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萬選民的授權代表被褫奪議席,只有五百人示威聲援——我眼中的反對派如何葬送抗爭力量

(Brandy 攝)

 

我只是七百萬香港人的其中一人。我很渺小。每次想起這幾年的經歷,心中都不好受。

2009年之前,我並不熱衷社會運動,甚至我認為自己是親建制愛國份子。皇后碼頭發生過甚麼事,林鄭為何被稱譽「好打得」,我事後才知道。09年,因緣際會,當時身為教師的我,在學校講六四而不獲續約,對整個政權乃至香港政治制度頓然心生不忿,被辭退後加入政黨並任職議員助理,負責處理選民求助,「公餘」當然參與政黨運作。

工作的部份不好公開說,始終關乎公職人員保密原則。

故此,下文只講主觀觀察及感受。是的,全部主觀。

2009年社會上下反對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當時左翼社會運動因此蓬勃,以林輝、陳景輝、葉寶琳等為首的抗爭者利用菜園村作為切入點,很順利吸引大批市民了解、支持、及身體力行參與。當時社運人士充分利用社交媒體做宣傳做工作,亦暗地裡連結各路反對派力量,務求議會內外都有力量,反對政府撥款。縱然最後被強行通過立法,行動失敗了,但這次失敗後,參與中人都很有能量繼續關心社會其他議題,所謂階段性勝利,其實某些角度看都是實在的。

2010年我所屬社會民主連線與公民黨發起五區公投,當時我只是黨工,我負責執行,當然,我很贊同這次「公投運動」,參與得非常投入。然而,就是因為投入,我第一次感受到香港反對派中人的爾虞我詐。五區公投,利用每選區各一名立法會議員辭職,然後透過參與憲制下必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補選,來一次全港選民授權,贊成這個議題就投他們重回議會,相比之下,其他甚麼民調放風,全部都多餘了,因為一人一票,這個數字最真切。
當時我真的很認同,除了槍砲軍隊,有什麼比選票更有力向政權提出反對?可是,反對派大佬並不認同。
不認同的政黨叫民主黨。
輾轉數月,我曾經參與在民主黨總部外「跪求」的行動,以前打排球都會戴護膝,但這次沒有,弄得雙膝都痛了兩日。
當年我28歲,已經並不年輕,但只是第一次感受到政壇的表裡不一,口裡說民主,說反共,天花亂墜。事實呢?並不符合利益,就不用多說,用一切巧言包裝以利益為依歸的行為,就是香港政壇的運作方式。
五區公投的結果,他們都回到議會,政權定性這是補選,票數不多不少,讓你們回去,議題不彰,社民連公民黨這個聯盟隨後亦很快解散。

其後,我開始思考政黨前路。在街上派傳單宣傳,永遠只是向信徒宣教,因為只有支持你的人,才會拿你的傳單,不支持甚至憎恨你的人,永遠不會理會你,不要妄想他們會和你討論。故此,我有一個想法,創辦一份讀物whatsoever,充滿不同類型的資訊來吸引讀者,但當中有少量政治的東西,就算轉化率很低,比起在街上派傳單,起碼都大於零。
2011年,整年我在認識、計算、籌備,終於年底與幾個人(其中一位就是插圖的拍攝者)和我創立輔仁媒體,由於成本問題,決定以網站形式運作,就是大家看到的這個網站。
2012年年初,正式宣佈上線。

明眼人看到這裡已經知道,輔仁成立之初,我只是兼職做總編,正職還是要處理市民求助。
黨工身份與傳媒總編身份的重疊,當時我並不刻意迴避,這個原來是茲事體大的,我亦有點輕視。
後來,我終於被盯上了。

事緣當時碼頭工運,香港獨立媒體網刊登了一楨照片,從右至左,打斜掃過去拍攝,排頭位的,是一名胸前偉大的女生,故此,構圖上,這對乳房佔了照片超過六分一。當時一位女作者,以「女性身體的社運用途」為題,分享這張照片,並將之與旺角西洋菜南街推銷電子遊戲的年輕女性售貨員比較。而我在這張照片下留了一段超級機械人大戰的愛美神導彈片段連結。
隨後,以文壇巨匠鄧小樺為首的左翼社運人士,鋪天蓋地發動輿論攻勢,包括出動明報專欄口誅筆伐我這個「物化女性」的人。
插一句:當然,事件主角的女作者,至今仍然是我最喜歡的作者之一,雖然近來她事業有成(好似係)而少了出文。

半年後的2013年10月,我辭職了。
這半年,可以說是繼禮堂講六四之後對我影響最大的轉變。輔仁成立之初,我天真地以為可以兼職至議員退休,但從我被狂攻開始,我知道我要儘快令自己有能力養活自己,而這個網站就是我的全部。
這半年,我藥石亂投。
這半年,我學懂了,任何人講任何說話都不要信,只可以相信他做了甚麼,只可以相信他對我做了甚麼。
口講程序公義的政黨,可以由於「被告」(即係我)拒絕答辯就判我有罪的。
這半年,我終於學懂了,縱然師兄們一早告訴過我,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利益,只有自己會為自己爭取。其他人,他們自會爭取自己的利益,當利益有衝突,除了平衡,就是競爭。而競爭,是殘酷的。
這半年,我終於知道,如果我搞了一個網站,刊登了一些文章,會影響左翼社運人士乃至泛民主派的輿論影響力,我會被截斷生計,我會被各種力量圍剿,我會被或明或暗攻擊,包括我的名譽,我的作者會被挖角,我的一切會被掏空,直至我和他們的利益不再衝突。

