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閪——一個香港學生被港漂校園欺凌的故事(一)

 

 

本故事改篇自真人真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由於舊制CE已滅亡,想上流但過去既CE+HD成績換算完的GPA還是不能把我送上大學。縱使相關工作經驗如何豐富、上司如何幫我找人寫推薦信,始終因成績而過不到門檻,也許是我太執著於那個四大的專業學位吧?
終於在工作上的前輩推介下,跑去夜校企圖改寫前途的命運。

我並不是一個很有天份的人,但我有夢想作信心。
這世上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願意付出的代價,反正我們來到世上就沒有打算活著回去!!!!!!!!!!!!

班上甚麼人都有:有來讀新高中課程希望教小孩的媽媽、有想考公務員的同學、有新移民想入本地大學、有曾經的不良少年少女想重新做人、有些已退休的老人家想一圓高中畢業的心願、有年輕的精神病康復者希望重拾過去失學的日子,當然都有像我這樣少莊不夠努力,現在有了人生目標,想繼續向夢想進發的人。

我們開始互不相識,漸漸因一個愛說話、熱情有趣的湖南同學熟絡起來。雖然他有些大陸人的不良行為,但他常常都在問我們香港的事、一些香港的用語、想融入我們,一點惡意都沒有。因此,大部份老師和同學都很接納他。

直至,一個四川藉的男同學加入……
初時見他,總覺得他身上有一種很重的孤獨感和飄泊感。
直到漸漸認識,才發現他是一個男生女相有陽具的閪女人。

一直以為男士都不會做是非當人情、背後暗箭人、搞小動作、踩低人抬高自己、講這個同學和那個同學有曖昧、認屎認屁……的八婆行為,誰知道他竟然比我工作地方的阿姐更小女人~結果,阿姐有次問我讀夜校讀成點,我低著頭想了又想,草草說了學習情況,就忍不住跟阿姐聊起這個四川閪。
平時對我百般老點的阿姐忽然義憤填膺地跟我一起罵四川閪,還說她縱橫職場幾十年,這種人不能忍讓。
自此,我和阿姐竟然有了話題。

四川閪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上課總是坐最近的老師的位置。
其實他還沒來的時候,我是坐這個位的,因為我有非常深的散光。
當然,其實只要看到黑板,坐那都沒問題~
但他卻常常利用坐位之利,撩老師說無關課堂的事,亦常常SHOW OFF他知道的事,但卻是我們不需要知道的個人經歷,例如他去了那間博物館和老師POWER POINT上已經寫好了的參考資料來源。
總之,就是要大家都注意到他的存在、他是比老師懂更多的存在。

有同學私下說過:「到底現在是老師教書,還是他教書呢?」
可能有些人覺得我這樣子很老土,但尊師重道對來說是一種進了課室後的禮貌。一個老師可以站在學生面前講書,一定有老師能教你的事,即使老師的表達可能不能令你明白、或者課堂準備不夠豐富。但不代表要用SHOW OFF自己來攝老師的時間吧?
每個同學都有交學費,而我們是來學習而不是看你個人表演的。
那麼喜歡表演可以去考藝員訓練班,絕對不是核剝奪其他人聽書的權利和老師講書的工作。

日子久了,他甚至公然在堂上做其他事,特別是MATHS和CHEM的練習,或者找其他同學聊天。
其實不如你ABSENT吧?

 

下集講他對我做過的事~

 

關於作者:中港矛盾研究委員會



收集日常接觸到或從不同媒介看到的中港矛盾去研究、為香港人出氣。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