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底主權、阿鼎辭任到HJ2Q看香港一日的變化

 

 

其實是一個很普通的一個星期五TGIF,和平日一樣,都會有很多事發生,不過普通日子也有普通的說法,但正正因為很普通,我們都習以為常,變得麻木。

今朝一早起身,新聞就有專業的法律界人士胡漢清先生提出的偉大的地理理論,指出香港地底沒有寫明是香港主權,所以中國可以使用地底做一地兩檢,咁就解決左啦。這種偉論在今天的香港,其實是扭曲常理與邏輯,但是套在香港卻又真的見怪不怪,因為今天香港歪理處處,並不稀奇,一如黃子華說香港發生所有事都唔會奇怪,因為見怪不怪。

當然見到這事都會有人認為感到氣憤或者認為歪理當道,紛紛發表意見,但是不到兩到三小時約中午時段,另一事情又再發生,就是立會議員周浩鼎辭任立會調查UGL事宜的委員會,人人吃著花生叫好,認為他的行徑讓立法與行政混亂,使香港的制度受損,因此他辭任無疑是正確行徑,因為他已經損害了立會獨立性,是失職。

不過當以為這事成了香港今天最需要討論的事宜時,到了旁晚時份卻來了另一單新聞,就是HJ2Q的消閒趣事,一個家長群組出了一段較成人尷尬的話題,這話題比今天兩件新聞更俱爆炸性,絕對火速傳送,由臉書瘋傳到Whatsapp討論,再到出了指名導姓,到晚上更出了家長心聲。大家有如看連續劇,比起《不懂撒嬌的女人》更多人暢談討論,相比起今早午兩件事,大家早已拋諸腦後。

都唔關我事。

港人的抽離感和花生態度近乎一種病態,每人事都好像唔關自己事一樣,個個用所謂的中立心態看待事物,因為中立就好像一種萬能模式,凡每件事看待都已中立態度處理,便感到你是如此超然與智慧,但正正所謂中立就變得冷漠,一地兩檢是涉及到法制與法治精神,不只是過關這麼簡單,但是大家都視之為「無所謂啦」,周浩鼎的失職是毀了立法會的尊嚴與職能,卻可以當不是什麼一回事,但是到HJ2Q就變得興高采烈,花生滿地,你一言我一言。

但我們很多身邊關切自己的事情卻不聞不問,鄉郊邊垂地要起樓唔覺是什麼回事,兩部選舉事務處電腦藏有三百萬選民資料不翼而飛大家早已忘記一乾二淨,一年前城大塌樓的事情沒有追究,種種問題其實是很貼身關乎你自已生活,但大家會用抽離方式去看待,超脫的中立,「無敵超級無所謂啦Super」曾志偉式思維原來深深紮根於我們香港人心中。

所以今天星期五一天的變化好像很多,但是其實不過如此,因為呢度香港,事情過眼雲煙,大家只會關心自己層樓何時供完,供完又何時再買第二層樓,無樓的就想如何買第一層樓,這才是港人的核心觀,其他的事情都不再重要。

唔好討論啦,無所謂啦。

 

關於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