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一個HEHE】與港女相處之日常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ichell Zappa)

 

我係一個HEHE,好多人以為HEHE身邊一定好多男人圍Q住哂。錯,你咁諗就大錯特錯!HEHE身邊最多既一定係港女!我有兩個港女朋友,佢地真係好痴線,痴線到有時我係到諗究竟我係因為HEHE先識到佢地,定識到佢地之後驚左女人變左HEHE。好多人以為我地相處就好似果D女人圈咁,大家約埋一齊HIGH TEA,講下成個系既八掛野咁,再傾下心事。錯!如果你有兩個港女朋友!你既生活係只有恐懼﹗係社交恐懼!打呢篇文我簡直係行緊鋼線,我兩位港女朋友見到既話,佢地可能已經PLAN緊下次番學點樣毒死我。

第一, QUIT GROUP。呢個係我一位港女朋友好慣用既手段黎,特別係身處係做PROJECT既高峰期,一日平均要ADD番佢地兩次。首先,女人好鐘意自己心情唔好就要搵其他野去發洩,作為一個脾氣好既人,好多時你就係受害者。佢地會選擇一D你唔係太留意電話既時候出擊,例如你打緊機、岩岩訓醒、就黎訓呢D時間。好多時都係因為做PROJECT有意見分歧既慣用手法黎,或者我唔肯早做都會有機會QUIT GROUP。我朋友係一個好有責任既人,佢通常係交之前一個星期已經做好份野。WHAT???一個星期?冇錯,係一個星期。係現今世代竟然有唔係早一日做既人真係好稀有。我差D送佢入博物館比大家研究下。QUIT GROUP係一個好強大既手段,可以令你既對手毫無還擊之力。佢會係你打字既時候直接QUIT左,你根本連解釋既機會都冇!到你PM搵佢諗住解釋既時候,佢通常會再BLOCK埋你,一咁你可以直接收皮訓教第二朝再算。QUIT GROUP呢個行為係可以令你站係高地,一QUIT GROUP無論係點都好,你D朋友係一定會搵個代表PM你叫你唔好嬲。根住你就可以用你最高姿態入番GP之後逼你班FD做功課。呢招簡直係無敵。

第二, 伸手黨。我另外一位港女朋友好喜歡咁做。我講完佢今晚應該會QUIT GROUP再BLOCK我。HEHE。正常人黎講,港女係只會露出佢地LV 1 既港女技能比大家睇,面對住唔熟既人,港女既伸手LV只係會去到叫你諗食咩再BAM鳩你既程度。但如果你對住呢個港女熟,佢會決定放棄運作腦部而將所有野交付比你個腦。我呢位朋友好正,佢所有野都可以伸隻手黎叫我比佢。而當我話番佢轉頭,佢係會嬲豬既,覺得ME自私。

第三, 港女會好依賴你,對正常人黎講,佢地好似好自立同埋好有獨立思考,冇錯佢地係咁,但當佢痴埋你到,好似頭先咁講,佢地會選擇將個腦暫停運作。唔好以為佢地剩係對住男友係咁,佢地對住所有熟既雄性生物都係咁。你就要幫佢地諗好多野,包括佢地既人生抉擇、心靈雞湯、今晚食咩、番咩工好、同男朋友做咩好、同佢地傾下男朋友既衰野值唔值得原諒咁。總括你講,你以為做個GAY佬就可以脫離女人既煩惱,其實,係唔會﹗當你有多過一個好朋友﹗你就好似多左兩個女朋友咁﹗

你問我對住佢地有咩方案應對?就係對佢地有咁衰得咁衰有咁MEAN得咁MEAN。佢地就會覺得你個人太ON9就會開始唔聽你講野,咁樣你就成功左一半,脫離左一半既煩惱,各位HEHE,共勉之。

雖然係咁,我地相處方式係怪左D,但係係呢個鳩流流既年紀又鳩流流既時代,好慶幸仲有呢位兩位濕鳩比我恥笑,一齊行埋呢條畢業既不歸路。BTW 最多年尾我地去一個旅行仔啦,但我唔想照顧你地,好煩。

 

 

關於作者:歷史系小賤貨的日常

歷史系小賤貨的日常
筆者集GAY佬、賤貨、劣筆、廢青於一身。如文章有害,概不負責。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TVB 是大到不能倒 by 阿享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 【塔羅個案】你身邊有無日日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嘅人? by 神婆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
  •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by 程悅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