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樓有高潮

 

 

他貪婪地吸啜着她的頸部,耳邊傳來粗重的呼吸聲和客廳傳來的電視聲。

她拍拍他的頭,小聲的說:「家裏有人⋯⋯」

「爸爸在看電視,他聽不到的。」他繼續把頭埋在她的頸間,像是要在裏面尋找甚麼重要的東西。

她用力推開他說:「都說現在不行。」

「為甚麼不行?說好今天整天黏在一起,你又突然都說晚上要見客,都不知是甚麼客人會約你在情人節晚上見面。」

「James, 你可否成熟一點?我們已經畢業了,不能像以前一樣可以整天窩在宿舍,只顧吃喝玩樂。要是我們都不工作,將來怎樣過活。」

「其實說到底你也是在嫌棄我還未找到工作而已,」他說得激動,聲音也開始大了起來,「我知道不及你這般厲害,一畢業就做到珠寶設計師。只是我都已經很努力地寄履歷表,每天都去面試,只是你都明白現在市道不好。其實我也不想整天像個蛀米大蟲躲在家裏,我已經很大壓力,只是想不到連你都不明白我。」他說得眼框泛紅,語氣也開始帶點嗚咽。

她雖然很討厭他軟弱的性格,只見看到他忽爾哭了起來,態度也開始軟化不少。她摸摸他的頭說:「現在只是過渡期來的,我知道你找到工作以後一定會做得很好的。」

「那你還愛我嗎﹖」他擦着眼淚說。

「傻瓜,我當然愛你。」

他把她抱在懷裏,把頭慢慢的靠過去,他的手慢慢遊移到她的裙下。這次她沒有再反抗。床子猛烈搖動發出「呀吱呀吱」的聲響。她把口掩着,努力把呻吟鎖在喉頭。

「不要太用力,這樣…你爸爸…會聽到。」她隱隱感覺到外面的電視聲像是愈來愈大。

只見他像從這句話中獲得甚麼鼓舞,身下動作更加猛烈,仿佛他能藉每次衝刺找回失去的自尊。她看着放在床頭那朵寒酸的玫瑰花隨着身後的動作而微微震動,公屋泛黃的牆壁配搭房間的汗臭味,令她有作嘔的感覺。她緊閉雙眼,咬着唇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響。

 


 

「這次真是麻煩你了,情人節都要你特意出來交給我,希望你男朋友不會生氣吧。」他穿着貼身的黑西裝,微笑的時候露去一口白牙。

「無關係,反正我今晚也沒有約會,把時間拿來工作更好,」她邊說邊從紙袋裏拿出黑色絨毛的首飾盒,「你先看看這個樣版合不合你心意。」

他把盒子推到一邊說:「不用看了,我對你有信心,才會把整個設計交給你。相信她收到一定很高興。」

Alex是她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認識的,在家族經營的酒店做着高職,那天一聽Alice是珠寶設計師,就不停追問她有關珠寶設計的事,並以相當可觀的價錢邀請Alice幫他設計珠寶。

Alice看着餐牌,眼睛不時望向四周。她第一次到這麼高級的餐廳,心想自己整個月人工也未必能買上這裏一支紅酒。身邊的男女穿着光鮮,她雖然已經算是盛裝打扮,但依舊有自慚形穢的感覺。看着密密麻麻的餐單,她只覺被那些不同前菜主菜弄得頭昏腦脹,拼命的回想大學時學過的餐桌禮儀,可是腦子卻因緊張面變得空白。不過她還是慶幸自己沒有推掉這個約會,在高級餐廳裏失禮也總比下午窩在吉野家要好上千倍。

「如果你沒有甚麼特別想食的話,就讓我來決定好嗎?」她微笑點點頭,心中慶幸他及時拋出這條救命稻草。

等候上菜的時候,他向經理打個眼色。只見侍者把一大束玫瑰送到Alice手上,身旁的小提琴手亦開始演奏那輕柔的抒情曲調。

「我想反正都出來食飯,那就不如就應應節吧,希望你會喜歡。」

她只覺整個餐廳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把頭壓得低低的,那句多謝小聲得像自言自語。看到她害羞的模樣,他笑得更開懷了。

