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蘇軾考DSE

 

拿,教育局班友就戇居居嘅,如果啲大文學家生不逢時,生着係香港,又要去考公開試,咁唔好話做作家,書都無得佢地讀添呀。今日先講下宋代豪放派嘅蘇軾,乜乜乜「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水調歌頭),「大江東去,浪淘盡」(念奴嬌),中學都一定讀過,不過佢最勁嘅,其實係呢篇文——

佢細細個考試嗰陣,作左篇《刑賞忠厚之至論》,入面有個咁嘅例子︰話說以前有個大法官叫皋陶,佢判左個罪犯死刑,之後堯帝話大和解特赦個罪犯。咁皋陶又唔gur喎,咪剩剩雞捉佢返嚟判多次死刑囉,但又咁唔好彩畀堯帝知道,佢又行使特權赦免佢。如是者,皋陶定左三次罪,堯帝赦足三次罪。蘇軾就用呢個例子,論證刑賞重寬,寧縱勿枉。

其時班主考見到都突左一突,心諗點解個例子我地飽讀詩書都未聽過。當時又未有google神,佢地就三口六面搵蘇軾問清楚啦︰「喂細路,句嘢有無reference先,footnote識唔識落呀你?」點知蘇軾聽完之後,就大笑左幾聲,然後講句「想當然耳」。譯返做廣東話即係︰「無呀,我作架炸。皋陶係釘官,堯帝又係仁君,一個殺人一個放人,好正常啫,估都估到係咁啦——一定係咁,除非唔係。」

嘩大佬,咁即係吹水啦,考試唔背例子入場仲要老作?考評局班友實肥硬你,下年請早啦廢青。但歐陽修班友就開通啦,話呢條友雖然係老吹,但又吹得合情合理,有膽識有諗頭,咪頒左個科舉第二畀佢囉。(本應係第一嘅,因為嗰時係塗名考試,用而家講法,即係份卷只得考生編號,見唔到學生名。主考歐陽修驚份卷係佢大弟子曾鞏嘅,容乜易到時被人話黑哨,咪特登將最好嗰份排去第二名。點估到,原來份嘢係蘇軾寫嘅。換着係用人唯親嘅香港,就無呢支歌仔唱啦。)

咁考評局班友,認為事實勝於雄辯,存在就是合理,吳克儉仲未落台,一日係局長,一日都係好人呀。

 

 

關於作者:賽德克

八十後,以讀書睇戲為樂。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今朝睇醫生我溝咗個姑娘 by 王歪歪
    感冒不癒,徹夜頭昏腦脹,一早連早餐都未吃,便求其找了間最近的診所看醫生。…
  • 譚順生只係一個將自己羞恥同妒忌發洩係旁人身上既懦夫 by 木人里
    儘管佢係鏡頭上點樣疼錫女兒、讚揚女兒,機場保安既一句說話,就將呢種虛偽刺穿。機場保安係傳呼機中講出一句「借個女上位既老豆」,赤裸裸咁講出左父親最心虛既野,最羞愧既野。事件既下文就好似大家所見,該名機場保安係收到投訴既第二日就被解僱了。…
  • 我們曾是最好的一對(SHESHE限制級) by 葉希林
    我認為自己與這個男人性愛不合(是性愛,不是性格,沒打錯字),那麼就換另位,試了幾個對手後,終於遇上阿輝。我不能說我十分享受與阿輝的性愛,但至少不抗拒。我喜歡他,是因為他什麼都體恤我,包括性愛。我記得第一次跟他上床,是在彼此喝得臉紅耳熱的時候…
  • 我還是太年輕了 by 麻雀
    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侍應。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啤酒推銷員,也就是我們說的「啤酒妹」。那個「啤酒妹」形像和我們在其他媒體接觸的一樣,妙齡少女,化着妝,穿着小背心,露出雙臂和半個背部,短褲,裸露的半條大腿,高筒高根靴。…
  • 多謝民建聯同新民黨,馬鞍山失去全日直出東九龍巴士嘅機會 by 達時製作 (On Time Production)
    黃泥頭居民當然開心啦——出去東九龍有兩條線,非繁忙時間又可以繼續搭89D去馬鞍山。但馬鞍山居民呢?無人理過。佢地要繼續漫遊黃泥頭先至出到東九龍。呢萬幾個客嘅感受,有人去照顧嗎?…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