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乜原來你哋覺得做賊好風光㗎?

 

尋日一代賊王葉繼歡死L咗,本來筆者都以為一個人嘅生老病死係等閒事,日日香港都有人兩腳一伸,日日醫院都有新生嬰兒,無新血去幫舊時代換血,無後浪去推倒前浪,呢個社會又點會有進步,莫講話要時代革命吖,郁兩吓都比人好似狗咁嗌Stop呀。不過望住呢個社會啲老友記同班畀人洗哂腦、社教化哂後生仔都唔知好嬲定好笑,有時候佢哋對虛構嘅劇情仲上心過自己身處嘅現實世界,我唔理佢哋係對住個賊表示感嘆,定係對住昔日嘅風光感到懷緬,呢兩個行為都係相當嘔心同反智,原因有以下呢三個。

 

人哋賊王嚟咋你估有難言之隱就大哂呀?

我唔知係《樹大招風》拍得太好睇、太成功定班觀眾太投入,設身處地咗喺純屬虛構嘅劇情入面,竟然會有人認為「葉繼歡都係個人嚟啫,人哋都有屋企人,打劫金舖再射爆人哋個頭都係打份工做個賊啫,有乜錯喎?」嗱,以前呢句拎嚟幫警犬護航嗰陣啲人都會感觸兩吓再停一停、諗一諗,但轉咗個身份係賊都仲要諗,我覺得世界嘅大愛同包容真係好偉大,可能他朝一日認為葉繼歡無錯嘅朋友要試完吓畀人用槍指住個頭先會有同理心,先會知道賊王當初做錯嘢,做得出打劫金行唔係叫「敢作敢為」,係叫走投無路呀,有頭髮邊個想做熾哥呀?唔好搵唔到嘢讚葉繼歡就是但塞啲嘢畀佢啦唔該,犯法要坐監呢啲係基本常識嚟。

 

仲懷念緊「省港奇兵」嘅時代?唔好玩啦,你估吓仲有冇鄰國人睬你?

知唔知點解香港人個國際排名成日畀人超前?我自己就覺得主因係香港人好鍾意個頭倒後、個身向前咁跑,都唔止係「省港奇兵」呢單嘢表現出嚟,每次班「前輩」喺啲社會議題,比如啲學生自殺就講:「我以前無書讀都未嗌生嗌死啦,身在福中不知福,讀過書又唔見得叻過我,郁啲就去死,無鬼用。」啲後生仔上唔到樓:「以前呀叔我一日打幾份工慳飲慳食咪上到樓囉,少少苦頭都捱唔到,買唔到樓點娶老婆呀?」呢啲情節真係屢試不爽,總有人會以為自己拎住時代嘅光環對活在當下嘅人指指點點,如果你整到部時光機或者變種做Time traveler先好走嚟同我講懷念上古時代啦,再者,你諗清楚啲依家打劫完金舖仲買唔買到樓,仲要拎住支砲落地犯案咁高風險咁高成本,啲鄰國磚家聽到都指住你個頭嚟笑啦下話,比著係我都會話:「咁高成本嘅嘢,好怕做呀,搵鬼做呀?不了。」咁現代葉繼歡又係點作奸犯科呢,下面再講。

 

依家香港唔係無賊,只係你哋日日畀人偷緊嘢都唔知乜事咋。

時代唔同咗,大家身邊啲賊自自然然都會與時並進,係得啲原地踏步嘅人先會以為依家治安好咗、環境好咗、人都精神咗,入門級嘅就你平日落街買餸買飯,分分鐘畀啲健身中心、美容中心、敦倫金、強姦金重組… …等等喺條街捉埋一邊,同你講你中左獎呀,有刷刷卡、50蚊超市現金禮券拎呀,就畀人捉咗上嗰啲不知名Office,輕則賣咗啲個人資料畀人,重則畀人呃咗去碌幾皮至幾十皮不等嘅卡數,你可能話呢啲唔係賊,係你情我願,咁又係嘅,比人明搶都唔識反抗都係抵畀人呃嘅,我都覺唔抵幫但唔代表呢啲依附喺人哋身上吸血垃圾蟲係啱,呢啲都算低莊,高招少少就用假冒入境處、扮你親人要住院/和事費、用微_呃你過數畀佢,年中不知幾多叔伯父老中伏,咁呢啲又算唔算賊呢?係咪只差在佢哋無好似葉繼歡咁用支槍指住你呢?

 

老實講,我唔係一竹竿打一船人或者污名化、標籤化啲入獄嘅更生人士,但恕筆者實在諗唔到有乜理由要幫葉繼歡呢個人洗白,更加覺得啲傳媒唔使專登塑造到一個賊王係情有可原或者講到佢係「傳奇一生」咁嚴重,呢啲賊仔香港日日都有,而香港都仲有好多「前輩」仲活喺佢哋夢內理想嘅時代入面,只要一日係咁,一日都會有新嘅葉繼歡去用新嘅方式打劫大家,希望到時大家唔好畀人搵笨之後又覺得好可惜,共孽嚟㗎。

 

關於作者:健華

90後廢青,如果你認同我的文章,可以多留意一下輔仁媒體的廣告及其他文章,以表支持,如對文章有任何疑難,歡迎PM。fb: https://www.facebook.com/KelvinKinWa.7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今朝睇醫生我溝咗個姑娘 by 王歪歪
    感冒不癒,徹夜頭昏腦脹,一早連早餐都未吃,便求其找了間最近的診所看醫生。…
  • 譚順生只係一個將自己羞恥同妒忌發洩係旁人身上既懦夫 by 木人里
    儘管佢係鏡頭上點樣疼錫女兒、讚揚女兒,機場保安既一句說話,就將呢種虛偽刺穿。機場保安係傳呼機中講出一句「借個女上位既老豆」,赤裸裸咁講出左父親最心虛既野,最羞愧既野。事件既下文就好似大家所見,該名機場保安係收到投訴既第二日就被解僱了。…
  • 我們曾是最好的一對(SHESHE限制級) by 葉希林
    我認為自己與這個男人性愛不合(是性愛,不是性格,沒打錯字),那麼就換另位,試了幾個對手後,終於遇上阿輝。我不能說我十分享受與阿輝的性愛,但至少不抗拒。我喜歡他,是因為他什麼都體恤我,包括性愛。我記得第一次跟他上床,是在彼此喝得臉紅耳熱的時候…
  • 我還是太年輕了 by 麻雀
    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侍應。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啤酒推銷員,也就是我們說的「啤酒妹」。那個「啤酒妹」形像和我們在其他媒體接觸的一樣,妙齡少女,化着妝,穿着小背心,露出雙臂和半個背部,短褲,裸露的半條大腿,高筒高根靴。…
  • 多謝民建聯同新民黨,馬鞍山失去全日直出東九龍巴士嘅機會 by 達時製作 (On Time Production)
    黃泥頭居民當然開心啦——出去東九龍有兩條線,非繁忙時間又可以繼續搭89D去馬鞍山。但馬鞍山居民呢?無人理過。佢地要繼續漫遊黃泥頭先至出到東九龍。呢萬幾個客嘅感受,有人去照顧嗎?…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