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長毛梁國雄:曾俊華被習近平選中,民主派反對派地位將消失

 

 

《國風》特首選戰專題:香港民主及中國民主何去何從?

北京兩會結束,國家領導人、政協及人大代表未有對香港特首選戰釋放明確訊息。話雖如此,各方人士都傾向認為大局已定,除非有政治核彈被引爆,否則傳被「欽點」的候選人當選看似沒太多懸念。不過,長毛就認為,曾俊華才是被習近平選中的真名天子,而中央推舉梁振英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乃策略之一,實行「一手緊,一手鬆」之計。那麼,這場選戰的結果,會對民主派有甚麼啟示?常言道:「換人換制度。」改變香港制度,中國制度的一天,是遙不可及,還是近在咫尺?

 

究竟誰欽點了誰?

從整盤選舉策略來看,曾俊華搞面書,搞眾籌,頻頻落區,做的看來都是為討好市民,推高民意,以此盼望選委轉軑。然而,「港人擁護」只屬中央四大條件的最後一項。政界普遍認為,曾俊華始終未能獲中央完全信任,要令林鄭「陰溝裏翻船」有一定難度。不過,早前未能於「2017特首民投」取得足夠提名而棄選的梁國雄卻對北京的思維有不同判斷。長毛稱,看過七間電子傳媒舉辦的選舉論壇之後,更加清楚習近平真正挑選的候選人為曾俊華,而不是外界盛傳的林鄭月娥。相信大家都會問:「喂阿哥,點解北京會信薯片,都唔信林鄭先?」曾因支持中國民主運動而被捕的長毛認為,中央正實行「一手緊,一手鬆」的策略。「一方面,中央推舉無法連任行政長官的梁振英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以作安撫。另一方面,則把曾俊華推上特首之位,上台後實行懷柔改良政策,以抑民憤。這是中國政治上的傳統智慧,如今再用亦毫不稀奇。」

那麼,若曾俊華果真當選,將對民主派有甚麼啟示?長毛稱,「民主派作為長期反對派的地位將會消失。依照全能悖論的邏輯,曾俊華將會成為一塊被民主派發明,但卻舉不起的石頭。」「相反,若林鄭月娥爆冷勝出,民主派則更加『大鑊』,因為他們鼓吹了一個救世主(曾)出來,但曾俊華落選了卻一定不會留在民主派陣營,不敢成為民主派的圖騰,叫民主派自己去抗爭他們又不敢,那怎辦?」他覺得民主派一開始便走進了一個悖論。他們認為香港需要休養生息,民主派需要休養生息,所以把曾俊華封為神一樣,希望他當選後慢慢凝聚各方共識,再向中央爭取民主。但若此人一落敗便一走了之,民主派的這些期望就會全部落空。「這亦是一個政治錯判,讓民主派立場轉移的錯判,這不是無能,便是無恥。到最後,民主派便會找我,或者胡國興算帳,委過於人。」梁國雄直言,民主派對民主理論,歷史欠缺認識,而「兩害取其輕」更不是民主理論,只是朋黨理論。民主派在整場選舉的部署,顯然讓長毛大感失望。

普選看似遙遙無期,連小圈子選舉也被「欽點論」籠罩,望著這場電視辯論,望著這場我們沒法參與的選戰,香港人難免感到氣餒。不過,從幾位候選人的表現,我們也許還能對香港民主發展有一點點的觀察和感悟。由二月七號宣布收集提名,二月二十五號宣布棄選,到提名期過後差不多每場論壇都在門外抗議小圈子選舉的長毛,對整場選舉亦有不少評價和體會。從幾場特首論壇來看,長毛認為辯論內容相對幼稚,質素還比立法會辯論差。他說,候選人欠缺辯論策略和技巧,只懂炮製「gag位」,不懂連消帶打,只能照讀爛gag和基本答案。他解釋,「第一,他們沒有辯論經驗。第二,他們知道他們的一言一語不只是對全香港人講,還要面對選委,面對共產黨,一個人變成三個人,你點搞?」個別來說,長毛指胡國興旨在樹立形象,不為當選。長毛又形容曾俊華為「望之不似人君」,不像一個政治領袖。「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連陳方安生的勇氣(與上級不和,敢與辭職)也沒有,面對上級,只懂忍受,曾還說了一句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如果他昨日agreed with CY,那明天豈不會agree with CP(共產黨)? 」

