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華田——專治大眾營養不良的偉大產物

 

阿華田也許都是大家的童年回憶,卻不知怎的長大就怕了在茶記叫上一杯華田,阿華田是「小朋友的飲品」的形象有點莫名其妙的存在腦中,卻不知道原來阿華田以前除了好飲,更重要的是其營養?下?阿華田都有營養?對,就來看看阿華田以前在香港報章中賣的廣告吧。

從1930年的阿華田廣告寫其「味道異香」可見,阿華田 的麥味其實在以前未必為人接受,然而要飲阿華田,全只因兩字:「營養」。大概當時入口阿華田的洋行也知阿華田這種新產品難以令大眾明瞭其營養及成份,因此廣告都每每提及是「科學新法製造」的「鮮奶、大麥、雞蛋及谷咕提煉其精液」(我無打錯字啊),主打為滋養補品,不論老少,還是運動後、病人、主婦等都應該飲用,和現在我們「口痕」「口淡淡」而購買飲料大不同。

 

阿華田的歷史

 

飲完有咩好?就可厲害啦,「睡前飲阿華田一杯,終宵酣眠,翌日精神煥發」(香港工商日報1930年5月27日)、「於身心筋絡,處處受益,功效之大,莫可言喻」(香港工商日報1931年4月23日)、「能使闔家老少康健,抵禦疾病」(工商晚報1937年47月3日),總之就是有病醫病,無病旁身。

看上去似乎誇張,但回看三四十年代(以至六十年代如是),香港經濟未算發展成熟,要有足夠營養供以一家上下,其實並非易事。根據聯合國數據,1950-1955年間,每年平均每一千個香港兒童就有62個夭折,自90年代開始才開始降至單位數字,雖然明瞭缺乏營養為夭折的主要原因,但由於經濟問題,家庭要購買鮮奶或雞蛋等食品,也是極大負擔,因此價廉的營養補充品就大有市場,除了1900年代開始生產的阿華田,同期的煉奶和奶精,還有1940年在香港創辦的維他奶豆奶,也同樣以營養補充品作主要市場。也許對年輕的讀者來說,嬰兒飲奶粉是正常不過的事,但你的上一代分分鐘就是飲煉奶開水,或者阿華田維他奶長大,母乳呢?媽媽都未夠營養,的確難以有營養豐富的奶水。

五十年代前廣告大多都滿滿是文字,但設計同樣用心,以富傳統中國特色的白描線畫為主,畫工精細,又因其黑白印刷,廣告會善用字體和字型大小吸引讀者,阿華田廣告文字大多為直排,而阿華田字型一致,一同看看大半世紀前阿華田的報章廣告吧。

 


香港工商日報1930年5月27日

 


香港工商日報1930年7月25日。長而窄篇幅廣告又稱「通條」,因設計難度高,現在已經不常見通條廣告。

香港工商日報1931年4月23日

 


工商晚報1937年4月3日

工商晚報1937年7月11日

華僑日報1953年12月3日

 

二十世紀中相機已十分普及,除了在報章中可見不同菲林和相機的廣告外,加上相片後製發展成熟,本來手繪的廣告也變成以相片為主,例如以下1962年《華僑日報》的阿華田廣告。

 


華僑日報1962年6月9日

 

報章反映著人們每日的生活,除了課本上硬綁綁的歷史知識以外,報章上的廣告也能帶我們走一轉時代巨輪。賣告白,除了是廣告,也是時代留下來的告白。

 

阿華田大不同?

原來阿華田除了現在出品的沖劑、阿華田糖和餅乾以外,以前還有阿華田麵包乾,主打讓「兒童初發乳牙時食之,尤甚特別有益,蓋可藉以操練牙力,使牙齒發育迅速」,你又是不是阿華田fans?有無心思思想試下呢?

 


香港工商日報1930年11月15日

 


香港工商日報1930年1月10日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 「港識多史」的
【Facebook】

關於作者:港識多史

港識多史
簡簡單單講下港史,識下香港舊有文化。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TVB 是大到不能倒 by 阿享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 【塔羅個案】你身邊有無日日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嘅人? by 神婆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
  •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by 程悅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