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思廣益】如何說服媽媽吃雞髀?

 

 

雞腿並非一道珍饈,在街頭只售十多元,但在家裡的意義卻是無比珍貴:一隻雞只有兩條腿,它們往往留給最小的兩個孩子。
那天深夜回家,爸爸媽媽早就上床休息,廚房擱著一煲微溫雞湯,香氣襲人,我用湯勺拌了拌,撈出兩根金黃的大雞腿來,不禁啞然失笑,不用猜測,數小時前的對話必然是這樣:

「要不要吃雞腿?」媽媽盛了一碗雞湯,遞給爸爸。
「不吃了,留給女兒和你。」爸爸勺了幾顆枸杞。
「我也不吃了,留給女兒吧。」

爸爸媽媽這種生物,就是會將世上認為最好的留給孩子,即使孩子不特別喜歡吃雞腿,他們總是固執地說:「不行,一定要吃雞腿,它是你的。」在爸爸媽媽眼中,雞腿、魚背和臉頰、西瓜最紅最甜的部分等等,都刻上孩子的名字,自己是碰不得的。

家裡的雞腿總是特別美味,因為我吃到的是受盡無限溺愛的幸福,有時會想:爸爸媽媽在家裡到底吃過幾多次雞腿呢?他們每次都是留給哥哥和我,當哥哥赴台生活後,便把所有的愛留給我。
我看著鍋裡的兩根雞腿皺眉,當媽媽在女兒面前吃雞腿時會有甚麼感覺?為女兒的「孔融讓梨」感到欣慰?抑或是吃了刻著女兒名字的食物,感到不好意思?無論如何,他們是堅決不會主動吃雞腿的。

這就是本議題的困難之處——如何令媽媽主動又快樂地吃雞腿?
你說,這還不容易,買足夠份量的雞腿,一人一根就解決了。於是你買了四根雞腿,晚飯時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媽媽看看最後那根雞腿,開口了。
妹妹多吃一根吧。 妹妹搖頭,飽了。
哥哥你吃好嗎? 你嚴肅地說,留給你吃的!
老公吃不吃? 爸爸說兒子特意買給你你就吃吧。
「好吧,」你滿心歡喜地看著媽媽挾起那根雞腿,然後她轉身… … 放進妹妹的飯盒中,「留給妹妹做明天午餐飯盒。」
此刻,你的內心是崩潰的。

爸爸媽媽這種生物,不但堅持將自己認為最好的留給子女,更是傾盡所有仍固執地認為,還不夠多。
爸爸媽媽這種生物,只顧對孩子無限付出,所以我苦苦思量,如何令你們好好寵愛自己?

 

(送給我最愛的媽媽,母親節快樂!)

 

關於作者:樂樂

樂樂
生活很簡單,摻入一點複雜,點綴數分不平凡。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