺的感覺。

他把手機放回口袋,依舊悠然自得地坐着。這時候坐在旁邊,同樣也是坐在關愛座的另一位老婆婆忍不住指着紅披風大罵:「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懂得敬老,穿得標奇立異,生得牛高馬大卻霸着座位不讓人,真是沒有家教和羞恥心。」

「人身攻擊再加指摘家人,薑還是老的辣。」我想。

紅披風終於回話,聲音有如他身型般厚重,依舊不失鎮定自持:「那你為甚麼不讓﹖」

「哎呀,現在的年輕人真不懂尊重老人家,你看我頭髮都白了大半,年輕的時候為香港繁榮作貢獻,難道現在就連一個位置也都不值嗎﹖要讓也都是你們年輕人讓吧。」旁邊的群眾在拍手附和。她禁不住微笑,似乎對自己的演講十分滿意。

「那他也是年輕人阿,你不叫他讓﹖」紅披風隨便指着坐在對面的一個穿着黑色外套的男子說道。

「喂,不要指着我,你自己不讓座還理直氣壯。我坐的又不是關愛座,要讓也是你要讓吧。你知道甚麼是關愛座吧。關愛座就是指坐這個位置的人要……」

他揮揮手打斷黑外套的話:「總知座位我是一定不讓的,要讓你自己讓個夠。」然後從背包拿出耳機帶上就沒有再回話了。那黑外套見對方不再回話,也只好向那老婆婆笑笑,把座位讓給她。看到事情解決了,紅披風又不理他,西裝男就走開了,其他乘客也逐漸收起手機。

列車走出隧道,陽光穿過窗子打在地上。車內各人又再自顧自低頭玩手機,或間中會偷瞄一下紅披風。除了黑外套和老婆婆的位置調換外,一切就像列車在隧道內打了個盹,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關於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2017特首選舉:請留意得票率以及其他技術細節 by 蕭少滔
    老泛民今次在完全放棄了原則之後,又會可以留得住一個怎麼樣的「基本盤」?尤其是拿了龍和道來「賦予新意義」之後,一眾浴血龍和道的「人血饅頭」還會替你打頭陣乎?至於新晉的一批專業精英,在排除萬難之後從功界別的選委戰中拼殺出一條血路,滿以為老泛民掌…
  • 【420】我在荷蘭小鎮抽大麻 by 瘦東
    店員把大麻入進一個小膠袋後便交到一面靦腆而手心冒汗的人手上,靠近一點便有強烈的草青味湧至。本來咖啡館內已洋溢著一陣草味,但手上的更為濃烈。櫃檯上附上濾嘴和煙紙供人取用,但從沒捲煙的人即使看著教學還是弄得七零八落。弄了好幾分鐘還是一頭霧水之際…
  • 身邊總有啲又唔高又唔靚既女仔做咗空姐 by 高教授
    「矮個啲肯定係做地勤,上唔到飛機架」當一個矮個子穿著空姐制服,別人都只會覺得她是地勤。總之長得不夠高,就不算真正的空姐。以前的香港人生活不太富裕,沒甚麼機會坐飛機,對「空姐」這個職業,總會有無窮的遐想。高佻的身材,穿起緊身的空姐制服,襯上一…
  • 樣衰係好撚可憐架,所以某幾個角度靚果啲就唔撚該收左錢就收聲啦好唔撚好? by 肥西
    如果佢係女人,又係運動員,佢應該可以扮下歐鎧淳,一面叫人留意下佢個某幾個角度先知靚既靚樣同唔係好搵到既事業線,一方面就可以拍廣告賣洗頭水賣運動鞋。換轉係李慧詩?你估李慧詩可唔撚可以講叫人留意佢內涵唔好留意佢外表?歐鎧淳條命就好撚過胡紅軍好撚…
  • 【廢青日記】你愛你要講出嚟架嘛 by 桂木主教
    今日返屋企搭lift果時撞到個師奶,兩手拎住兩抽野。我入lift先嘅,我一入就禁咗自己果層,見佢入埋嚟就禁埋閂門。佢入到嚟就企咗響到唔郁,我諗應該係住同一層。但係諗諗下,唔係喎,我日日都差唔多時間出門口同返屋企,差唔多認得曬同層果啲人,好似…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