另一方面,長毛認為候選人的政治知識,特別是對中國的認知不足。「三位候選人對中國的認識等於零。曾俊華稱中國經濟發展迅速,根本是過去式,因為中國GDP由8跌至6.5,實行三去一減一補,經濟明顯在收縮。中國正發生甚麼也不知道,談甚麼關心國家?」他道。長毛續指,他們盲目地說要發展香港創新科技,反映他們不了解香港經濟結構及其他國家發展科技的模式,最後只會令香港經濟不勝負荷。

除了候選人外,一場選戰,也能看出民眾的思路和心態。長期站在人民及抗爭者一方的長毛,今天卻不獲大部分民主派選民支持,甚至被所謂的「黃絲」謾罵,勸他讓路與原屬建制派的曾俊華。「這是犬儒主義,民眾只相信一個「神」救贖世人。這也是文革,納粹主義出現的重要原因,是非常有害的精神,現在未變成法西斯主義已屬萬幸。」他觀察到,2014年的雨傘革命是不少人第一次的政治經驗,這些人可能連政治是甚麼也不清楚。當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價值在2014年被摧毀,人們便再找不到理性的解釋,變成犬儒主義,甚麼也不願相信,只信一個所謂的救世主。另一邊廂,他直言「藍絲」已走進法西斯主義,從撐警事件便可見一斑。

 

退後一步想,制度有冇得變?

有今天的局面,有這樣質素的選舉,曾擔任支聯會常委的長毛認為歸根究底,與中國的政治制度有關。現代民主奉行憲政民主,憲政民主之下又有多個政黨,使政權循環交替。然而,政黨從未在中國數千年的政治上出現過,現在亦只屬一黨專政,黨內無派無黨,永遠無法更新。「香港選行政長官,極其量只屬地方政府首長的選舉。候選人不能有政黨背景,沒有自己的政治主張、往績,最後只能聽皇帝,即中央辦事。」他又指,人大常委會手握兩大權力:釋法權和否決立法權,而香港的三權(行政,立法,司法)也漸受中央控制,導致香港制度殘缺。「香港就算不能普選特首,也應起碼能普選立法會,以監察政府,讓民意得以伸彰。」長毛又憶述雨傘革命中後期,梁振英曾言若人人可參選行政長官,政治和政策就會向貧窮人士傾斜。曾在地盤做散工、在巴士公司洗車工人長毛形容,這是他聽過最難聽的說話。結果,中央只願給出831框架,就像今屆選舉一樣,剩下「三個爛橙」讓我們選擇。

長毛的話,說穿了,就是在敘述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香港一天活在中共的陰霾下,民主發展似乎都會舉步為艱。那麼,中國,甚至中共自身何時才會步向民主?辦公室牆上掛著中國共產黨創始人陳獨秀的詩句「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手機鈴聲是慷概激昂的中國共產黨黨歌《國際歌》,從從政第一天開始,相信長毛從來沒有忘記過這道問題。長毛慨嘆,轉機曾在1979-1989年出現。他形容該十年是中國近代史上最有希望,最有自由,人民生活最開心的年代。「當時,眼看傳媒越來越開放,人人以為中國會慢慢進步,人大副主席,總理遲些都可能有得選。雖然當時人民沒有錢,但也沒有出現犬儒主義。所以,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是否快樂,是否有希望,是否感到有尊嚴,取決的不是金錢,而是國民能否感覺到有改變,包括國家的改變和自身的改變。」可惜,一九八九年發生的事,讓這道曙光瓦解冰銷。

念念不忘,是否必有迴響?近30年過去,今天的中國與當天已是雲泥之別,至少在國際地位和經濟上如是。但步向民主,還要走多遠的路?長毛認為,像共產黨的專制政權,沒有更新機制,其實可以突然崩塌。「一個少數人執政的政府,佔有所有利益,就像我一樣,又抽煙,又飲酒,又踢波,又不做身體檢查,都是會突然死亡。」他自喻。「最後,中共就會像蘇共一樣,被踢下台後永不能翻身。總而言之,只有改革,才能善終。」

 

後記

訪問尾聲,我問毛哥:「你現在的處境,算不算是『身處艱難』?」他說: 「不了。都六十歲人,還有甚麼算得艱難?」時勢每秒在變幻,後浪往往輕易把前浪推走,一直追隨的價值人們可能一下子就忘記,但此刻的梁國雄,看來已經習慣。

 

【專題:2017特首選戰】

 

 

關於作者:香港大學學生會國事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國事學會
與同學一起認識、正視、深切關懷國家民族前途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TVB 是大到不能倒 by 阿享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 【塔羅個案】你身邊有無日日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嘅人? by 神婆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
  •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by 程悅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