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樓有高潮

 

 

他貪婪地吸啜着她的頸部,耳邊傳來粗重的呼吸聲和客廳傳來的電視聲。

她拍拍他的頭,小聲的說:「家裏有人⋯⋯」

「爸爸在看電視,他聽不到的。」他繼續把頭埋在她的頸間,像是要在裏面尋找甚麼重要的東西。

她用力推開他說:「都說現在不行。」

「為甚麼不行?說好今天整天黏在一起,你又突然都說晚上要見客,都不知是甚麼客人會約你在情人節晚上見面。」

「James, 你可否成熟一點?我們已經畢業了,不能像以前一樣可以整天窩在宿舍,只顧吃喝玩樂。要是我們都不工作,將來怎樣過活。」

「其實說到底你也是在嫌棄我還未找到工作而已,」他說得激動,聲音也開始大了起來,「我知道不及你這般厲害,一畢業就做到珠寶設計師。只是我都已經很努力地寄履歷表,每天都去面試,只是你都明白現在市道不好。其實我也不想整天像個蛀米大蟲躲在家裏,我已經很大壓力,只是想不到連你都不明白我。」他說得眼框泛紅,語氣也開始帶點嗚咽。

她雖然很討厭他軟弱的性格,只見看到他忽爾哭了起來,態度也開始軟化不少。她摸摸他的頭說:「現在只是過渡期來的,我知道你找到工作以後一定會做得很好的。」

「那你還愛我嗎﹖」他擦着眼淚說。

「傻瓜,我當然愛你。」

他把她抱在懷裏,把頭慢慢的靠過去,他的手慢慢遊移到她的裙下。這次她沒有再反抗。床子猛烈搖動發出「呀吱呀吱」的聲響。她把口掩着,努力把呻吟鎖在喉頭。

「不要太用力,這樣…你爸爸…會聽到。」她隱隱感覺到外面的電視聲像是愈來愈大。

只見他像從這句話中獲得甚麼鼓舞,身下動作更加猛烈,仿佛他能藉每次衝刺找回失去的自尊。她看着放在床頭那朵寒酸的玫瑰花隨着身後的動作而微微震動,公屋泛黃的牆壁配搭房間的汗臭味,令她有作嘔的感覺。她緊閉雙眼,咬着唇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響。

 


 

「這次真是麻煩你了,情人節都要你特意出來交給我,希望你男朋友不會生氣吧。」他穿着貼身的黑西裝,微笑的時候露去一口白牙。

「無關係,反正我今晚也沒有約會,把時間拿來工作更好,」她邊說邊從紙袋裏拿出黑色絨毛的首飾盒,「你先看看這個樣版合不合你心意。」

他把盒子推到一邊說:「不用看了,我對你有信心,才會把整個設計交給你。相信她收到一定很高興。」

Alex是她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認識的,在家族經營的酒店做着高職,那天一聽Alice是珠寶設計師,就不停追問她有關珠寶設計的事,並以相當可觀的價錢邀請Alice幫他設計珠寶。

Alice看着餐牌,眼睛不時望向四周。她第一次到這麼高級的餐廳,心想自己整個月人工也未必能買上這裏一支紅酒。身邊的男女穿着光鮮,她雖然已經算是盛裝打扮,但依舊有自慚形穢的感覺。看着密密麻麻的餐單,她只覺被那些不同前菜主菜弄得頭昏腦脹,拼命的回想大學時學過的餐桌禮儀,可是腦子卻因緊張面變得空白。不過她還是慶幸自己沒有推掉這個約會,在高級餐廳裏失禮也總比下午窩在吉野家要好上千倍。

「如果你沒有甚麼特別想食的話,就讓我來決定好嗎?」她微笑點點頭,心中慶幸他及時拋出這條救命稻草。

等候上菜的時候,他向經理打個眼色。只見侍者把一大束玫瑰送到Alice手上,身旁的小提琴手亦開始演奏那輕柔的抒情曲調。

「我想反正都出來食飯,那就不如就應應節吧,希望你會喜歡。」

她只覺整個餐廳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把頭壓得低低的,那句多謝小聲得像自言自語。看到她害羞的模樣,他笑得更開懷了。

