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學生完成任務可以建立自信,而唔係要虐待折磨佢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jook)

 

我教中學的街舞班第一堂有一些一定會做的習慣:問他們進來做什麼,為什麼進來;要求他們以後每一堂必需換運動服,如果是上常規堂的藝術體驗課也起碼帶球鞋回來換。

問問題是要讓他們清晰自己的目的,再定下一些任務讓他們付出、完成來逐步達成他們的目標,由簡單的任務開始,讓他們付出成本,建立歸屬感,投入後自然會建立自信和紀律,這些都是教育的過程。

我很記得在我教東涌一間「比較多青少年問題」的中學的其中一年,第一堂上課前負責老師已經跟我說班中的學生有欺凌、援交、黑社會等等問題希望我留意,果然這一年我被學生用粗口挑釁過,有學生在課堂上打交,有學生離開再回來;我亦有罵過學生,但罵不是為了讓他們難過,而是為了逼他們去思考他們的初衷,他們在第一堂被問的問題和答案。

而這一年,有一位中一的肥仔,因為一些原因他被負責老師逼來上課,所以他很沒動力,經常不帶運動服來換,當他第三次答應我會帶運動服來換但沒帶時,他這樣答我

我:「為什麼又沒帶呢?」
肥仔:「我扭傷手不能上課」
我:「嚴重嗎?不上堂沒關係,但你有沒有去看醫生呀?」
肥仔:「沒有」
我:「為什麼?」
肥仔:「我剛剛小息扭到的,還未去看」
(dead air………)
我(假笑):「你是先知今朝早就知道你小息會受傷所以沒帶運動服,還是你覺得阿sir這麼蠢會相信呢?下次找籍口要想清楚知道嗎?」
肥仔:「那我可以走嗎?」
我:「去!上!課!下次再沒帶罰做二十下掌上壓再上課!」

其實我也只是一時生氣嚇嚇他,他沒再帶我就請他離開了,但之後他再沒試過沒帶運動服來上課。

學期尾,那位問候我娘親的同學、「她們上我們就不上」的兩個圈子和這位肥仔都完成了課程一起上台表演,完成表演後肥仔和粗口同學對我說謝謝時都哭了…… 而第二年當我回來再教時,他們已經被老師任命幹事幫忙點名集合。

教育,有時是需要逼的,特別是推動學生去嘗試時,亦需要定下目標任務去讓學生完成,但絕對不是折磨學生;我的課亦有學生上過幾堂離開,嘗試過後知道不喜歡而放棄,了解自己亦是一種成長,但當強逼一直持續而且帶有傷害性,那就是折磨。

有人甚至是家長說那些把小學生的臉壓在泥裡、不准他們洗臉直接吃飯、逼學生拿地上的泥吃、赤腳走到街市、以侮辱性語言及懲罰逼學生屈服,等等傷害折磨叫做訓練、培訓、教育,那是不是要像幾年前中國那些軍訓營有強姦有打死學生才醒覺後悔?是真的如某些家長說少少傷害死不去就沒問題?那我跟你說:「食屎都唔會死架,而且可以訓練求生意志,仲唔食?」你不吃,憑什麼逼小孩子去受這些苦,去滿足你們大人的支配欲?教育是以傷害強逼至屈服來拖行的嗎?

當然,七警行私刑都這麼多人說情有可原的反智世代,老師摳打學生其實又有何不可呢?

 

關於作者:Ken Chung

新成立非牟利機構「香港街舞文化藝術專業協會」創辦人 / 總監|找來了多位藝術界知名人仕及藝術系大學講師支持,希望以專業手法,改革街舞文化的落後腐敗,爭取街舞文化應得的政治地位及尊重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真人真事】我見過中大counsellor,我真係見過 by 蘇豬
    Year3嘅某個下晝,我因為壓力瀕臨爆煲,終於走咗上Franklin二樓,約見中大嘅counsellor...…
  • 數到三,就射了 by 濕鳩作家
    「Come_on_James,你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這是我們分手時的對白。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他成為了ASSO仔,而我進了港大。吃著手上的奶油豬,看著眼前這個毫無上進心的男孩,我想起了那個夜晚。…
  • 一句講哂,單身定拍拖開心? by 樂人
    單身,可以自由自在,但無人共同進退,晚上渴望擁抱;拍拖,可以分享快樂,但代價是需要承擔苦惱,盼望一點自由。世界沒有完美之事,做人如此,拍拖如此。…
  • 人失敗到盡頭總要學會打飛機 by 田小姐
    我呢位朋友,大學畢業五年,一個月前搵到一份寫字樓工,月入唔夠一萬。早幾日成班朋友約出黎食飯,呢位朋友就話佢想辭職唔做,自己搞生意。我心諗,搞生意?你連自己嘅生活都未搞得掂喎!於是我就問佢:「你份工好哋哋做咩唔做呀?」佢「唉」左一聲,話:「我…
  • 【重甜慎入】黃之鋒,當日你選擇保護我,點解今日卻要污辱我? by 木人里
    「又係佢地,黃之鋒,仲有好似叫梁國雄既一班人。」「係我仲未知道點樣反應既時候,佢地……」「佢地就強行進入左我身體……」「我數唔到有幾多人,數唔到過左幾耐,我好驚,好辛苦……」「從來未有人入過黎,仲要入得咁深入……」 …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