半年後開始,我全心全力,利用這個輔仁媒體,養活自己。當時2013年10月,亦都是HKTV 發牌。
從反高鐵至碼頭工運,有抗爭就會有路線不同,有路線不同就會有人不滿,有人不滿就會有人寫文。
當時我刊登了數篇質疑左翼社運人士參與HKTV 發牌集會動機及操守的文章,令他們名譽掃地。
我記得前黨友曾浚瑛對我說:「你只是想報仇而已。」
我沒有回答他,我默默認同。

之後幾年的事,要講當然可以繼續,但對我來說,都不夠那半年深刻,隨後的,只是重複又重複:
有些人覺得自己的利益被我侵犯,他們會用不同方法,企圖令我失去一些東西。而他們去到某個位就會知道,他們動搖不到我最根本的東西,因為我把這些東西「藏於九地之下」。他們不斷攻擊,過程當中他們反而會忘記了自己應該做的事,然後他們就會失敗。而我活下來了。我是他們口中無恥的賤人,我的名譽掃地,我的名譽已經在會計帳目中撇帳,我活下來,我以「我係賤人」為基礎繼續經營。
而這幾年來,我做的都是一樣,有文章言之成理我就會刊登,當然,說到底刊登準則只有一個,就是我肯登。
貫徹這個準則,我有得有失,得的是,當HK01 每年燒5億中共紅色資金來營運,我可以自食其力,我不用在職場看老闆面色,因為我就是老闆。
但我永遠失去了對人最由衷的信任,現在的我,尤其是對滿口仁義,講了三日都未講錢的人,我會更警惕,他們一係純粹為興趣貪得意,一係有很多潛在涉及利益的事情不告訴我。

4+2名立法會議員先後被褫奪議席,在一個有選舉的地方,應該至少會有產生極大的反對聲音,乃至反抗行動,但結果就是只得五百人聲援,中間有幾多人只是一時無空,有幾多人只肯投個票集會就「不了」,有幾多人目睹反對派由梁游被DQ 到支持曾俊華競逐特首九個月來的行徑而不再相信香港反對派,全部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經歷,不知道其他人的過去,我只可以告訴大家我的經歷和過去,這是以偏概全,未經精密科學研究,無做民調。

我只是七百萬香港人的其中一人。我很渺小。

 

順便宣傳一下,本網接受任何類型文章投稿,稿費好少,所以你可以在文章宣傳自己業務,最成功係某位塔羅占卜師,營業額暴升三成,請輔仁同人去酒店食自助餐;其他業務合作,可以直接與我聯絡。鈔票和選票,都係票,都要經營。
至於餘下五百人都不知道自己錯過了甚麼的人,我幫不了,其實四年前開始他們都不需要我了。

 

最後,感謝其餘兩位股東,感謝人生路上指點我的師兄們,感謝五年多來未離開過我的作者和讀者,感謝知道我是賤人還和我做朋友的新知舊雨,是你們支撐我到今日,真的,無左你哋我食乜呀:)

 

關於作者: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何君堯家中藏中觀音像,廢老唔該學下網路自拍文化先衝出黎柒啦好冇? by 隨緣
    從遠古的陳冠希事件,到幾年前在台灣發生牛奶哥哥讓天菜寄住然後天菜在家中打飛機自拍片流出的事件。網民其實都知道,自拍,其實會流出很多個人資訊。這一刻你穿什麼?那一秒你在那兒?你家中有什麼陳設?在床邊有沒有一個透明魚缸是放安全套的?你家的畫是什…
  • 其實係旺中變咗,定係我哋變咗? by 小盛女
    有一日我竟然心血來潮想返去睇下懷舊下,我發現旺中原來已經唔同咗好多,最大分別係多咗好多嘢食(食評後補)。我見到好多衫都係細件到喊,根本無可能著到,而且啲款已經唔再啱我style,甚至無興趣揭嚟睇。後嚟終於見到有條連身裙幾靚,點知一拼上身,嘩…
  • 英國軍艦上的香港貓Simon——成船貓奴靠佢執番條命仔。 by 港識多史
    Simon是一隻來自昂船州的黑色貓仔,在1948年的時後,被一名英國皇家海軍紫水晶號巡防艦(HMSAmethyst)的水兵在昂船州發現。水兵不忍心Simon無家可歸,因為便偷偷把牠帶回軍艦上。…
  • 如果你哋兩位一早知道大陸人都唔買iPhone,你仲會唔會諗住炒? by 白木乩
    今次iPhone8面世,香港果農更加係無啖好食,即日跌穿機價,有收買店甚至打趣,iPhone仍有12蚊炒賣空間。但如果再睇睇昨日iPhone在大陸發售情況,就知道除了自用之外,根本唔應該大手買入。…
  • 「中學揀phy chem bio,大學揀BBA」 by 派拉特
    「先生,請問有咩可以幫到你?」我背後傳黎一把應該係屬於呢間服裝店sales既聲音。老實,其實係冇,你唯一可以幫到我既就係叫我位朋友快啲揀完套衫快啲埋單走人。正當我想hea應佢既時候……「咦?」我地兩人四目交投既一剎那,都異口同聲咁咦咗聲。小…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