他們食飯時漫談着生活瑣事,只是對話間總像飄浮着某種慾望,他們的談話不着邊際,甚至可說是馬虎混過,仿佛這頓飯只是無關重要的過場。就在他打算送她回家的時候,她把電話關了,然後說了一句不合情理而又理所當然的說話。

「我不想回家。」

他們在車上擁抱接吻,他們回到他在何文田的獨立屋,一進家門,他就把她抱起並貪婪地啜吸着,在將她丟到大床前,他們的嘴沒有一刻是分開的。她有種奇怪而且荒淫的感覺,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情人節跟兩個男人做愛。

不,她想到了電視和床鋪的聲響、泛黃酸臭的房間、那自卑男人臉上的淚痕。那只是性交,只是性器官的磨擦,她感受不了愛,更談不上任何高潮。

現在她放聲享受着每一下的進入,呻吟如流水般瀉滿一地,他們肆無忌憚地在床上、在地板、在餐桌上留下愛的痕跡。

她是這裏的皇后,她再也回不去那狹小侷促的房間了。她在心中暗自起誓,將來一定要找個有樓的男人,像這樣二千呎的單位是基本要求。她忘情地笑着,雙腳隨着他加快抽動而夾得更緊,整個身體繃緊僵硬,塗着鮮紅指甲的手把他附在胸前的頭壓得更低,叫聲急促得快要喘不過氣來。她閉起眼睛享受着得來不易的高潮,一面盤算回去以後怎樣跟James提分手。

 

 

關於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2017特首選舉:請留意得票率以及其他技術細節 by 蕭少滔
    老泛民今次在完全放棄了原則之後,又會可以留得住一個怎麼樣的「基本盤」?尤其是拿了龍和道來「賦予新意義」之後,一眾浴血龍和道的「人血饅頭」還會替你打頭陣乎?至於新晉的一批專業精英,在排除萬難之後從功界別的選委戰中拼殺出一條血路,滿以為老泛民掌…
  • 【420】我在荷蘭小鎮抽大麻 by 瘦東
    店員把大麻入進一個小膠袋後便交到一面靦腆而手心冒汗的人手上,靠近一點便有強烈的草青味湧至。本來咖啡館內已洋溢著一陣草味,但手上的更為濃烈。櫃檯上附上濾嘴和煙紙供人取用,但從沒捲煙的人即使看著教學還是弄得七零八落。弄了好幾分鐘還是一頭霧水之際…
  • 身邊總有啲又唔高又唔靚既女仔做咗空姐 by 高教授
    「矮個啲肯定係做地勤,上唔到飛機架」當一個矮個子穿著空姐制服,別人都只會覺得她是地勤。總之長得不夠高,就不算真正的空姐。以前的香港人生活不太富裕,沒甚麼機會坐飛機,對「空姐」這個職業,總會有無窮的遐想。高佻的身材,穿起緊身的空姐制服,襯上一…
  • 樣衰係好撚可憐架,所以某幾個角度靚果啲就唔撚該收左錢就收聲啦好唔撚好? by 肥西
    如果佢係女人,又係運動員,佢應該可以扮下歐鎧淳,一面叫人留意下佢個某幾個角度先知靚既靚樣同唔係好搵到既事業線,一方面就可以拍廣告賣洗頭水賣運動鞋。換轉係李慧詩?你估李慧詩可唔撚可以講叫人留意佢內涵唔好留意佢外表?歐鎧淳條命就好撚過胡紅軍好撚…
  • 【廢青日記】你愛你要講出嚟架嘛 by 桂木主教
    今日返屋企搭lift果時撞到個師奶,兩手拎住兩抽野。我入lift先嘅,我一入就禁咗自己果層,見佢入埋嚟就禁埋閂門。佢入到嚟就企咗響到唔郁,我諗應該係住同一層。但係諗諗下,唔係喎,我日日都差唔多時間出門口同返屋企,差唔多認得曬同層果啲人,好似…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