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閪——一個香港學生被港漂校園欺凌的故事(一)

 

 

本故事改篇自真人真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由於舊制CE已滅亡,想上流但過去既CE+HD成績換算完的GPA還是不能把我送上大學。縱使相關工作經驗如何豐富、上司如何幫我找人寫推薦信,始終因成績而過不到門檻,也許是我太執著於那個四大的專業學位吧?
終於在工作上的前輩推介下,跑去夜校企圖改寫前途的命運。

我並不是一個很有天份的人,但我有夢想作信心。
這世上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願意付出的代價,反正我們來到世上就沒有打算活著回去!!!!!!!!!!!!

班上甚麼人都有:有來讀新高中課程希望教小孩的媽媽、有想考公務員的同學、有新移民想入本地大學、有曾經的不良少年少女想重新做人、有些已退休的老人家想一圓高中畢業的心願、有年輕的精神病康復者希望重拾過去失學的日子,當然都有像我這樣少莊不夠努力,現在有了人生目標,想繼續向夢想進發的人。

我們開始互不相識,漸漸因一個愛說話、熱情有趣的湖南同學熟絡起來。雖然他有些大陸人的不良行為,但他常常都在問我們香港的事、一些香港的用語、想融入我們,一點惡意都沒有。因此,大部份老師和同學都很接納他。

直至,一個四川藉的男同學加入……
初時見他,總覺得他身上有一種很重的孤獨感和飄泊感。
直到漸漸認識,才發現他是一個男生女相有陽具的閪女人。

一直以為男士都不會做是非當人情、背後暗箭人、搞小動作、踩低人抬高自己、講這個同學和那個同學有曖昧、認屎認屁……的八婆行為,誰知道他竟然比我工作地方的阿姐更小女人~結果,阿姐有次問我讀夜校讀成點,我低著頭想了又想,草草說了學習情況,就忍不住跟阿姐聊起這個四川閪。
平時對我百般老點的阿姐忽然義憤填膺地跟我一起罵四川閪,還說她縱橫職場幾十年,這種人不能忍讓。
自此,我和阿姐竟然有了話題。

四川閪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上課總是坐最近的老師的位置。
其實他還沒來的時候,我是坐這個位的,因為我有非常深的散光。
當然,其實只要看到黑板,坐那都沒問題~
但他卻常常利用坐位之利,撩老師說無關課堂的事,亦常常SHOW OFF他知道的事,但卻是我們不需要知道的個人經歷,例如他去了那間博物館和老師POWER POINT上已經寫好了的參考資料來源。
總之,就是要大家都注意到他的存在、他是比老師懂更多的存在。

有同學私下說過:「到底現在是老師教書,還是他教書呢?」
可能有些人覺得我這樣子很老土,但尊師重道對來說是一種進了課室後的禮貌。一個老師可以站在學生面前講書,一定有老師能教你的事,即使老師的表達可能不能令你明白、或者課堂準備不夠豐富。但不代表要用SHOW OFF自己來攝老師的時間吧?
每個同學都有交學費,而我們是來學習而不是看你個人表演的。
那麼喜歡表演可以去考藝員訓練班,絕對不是核剝奪其他人聽書的權利和老師講書的工作。

日子久了,他甚至公然在堂上做其他事,特別是MATHS和CHEM的練習,或者找其他同學聊天。
其實不如你ABSENT吧?

 

下集講他對我做過的事~

 

關於作者:中港矛盾研究委員會



收集日常接觸到或從不同媒介看到的中港矛盾去研究、為香港人出氣。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何君堯家中藏中觀音像,廢老唔該學下網路自拍文化先衝出黎柒啦好冇? by 隨緣
    從遠古的陳冠希事件,到幾年前在台灣發生牛奶哥哥讓天菜寄住然後天菜在家中打飛機自拍片流出的事件。網民其實都知道,自拍,其實會流出很多個人資訊。這一刻你穿什麼?那一秒你在那兒?你家中有什麼陳設?在床邊有沒有一個透明魚缸是放安全套的?你家的畫是什…
  • 其實係旺中變咗,定係我哋變咗? by 小盛女
    有一日我竟然心血來潮想返去睇下懷舊下,我發現旺中原來已經唔同咗好多,最大分別係多咗好多嘢食(食評後補)。我見到好多衫都係細件到喊,根本無可能著到,而且啲款已經唔再啱我style,甚至無興趣揭嚟睇。後嚟終於見到有條連身裙幾靚,點知一拼上身,嘩…
  • 英國軍艦上的香港貓Simon——成船貓奴靠佢執番條命仔。 by 港識多史
    Simon是一隻來自昂船州的黑色貓仔,在1948年的時後,被一名英國皇家海軍紫水晶號巡防艦(HMSAmethyst)的水兵在昂船州發現。水兵不忍心Simon無家可歸,因為便偷偷把牠帶回軍艦上。…
  • 如果你哋兩位一早知道大陸人都唔買iPhone,你仲會唔會諗住炒? by 白木乩
    今次iPhone8面世,香港果農更加係無啖好食,即日跌穿機價,有收買店甚至打趣,iPhone仍有12蚊炒賣空間。但如果再睇睇昨日iPhone在大陸發售情況,就知道除了自用之外,根本唔應該大手買入。…
  • 「中學揀phy chem bio,大學揀BBA」 by 派拉特
    「先生,請問有咩可以幫到你?」我背後傳黎一把應該係屬於呢間服裝店sales既聲音。老實,其實係冇,你唯一可以幫到我既就係叫我位朋友快啲揀完套衫快啲埋單走人。正當我想hea應佢既時候……「咦?」我地兩人四目交投既一剎那,都異口同聲咁咦咗聲。小…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