他們食飯時漫談着生活瑣事,只是對話間總像飄浮着某種慾望,他們的談話不着邊際,甚至可說是馬虎混過,仿佛這頓飯只是無關重要的過場。就在他打算送她回家的時候,她把電話關了,然後說了一句不合情理而又理所當然的說話。

「我不想回家。」

他們在車上擁抱接吻,他們回到他在何文田的獨立屋,一進家門,他就把她抱起並貪婪地啜吸着,在將她丟到大床前,他們的嘴沒有一刻是分開的。她有種奇怪而且荒淫的感覺,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情人節跟兩個男人做愛。

不,她想到了電視和床鋪的聲響、泛黃酸臭的房間、那自卑男人臉上的淚痕。那只是性交,只是性器官的磨擦,她感受不了愛,更談不上任何高潮。

現在她放聲享受着每一下的進入,呻吟如流水般瀉滿一地,他們肆無忌憚地在床上、在地板、在餐桌上留下愛的痕跡。

她是這裏的皇后,她再也回不去那狹小侷促的房間了。她在心中暗自起誓,將來一定要找個有樓的男人,像這樣二千呎的單位是基本要求。她忘情地笑着,雙腳隨着他加快抽動而夾得更緊,整個身體繃緊僵硬,塗着鮮紅指甲的手把他附在胸前的頭壓得更低,叫聲急促得快要喘不過氣來。她閉起眼睛享受着得來不易的高潮,一面盤算回去以後怎樣跟James提分手。

 

 

關於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當年老師講到我將來一定會乞食,我老豆回佢一句…… by 藍橘子
    係我升咗上一間唔錯嘅中學,完全跟唔上進度。但其他同學望落都好似好聰明咁,點解佢哋乜都識?!點解我聽唔明?!第一年考試好差,但當年我鬼知乜嘢叫前途咩…最唔開心嘅原因,係畀同學笑蠢,畀老師冷嘲熱諷。返到屋企,我喊到豬頭咁,老豆返到黎望住份卷……
  • 三十歲的處女 by 米多莉
    我明白那些男人的心態。他們都三十多四十歲了,除非是真愛,很難跟著處女的步伐。又怕她痛,又要溫柔,又要有技巧。他們不再是十七歲了,那時候血氣方剛,跟初戀情人曳曳時愚拙莽撞,不顧一切的衝了進去,就算女的哭了,大家都還是充滿實驗性,痛幾次就沒事。…
  • 娛樂新聞無鳩聊?香港人咁撚無聊咁撚低質係睇呢D架啦~ by 肥西
    有個女歌星,明明佢都收左山,埋街食井水架啦,但唔撚知點解,係咁撚中意係個網度話畀人知,佢個乳頭日日都畀個男人大大力咁啜。係呀,係佢個仔。細路食奶就係咁架啦,你純文字討論又冇相又冇片,咁講黎做咩?你畀有錢仔中出完生埋仔,而家又畀個有錢仔個後代…
  • 香港人食野質素,去到我地呢代已經變左下限 by 歷史系小賤貨的日常
    香港係一處好奇妙既地方,我地雲集左全世界各處既美食,基本上你去轉銅鑼灣或者旺角,你求其係張地圖篤個國家出黎,都有得你食。比著係第個國家,屎就有得你食。但去到最近,個世界已經唔同左,近年開始,一興果樣野,垃圾香港人就會開到一街都係同一樣既野。…
  • 奶茶,識飲一定走甜 by 尹洛
    初試飲那走甜的奶茶,嘩,不得了,苦到不行了,完全不是想像跟習慣的味道。我記得我苦著臉像喝廿四味似的勉強將其乾掉。之後的好幾次,我都爭扎了好久,想著要不要走甜,還是要少甜算了。但那時的我不知哪來的毅力,決意所有放進口的液體都要無糖,於是乎又試…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