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樓有高潮

 

 

他貪婪地吸啜着她的頸部,耳邊傳來粗重的呼吸聲和客廳傳來的電視聲。

她拍拍他的頭,小聲的說:「家裏有人⋯⋯」

「爸爸在看電視,他聽不到的。」他繼續把頭埋在她的頸間,像是要在裏面尋找甚麼重要的東西。

她用力推開他說:「都說現在不行。」

「為甚麼不行?說好今天整天黏在一起,你又突然都說晚上要見客,都不知是甚麼客人會約你在情人節晚上見面。」

「James, 你可否成熟一點?我們已經畢業了,不能像以前一樣可以整天窩在宿舍,只顧吃喝玩樂。要是我們都不工作,將來怎樣過活。」

「其實說到底你也是在嫌棄我還未找到工作而已,」他說得激動,聲音也開始大了起來,「我知道不及你這般厲害,一畢業就做到珠寶設計師。只是我都已經很努力地寄履歷表,每天都去面試,只是你都明白現在市道不好。其實我也不想整天像個蛀米大蟲躲在家裏,我已經很大壓力,只是想不到連你都不明白我。」他說得眼框泛紅,語氣也開始帶點嗚咽。

她雖然很討厭他軟弱的性格,只見看到他忽爾哭了起來,態度也開始軟化不少。她摸摸他的頭說:「現在只是過渡期來的,我知道你找到工作以後一定會做得很好的。」

「那你還愛我嗎﹖」他擦着眼淚說。

「傻瓜,我當然愛你。」

他把她抱在懷裏,把頭慢慢的靠過去,他的手慢慢遊移到她的裙下。這次她沒有再反抗。床子猛烈搖動發出「呀吱呀吱」的聲響。她把口掩着,努力把呻吟鎖在喉頭。

「不要太用力,這樣…你爸爸…會聽到。」她隱隱感覺到外面的電視聲像是愈來愈大。

只見他像從這句話中獲得甚麼鼓舞,身下動作更加猛烈,仿佛他能藉每次衝刺找回失去的自尊。她看着放在床頭那朵寒酸的玫瑰花隨着身後的動作而微微震動,公屋泛黃的牆壁配搭房間的汗臭味,令她有作嘔的感覺。她緊閉雙眼,咬着唇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響。

 


 

「這次真是麻煩你了,情人節都要你特意出來交給我,希望你男朋友不會生氣吧。」他穿着貼身的黑西裝,微笑的時候露去一口白牙。

「無關係,反正我今晚也沒有約會,把時間拿來工作更好,」她邊說邊從紙袋裏拿出黑色絨毛的首飾盒,「你先看看這個樣版合不合你心意。」

他把盒子推到一邊說:「不用看了,我對你有信心,才會把整個設計交給你。相信她收到一定很高興。」

Alex是她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認識的,在家族經營的酒店做着高職,那天一聽Alice是珠寶設計師,就不停追問她有關珠寶設計的事,並以相當可觀的價錢邀請Alice幫他設計珠寶。

Alice看着餐牌,眼睛不時望向四周。她第一次到這麼高級的餐廳,心想自己整個月人工也未必能買上這裏一支紅酒。身邊的男女穿着光鮮,她雖然已經算是盛裝打扮,但依舊有自慚形穢的感覺。看着密密麻麻的餐單,她只覺被那些不同前菜主菜弄得頭昏腦脹,拼命的回想大學時學過的餐桌禮儀,可是腦子卻因緊張面變得空白。不過她還是慶幸自己沒有推掉這個約會,在高級餐廳裏失禮也總比下午窩在吉野家要好上千倍。

「如果你沒有甚麼特別想食的話,就讓我來決定好嗎?」她微笑點點頭,心中慶幸他及時拋出這條救命稻草。

等候上菜的時候,他向經理打個眼色。只見侍者把一大束玫瑰送到Alice手上,身旁的小提琴手亦開始演奏那輕柔的抒情曲調。

「我想反正都出來食飯,那就不如就應應節吧,希望你會喜歡。」

她只覺整個餐廳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把頭壓得低低的,那句多謝小聲得像自言自語。看到她害羞的模樣,他笑得更開懷了。

他們食飯時漫談着生活瑣事,只是對話間總像飄浮着某種慾望,他們的談話不着邊際,甚至可說是馬虎混過,仿佛這頓飯只是無關重要的過場。就在他打算送她回家的時候,她把電話關了,然後說了一句不合情理而又理所當然的說話。

「我不想回家。」

他們在車上擁抱接吻,他們回到他在何文田的獨立屋,一進家門,他就把她抱起並貪婪地啜吸着,在將她丟到大床前,他們的嘴沒有一刻是分開的。她有種奇怪而且荒淫的感覺,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情人節跟兩個男人做愛。

不,她想到了電視和床鋪的聲響、泛黃酸臭的房間、那自卑男人臉上的淚痕。那只是性交,只是性器官的磨擦,她感受不了愛,更談不上任何高潮。

現在她放聲享受着每一下的進入,呻吟如流水般瀉滿一地,他們肆無忌憚地在床上、在地板、在餐桌上留下愛的痕跡。

她是這裏的皇后,她再也回不去那狹小侷促的房間了。她在心中暗自起誓,將來一定要找個有樓的男人,像這樣二千呎的單位是基本要求。她忘情地笑着,雙腳隨着他加快抽動而夾得更緊,整個身體繃緊僵硬,塗着鮮紅指甲的手把他附在胸前的頭壓得更低,叫聲急促得快要喘不過氣來。她閉起眼睛享受着得來不易的高潮,一面盤算回去以後怎樣跟James提分手。

 

 

關於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十年好兄弟,但為甚麼去旅行你要帶安全套? by 蚊子
    十年了,我們之間沒有曖昧,更沒有愛情。我們就像人們所說的那種不存在的男女之間純粹的友情,我們會吵架、會打架、他會跟我說如何「搞掂」那些女仔,我會笑他賤格⋯⋯我們什麼都能分享,無論相處多久都覺得只會是「哥們」,他也曾經向我爸爸敬酒:「uncl…
  • 識揀另一半,人生已經贏左一半。 by 窮家有道——窮一生
    其實呢個題目我想寫好耐,因為講到理財,其實係一件終身事業黎。我教你開支點減都好,都係一時既野,個個人既生活節奏都唔同,套武功都要有所變化。一項咁漫長既任務,當然係由陪你最長時間既人開始!老豆老母冇得揀既,好似窮生咁,出身係單親家庭,家母唔係…
  • 烈女 by 亞愁
    聽説她三十歲那年嫁了個青年才俊,不夠兩年就離婚了。我記得她說過,女人一定要在三十歲前嫁一次,結果她做到了,儘管婚姻是如此的短暫。…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一) by B612
    從來都唔會主動講密碼俾我聽,就連喺我面前解鎖手機都會遮遮掩掩。唔係身有屎嘅,怕咩俾人知?佢越係神神秘秘,我就越覺得佢想要嘅,唔止係私隱咁簡單。果然,一齊咗未夠兩年,就發生咗一連串令我哋無辦法繼續一齊嘅事………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三) by B612
    有時有啲嘢就係咁。你以為自己距離做個壞人、變態佬、或者跟蹤狂好遠,又點會估到有一日,你會歇斯底里地不停check自己男朋友嘅所有電子用品。…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