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樓有高潮

 

 

他貪婪地吸啜着她的頸部,耳邊傳來粗重的呼吸聲和客廳傳來的電視聲。

她拍拍他的頭,小聲的說:「家裏有人⋯⋯」

「爸爸在看電視,他聽不到的。」他繼續把頭埋在她的頸間,像是要在裏面尋找甚麼重要的東西。

她用力推開他說:「都說現在不行。」

「為甚麼不行?說好今天整天黏在一起,你又突然都說晚上要見客,都不知是甚麼客人會約你在情人節晚上見面。」

「James, 你可否成熟一點?我們已經畢業了,不能像以前一樣可以整天窩在宿舍,只顧吃喝玩樂。要是我們都不工作,將來怎樣過活。」

「其實說到底你也是在嫌棄我還未找到工作而已,」他說得激動,聲音也開始大了起來,「我知道不及你這般厲害,一畢業就做到珠寶設計師。只是我都已經很努力地寄履歷表,每天都去面試,只是你都明白現在市道不好。其實我也不想整天像個蛀米大蟲躲在家裏,我已經很大壓力,只是想不到連你都不明白我。」他說得眼框泛紅,語氣也開始帶點嗚咽。

她雖然很討厭他軟弱的性格,只見看到他忽爾哭了起來,態度也開始軟化不少。她摸摸他的頭說:「現在只是過渡期來的,我知道你找到工作以後一定會做得很好的。」

「那你還愛我嗎﹖」他擦着眼淚說。

「傻瓜,我當然愛你。」

他把她抱在懷裏,把頭慢慢的靠過去,他的手慢慢遊移到她的裙下。這次她沒有再反抗。床子猛烈搖動發出「呀吱呀吱」的聲響。她把口掩着,努力把呻吟鎖在喉頭。

「不要太用力,這樣…你爸爸…會聽到。」她隱隱感覺到外面的電視聲像是愈來愈大。

只見他像從這句話中獲得甚麼鼓舞,身下動作更加猛烈,仿佛他能藉每次衝刺找回失去的自尊。她看着放在床頭那朵寒酸的玫瑰花隨着身後的動作而微微震動,公屋泛黃的牆壁配搭房間的汗臭味,令她有作嘔的感覺。她緊閉雙眼,咬着唇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響。

 


 

「這次真是麻煩你了,情人節都要你特意出來交給我,希望你男朋友不會生氣吧。」他穿着貼身的黑西裝,微笑的時候露去一口白牙。

「無關係,反正我今晚也沒有約會,把時間拿來工作更好,」她邊說邊從紙袋裏拿出黑色絨毛的首飾盒,「你先看看這個樣版合不合你心意。」

他把盒子推到一邊說:「不用看了,我對你有信心,才會把整個設計交給你。相信她收到一定很高興。」

Alex是她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認識的,在家族經營的酒店做着高職,那天一聽Alice是珠寶設計師,就不停追問她有關珠寶設計的事,並以相當可觀的價錢邀請Alice幫他設計珠寶。

Alice看着餐牌,眼睛不時望向四周。她第一次到這麼高級的餐廳,心想自己整個月人工也未必能買上這裏一支紅酒。身邊的男女穿着光鮮,她雖然已經算是盛裝打扮,但依舊有自慚形穢的感覺。看着密密麻麻的餐單,她只覺被那些不同前菜主菜弄得頭昏腦脹,拼命的回想大學時學過的餐桌禮儀,可是腦子卻因緊張面變得空白。不過她還是慶幸自己沒有推掉這個約會,在高級餐廳裏失禮也總比下午窩在吉野家要好上千倍。

「如果你沒有甚麼特別想食的話,就讓我來決定好嗎?」她微笑點點頭,心中慶幸他及時拋出這條救命稻草。

等候上菜的時候,他向經理打個眼色。只見侍者把一大束玫瑰送到Alice手上,身旁的小提琴手亦開始演奏那輕柔的抒情曲調。

「我想反正都出來食飯,那就不如就應應節吧,希望你會喜歡。」

她只覺整個餐廳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把頭壓得低低的,那句多謝小聲得像自言自語。看到她害羞的模樣,他笑得更開懷了。

他們食飯時漫談着生活瑣事,只是對話間總像飄浮着某種慾望,他們的談話不着邊際,甚至可說是馬虎混過,仿佛這頓飯只是無關重要的過場。就在他打算送她回家的時候,她把電話關了,然後說了一句不合情理而又理所當然的說話。

「我不想回家。」

他們在車上擁抱接吻,他們回到他在何文田的獨立屋,一進家門,他就把她抱起並貪婪地啜吸着,在將她丟到大床前,他們的嘴沒有一刻是分開的。她有種奇怪而且荒淫的感覺,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情人節跟兩個男人做愛。

不,她想到了電視和床鋪的聲響、泛黃酸臭的房間、那自卑男人臉上的淚痕。那只是性交,只是性器官的磨擦,她感受不了愛,更談不上任何高潮。

現在她放聲享受着每一下的進入,呻吟如流水般瀉滿一地,他們肆無忌憚地在床上、在地板、在餐桌上留下愛的痕跡。

她是這裏的皇后,她再也回不去那狹小侷促的房間了。她在心中暗自起誓,將來一定要找個有樓的男人,像這樣二千呎的單位是基本要求。她忘情地笑着,雙腳隨着他加快抽動而夾得更緊,整個身體繃緊僵硬,塗着鮮紅指甲的手把他附在胸前的頭壓得更低,叫聲急促得快要喘不過氣來。她閉起眼睛享受着得來不易的高潮,一面盤算回去以後怎樣跟James提分手。

 

 

關於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愛男友,請愛埋佢屋企人 by 小盛女
    「有無人要食麵啊?幫你地夾。」Mike大喊。「使乜幫佢地夾,佢地無手o架?」Brenda黑面說。Mike即時怔了一怔,他從沒想過這麼簡單的舉動會令Brenda爆seed。「都係順便姐,大家一家人,我幫你夾埋喇。」Mike盡量壓抑自己的情緒,…
  • 應如何對待男友嘅朋友? by 小盛女
    晚飯後她又教大家玩大學時O-Camp的集體遊戲,很快便和Mike的朋友們混熟,特別是男性朋友。玩遊戲少不免有些身體接觸,Mike都一一看在眼裡,他最怕就是看到這些疑似抽水的行為,出聲唔係唔出聲又唔係,自己女友又鬼死咁主動,同人玩得鬼死咁盡興…
  • 【偽影評】 《棟篤特工》:電影的隱喻? by 馮志豪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 我可以肯定,大部分人並不適合一個人旅行。 by 達米安
    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
  • 25歲以後 by 小盛女
    當我永世做Marketing,由assistant升到officer再升到senior又甚或是咁好彩升到manager,人工都可能只有2、3萬,日日做到隻狗咁,到頭來首期都儲唔到,真係諗起都一額汗,最後我想了十萬九千次,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