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講HA 咁OUT?】誰也不願當出頭鳥的文化藝術界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Hidden Agenda 圖片

 

早幾天在公司的展覽遇到了其中一位我最尊敬的本地藝術家程展緯先生,我們談起了Hidden Agenda及學術交流的簽證等問題,雖然我不是完全認同程先生的想法,但還是得出很多共同想法及一些可行性,現在寫出來看能不能引起一些動力。

首先,我們最急切要解決的是HA及所有工廈藝術空間所面對的刑責。當然,不是特赦了HA問題就解決,那其他工廈的藝術空間呢?所以我們應該把這件事看成是整個業界的環境及法例的關係來解決。

而其中一個可以參考的案例,就是「村屋潛建」,當時政務司林鄭月娥想要大力掃蕩村屋潛建,但被新界人非常團結去反抗,最後政府推出了一個「自首方案」,類似屋宇署出了一份表格給予村屋業主可以自己申報潛建,屋宇署就會派測量師到申報村屋檢查,無即時危險而合格就可以押後清拆潛建物。而現事實上,都已經實施好幾年,新界潛建村屋依然漫山遍野,沒違反地契嗎?一樣違反,但起碼現在合法而且比較安全。如果以這方法應用在工廈藝術空間,起碼在修好工廈藝術空間相關條例之前能讓環境安全之工廈藝術空間能合法地繼續生存。

之後是簽證問題,這點我跟程先生有點分歧,我覺得現實上學術交流亦是一種雇傭關係,受雇傭條例保障無可口非;但程先生從藝術家觀點認為學術交流不應建基於雇傭關係。但我們還是得出一些可行的建議,例如如果發行一個新的學術交流簽證項目,使學術交流不再在雇傭簽證範疇內,而且經由藝術發展局或獨立部門去審批或協助,那以上問題就有機會解決了。

但之後的問題是,到底有什麼平台及如何把這些方案傳到立法層面,而我們都覺得比較合適而且帶有期望的是藝發局,但這些都不是現藝發局現在所專注的範疇,所以只好期望藝術文化界及藝發局都能更加主動去實行這件事,這就需要每一位的動力。

其實大家都知道藝術文化界其實不太團結亦欠決主動,我覺得這是正常的現實,任何人都會為自己打算,在自己沒吃虧之前都不會當出頭鳥去反抗,但畢竟誰都不知道自己會否成為下一個受害者的時候,現在提出了一個不用抗爭的程序及建議,藝術文化界的各位是否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出來推動一下?是時候為業界及自己的生存空間帶來些改變了。

 

題外話,我上一篇評論HA現實情況的文章受到很多HA支持者破口大罵,不知道這些人還有幾個在跟進HA的事件後續呢?開玩笑的~(笑)

 

Ps. 感謝程展緯先生的啟發,及恭喜程展緯先生獲得藝發局藝術家年獎。

 

關於作者:Ken Chung

新成立非牟利機構「香港街舞文化藝術專業協會」創辦人 / 總監|找來了多位藝術界知名人仕及藝術系大學講師支持,希望以專業手法,改革街舞文化的落後腐敗,爭取街舞文化應得的政治地位及尊重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新同事,唔識記住要問人呀! by 扮工室の膠秘s
    花生友:「喂新同事,你個email_id係咩啊?經理叫我send_email要cc你。」新同事:「無啊。」…
  • 真正既朋友係咁樣寫Postcard既.. by 港女友
    寄卡畀我既係中學既好朋友,而我印象中佢都唔係第一次令我發笑,有次寫左「朋友我當您一世朋友」,有次佢去左澳洲寄左張佢攬住樹熊既鋪卡畀我,我指係真係有佢個樣係鋪卡上面!我媽第一時間問:呢個人係您朋友呀?係。我諗澳洲同香港既郵差應該都想問我...…
  • 不懂得愛,不懂得我,別親我 by 焦總的蕉很腫
    有晚送佢返屋企個陣,佢拉左我去後樓梯,過程大家都好投入好激烈,第一次有人對我講老公我愛你,第一次有人對我講好鍾意我插係佢入面,第一次有人問我感唔感覺到我同佢合二為一。 …
  • 馮盈盈都叫唔造作,咁麥美恩叫咩? by 小盛女
    無可否認,人靚真的比較多著數,至少兵都可以收多一點,發姣都可以稱為不造作、率真。說句公道說話,盈盈都算靚,雖然比她有氣質/靚的藝人也大有人在,例如李佳芯、黃心穎等,但盈盈都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靚也分很多種,清純的、詩文的、誘人的、可愛的…
  • 校友會上的野獸與餓狼 by 單字晴
    為什麼我會想起《美女與野獸》?因為我眼前確實有一些野獸,可惜伴隨野獸的不是貝兒,而是一隻隻餓狼。三大畢業的男生,即使沒有城堡,也有一隻「三斤釘的小船」,襯得起貝兒有餘。但「三高」中女卻不是清純的美人兒。所謂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餓狼們遇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