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GPS追蹤男友II(三)

最新文章綜覽 / 短篇小說

 


上集(二)

 

第一次覺得iPhone好用,係試過同珊珊FaceTime之後,起碼唔洗成日冒險兩個人出街見面先。而為咗唔俾阿Cat發現,我哋通常FaceTime嘅地點,係廁所。

「做乜呢兩日都唔覆我?」我盡量壓低聲線,唔想驚動阿Cat。

「唔係淨係你有女朋友架,我都有男朋友架哥哥。你唔係要我將啲時間分晒俾你呀嘛?」珊珊把口係咁講,但呢段日子以嚟佢一直喺我身邊陪住我,一齊諗點樣解決呢個局面。

不過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當一段關係入面有超過兩個人,或遲或早,總要有人出局。

而呢樣嘢,竟然將會以迅雷不及掩耳嘅速度發生……

嘭嘭!嘭嘭嘭!……話口未完。我抬頭望一望,提醒鏡入面嘅自己:千祈唔好認!

除咗拖延時間,別無他法。

「你喺入面同邊個講電話呀?」阿Cat係啱啱經過定一早伏喺門外面偷聽咗好耐呢?佢知道幾多嘢?

不過起親腳射波,一係入一係唔入架啦,唯有搏一搏。我定一定神,跟住打開廁所門……

「做咩呀?我覆緊中同啲Whatsapp錄音呀。你係咪想用廁所呀?」我呢一刻扮出嚟嘅莫名其妙,同阿Cat嘅氣急敗壞,相映成趣。

「我明明聽到你係講緊電話。俾你部電話我。」我聽得出,阿Cat今次唔會咁易算數。再發展落去,一定係我蝕底。既然事敗,我只可以先發制人。

「咩呀?好哋哋你又嘈乜呀?你唔好好似啲變態港女咁check住晒得唔得呀?」講完呢句,我就跟手著咗件外套,拎埋銀包電話嬲爆爆咁出咗門口。

我以為,呢個係最好嘅方法逃過一劫。

本能反應,我好想即刻打俾軒仔,去佢屋企隊吓啤吹吓水。但我諗返起上次食飯,軒仔被我chok到爆大穫,佢幫阿Cat喺我部電話裝嗰個app係會追蹤到通話紀錄,所以我即刻轉用Whatsapp搵佢。

上到軒仔屋企,我已經準備好一打青島。人哋話酒精係解決唔到問題,係丫,但飲牛奶一樣解決唔到姐?

為咗防備嗰個Boyfriend Tracker app,我特登擺到部電話好遠,費事阿Cat偷聽到我同軒仔嘅對話。

以前每一次逢場作興,我都懶得咁大陣仗掩飾。或者係僥倖心態,硬係覺得自己唔會被斷正。又或者係,我根本利用緊阿Cat對我嘅耐性,因為我知就算被佢捉到,佢都唔會捨得同我分手。然後我哋就會相安無事,直到我成功騎牛搵到馬,阿Cat就可以功成身退。

正當我胸有成竹諗住自己今次一定唔會有事,原來另一邊廂,阿Cat嘅部署係比我想像之中縝密得多……

 

************

 

睇住阿聲嬲到走咗,我本來有衝動跟住佢落樓,同佢對質問出真相先罷休。但我突然醒起,其實我仲有另一樣必殺技未出。

雖然個肺仲係有啲被火燒嘅感覺,但係相比頭先嬲到面紅耳熱,我而家已經平靜咗好多 。我坐喺梳化深呼吸,嘗試重整旗鼓。我check一check阿聲嘅位置,預計到使出必殺技之前仲有少少時間。

我將阿聲個公事包入面嘅嘢倒晒出嚟。有堆信用卡單,其中一張係最近好多人排隊嘅抹茶雪糕店。我記得珊珊嘅Whatsapp大頭照就係喺呢間餐廳到影嘅。對比返單上面嘅時間,嗰晚阿聲話佢同中學同學喺彩虹邨打完波,去咗附近食糖水。

公事包入面仲有隻USB。我用佢部電腦打開隻USB,左摷右摷,同一個想爆格嘅人入屋翻箱倒櫃係無咩分別。啲文件無咩特別,都係佢公司嘅簡報、計劃書之類。

但我就留意到佢電腦個PDF程式有一份最近打開過嘅文件,係一間診所嘅宣傳單張,入面包括流感疫苗、全身檢查同驗血嘅價錢。

其實我大可以將呢啲嘢拎出嚟同阿聲對質。不過我發覺,自己其實幾享受呢種咁病態嘅追蹤,甚至有啲迷上咗每晚喺黑暗之中摸索,搵出唔同嘅碎片,將全部真相慢慢組織返出嚟嘅感覺。原來一旦開始咗,就無辦法停落嚟。

我開始分唔清楚,到底我係想贏返個人,定係想贏呢場仗。

時間都差唔多。我用手機程式打開追蹤嘅界面,確認我追蹤緊嘅嗰部手機,然後打開個收音設備,準備開始偷聽……

 

(待續)

下集大結局

【B612按:只連載四集!希望大家share吓啦!怕miss咗追故嘅記得like埋我個FB page呀!:)】

 

關於作者:B612

倘若有一個人對一朵花情有獨鍾,而那朵花在浩瀚的星河中,僅此一朵。那麼,他只要仰望繁星點點,就心滿意足了。於是他喃喃自語:『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個角落』可是,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瞬間,所有星星也將隨之黯淡無光。那你也認為這不重要嗎?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今朝睇醫生我溝咗個姑娘 by 王歪歪
    感冒不癒,徹夜頭昏腦脹,一早連早餐都未吃,便求其找了間最近的診所看醫生。…
  • 譚順生只係一個將自己羞恥同妒忌發洩係旁人身上既懦夫 by 木人里
    儘管佢係鏡頭上點樣疼錫女兒、讚揚女兒,機場保安既一句說話,就將呢種虛偽刺穿。機場保安係傳呼機中講出一句「借個女上位既老豆」,赤裸裸咁講出左父親最心虛既野,最羞愧既野。事件既下文就好似大家所見,該名機場保安係收到投訴既第二日就被解僱了。…
  • 我們曾是最好的一對(SHESHE限制級) by 葉希林
    我認為自己與這個男人性愛不合(是性愛,不是性格,沒打錯字),那麼就換另位,試了幾個對手後,終於遇上阿輝。我不能說我十分享受與阿輝的性愛,但至少不抗拒。我喜歡他,是因為他什麼都體恤我,包括性愛。我記得第一次跟他上床,是在彼此喝得臉紅耳熱的時候…
  • 我還是太年輕了 by 麻雀
    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侍應。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啤酒推銷員,也就是我們說的「啤酒妹」。那個「啤酒妹」形像和我們在其他媒體接觸的一樣,妙齡少女,化着妝,穿着小背心,露出雙臂和半個背部,短褲,裸露的半條大腿,高筒高根靴。…
  • 多謝民建聯同新民黨,馬鞍山失去全日直出東九龍巴士嘅機會 by 達時製作 (On Time Production)
    黃泥頭居民當然開心啦——出去東九龍有兩條線,非繁忙時間又可以繼續搭89D去馬鞍山。但馬鞍山居民呢?無人理過。佢地要繼續漫遊黃泥頭先至出到東九龍。呢萬幾個客嘅感受,有人去照顧嗎?…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