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隆子的四重奏

 

四個三十多歲的成年人,走在一起,各持一件樂器,組合成《四重奏》。還未看完這日劇,但已被瘋狂地渲染了,那些對白和情節,都是三十歲後的人的人生領悟和體驗,許多人提過劇中人物會拘泥於生活的一些鎖事上,其實許多扮作成熟的香港人,總會在吃譚仔時糾結於吃三小辣還是十小辣。

留意這劇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松隆子。打從松隆子19歲那年,就開始留意她,或者說是愛慕她。十多年過去,到今年六月應該四十歲的她,仍然在電視或電影畫面中閃爍着漂亮的光芒。在劇中她是個小提琴手,在與丈夫離婚後,由東京搬到輕井澤的別墅,與其餘三位單身的音樂人同住。

松隆子最漂亮的時候,是拍攝《四月物語》時,一頭長髮拿着導演的場記板,以無辜的眼神看着前方微笑的一幕。記得當時剛擁有屬於自己的第一部電腦,能夠上網後,就看到這張相片,之後下載了,一直都很欣賞這個氣質獨特的日本女孩。

 

 

很記得香港首播《戀愛世紀》時,是我生日的那天,然後很喜歡開首的主題曲,現在也有時常播放,每聽一次,就回想松隆子在台場與木村漫步的畫面,雖然我的姓氏都有兩個林,但那時候一直都在幻想,將自己變成木村。

《四重奏》是松隆子闊別五年後再拍的電視劇,她的造型是短髮,知性內向,卻又起着牽頭角色的女人。她與丈夫離婚,道出一個「愛他但不喜歡他」的哲理,其實結婚後的夫妻,會減少了那種拍拖時的強烈喜歡感,與愛不同,愛連結了二人,分開會痛。

她飾演卷真紀這個角色,演奏小提琴,與大提琴手世吹雀交流甚多。世吹雀是個漂亮得來有點傻氣的三十歲女人,說老不老,說嫩不嫩,但有着自己一套處世觀,當喜歡一個人時,會喜歡得忘記自己正喜歡着,不快樂時,真紀又會開解她。

在劇裡,真紀和雀是一家人,會以「我們是用同一種洗髮水有着一樣香氣的家人」這種說話來連結對方,四個不甚關連的音樂人,居然生活在一起,成為一家人,這種設定,大概很難在香港進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包袱和想法,要攤開來分享,應該不容易。

喜歡松隆子,除了她那不平凡的人生外,她還是個天才音樂人,很多歌都是自己作曲填詞加上演唱,《True True》是經典,那時候我還買了她的一隻CD。她亦唱而優則演,由少女到少婦,經歷了不止四重奏,相信像我這樣迷上她的香港平凡男子,大概不止一千個。

 

 

關於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今朝睇醫生我溝咗個姑娘 by 王歪歪
    感冒不癒,徹夜頭昏腦脹,一早連早餐都未吃,便求其找了間最近的診所看醫生。…
  • 譚順生只係一個將自己羞恥同妒忌發洩係旁人身上既懦夫 by 木人里
    儘管佢係鏡頭上點樣疼錫女兒、讚揚女兒,機場保安既一句說話,就將呢種虛偽刺穿。機場保安係傳呼機中講出一句「借個女上位既老豆」,赤裸裸咁講出左父親最心虛既野,最羞愧既野。事件既下文就好似大家所見,該名機場保安係收到投訴既第二日就被解僱了。…
  • 我們曾是最好的一對(SHESHE限制級) by 葉希林
    我認為自己與這個男人性愛不合(是性愛,不是性格,沒打錯字),那麼就換另位,試了幾個對手後,終於遇上阿輝。我不能說我十分享受與阿輝的性愛,但至少不抗拒。我喜歡他,是因為他什麼都體恤我,包括性愛。我記得第一次跟他上床,是在彼此喝得臉紅耳熱的時候…
  • 我還是太年輕了 by 麻雀
    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侍應。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啤酒推銷員,也就是我們說的「啤酒妹」。那個「啤酒妹」形像和我們在其他媒體接觸的一樣,妙齡少女,化着妝,穿着小背心,露出雙臂和半個背部,短褲,裸露的半條大腿,高筒高根靴。…
  • 多謝民建聯同新民黨,馬鞍山失去全日直出東九龍巴士嘅機會 by 達時製作 (On Time Production)
    黃泥頭居民當然開心啦——出去東九龍有兩條線,非繁忙時間又可以繼續搭89D去馬鞍山。但馬鞍山居民呢?無人理過。佢地要繼續漫遊黃泥頭先至出到東九龍。呢萬幾個客嘅感受,有人去照顧嗎?…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