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講HA 咁OUT?】誰也不願當出頭鳥的文化藝術界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Hidden Agenda 圖片

 

早幾天在公司的展覽遇到了其中一位我最尊敬的本地藝術家程展緯先生,我們談起了Hidden Agenda及學術交流的簽證等問題,雖然我不是完全認同程先生的想法,但還是得出很多共同想法及一些可行性,現在寫出來看能不能引起一些動力。

首先,我們最急切要解決的是HA及所有工廈藝術空間所面對的刑責。當然,不是特赦了HA問題就解決,那其他工廈的藝術空間呢?所以我們應該把這件事看成是整個業界的環境及法例的關係來解決。

而其中一個可以參考的案例,就是「村屋潛建」,當時政務司林鄭月娥想要大力掃蕩村屋潛建,但被新界人非常團結去反抗,最後政府推出了一個「自首方案」,類似屋宇署出了一份表格給予村屋業主可以自己申報潛建,屋宇署就會派測量師到申報村屋檢查,無即時危險而合格就可以押後清拆潛建物。而現事實上,都已經實施好幾年,新界潛建村屋依然漫山遍野,沒違反地契嗎?一樣違反,但起碼現在合法而且比較安全。如果以這方法應用在工廈藝術空間,起碼在修好工廈藝術空間相關條例之前能讓環境安全之工廈藝術空間能合法地繼續生存。

之後是簽證問題,這點我跟程先生有點分歧,我覺得現實上學術交流亦是一種雇傭關係,受雇傭條例保障無可口非;但程先生從藝術家觀點認為學術交流不應建基於雇傭關係。但我們還是得出一些可行的建議,例如如果發行一個新的學術交流簽證項目,使學術交流不再在雇傭簽證範疇內,而且經由藝術發展局或獨立部門去審批或協助,那以上問題就有機會解決了。

但之後的問題是,到底有什麼平台及如何把這些方案傳到立法層面,而我們都覺得比較合適而且帶有期望的是藝發局,但這些都不是現藝發局現在所專注的範疇,所以只好期望藝術文化界及藝發局都能更加主動去實行這件事,這就需要每一位的動力。

其實大家都知道藝術文化界其實不太團結亦欠決主動,我覺得這是正常的現實,任何人都會為自己打算,在自己沒吃虧之前都不會當出頭鳥去反抗,但畢竟誰都不知道自己會否成為下一個受害者的時候,現在提出了一個不用抗爭的程序及建議,藝術文化界的各位是否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出來推動一下?是時候為業界及自己的生存空間帶來些改變了。

 

題外話,我上一篇評論HA現實情況的文章受到很多HA支持者破口大罵,不知道這些人還有幾個在跟進HA的事件後續呢?開玩笑的~(笑)

 

Ps. 感謝程展緯先生的啟發,及恭喜程展緯先生獲得藝發局藝術家年獎。

 

關於作者:Ken Chung

新成立非牟利機構「香港街舞文化藝術專業協會」創辦人 / 總監|找來了多位藝術界知名人仕及藝術系大學講師支持,希望以專業手法,改革街舞文化的落後腐敗,爭取街舞文化應得的政治地位及尊重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朋友之道】點解我要你還番手袋俾我都要受你阿媽氣? by Anita M. Mok
    有個「朋友」黎到我屋企,好鐘意我D手袋。 問我可唔可以借俾佢,我借左3個俾佢用。用左半年至9個月,我叫佢還。佢好surprised,問我點解要還?! …
  • 霎眼27歲,是他也是你和我 by La La
    27歲,名符其實的80後90前。離開無憂無慮的校園好幾年,在職場上不再是覺得自己是零的fresh_grad,轉過工,升過職,加過少少人工,終於來到職位高不成低不就的senior_executive,大事繼續冇你份管,瑣碎小事有增無減。偶然懷…
  • 只知死亡花,不知彼岸花浪漫的香港人 by Sunshine
    相傳彼岸花係有段故的,有一對妖精,一個叫蔓茱,一個叫沙華;一個係花妖,一個係花仙,佢哋負責彼岸嘅開花,因為呢種花開花不見葉,開葉不見花,所以呢對妖精從來都不會相見。…
  • 《彼岸島》絕對是我人生中看的其中一套最令我無言的漫畫。 by 鵝鑾鼻燈塔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
  • 女人對女人先最刻薄 by Anita M. Mok
    終於,我知道點解同我公司同一棟大廈,樓上個女人點解咁憎我。原因:我日日著唔同衫返工,用名牌錶同手袋。
然後,佢幫我draw左個conclusion:揮霍,唔儲錢。…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