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的最後花紙

八議員遭市民DQ挑戰

 

立法會釋法宣誓風波愈玩愈大,中共港共向香港人和販民主派示範什麼才是政治——得勢不饒人,只有你死或我亡,趕盡殺絕,梁游之死是熱身,DQ四人組是食髓知味,繼續玩下去就是以「不真心宣誓」呢把曉轉彎嘅刀劈哂所有非共匪族類嘅「被反對派」「被港獨派」,司法覆核當然也不是販民的特權,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販民玩呢招十幾廿年玩到爛哂,難道敵人就不懂偷師麼。

其實香港這個立法會哪有反對派?現在剩下那些不是忠誠反對派就是唔撚知佢騎邊幅牆嘅正白旗,港共繼續追打呢班跳牆的狗,隱藏議程當然不單那區區幾張可有可無的所謂議會反對票,而是殖民主要確保議會100%能在本屆任期內合法地敗盡香港庫房,用膝頭諗下都知道香港人主流對任何「合法做鳩任何人」的事都冇感,法治喎,「法」字一粒而已,現在政權依法治國,既合符雜種主旋律,又可拔除販民政棍眼中釘,仲有成班傻港豬豬支持政府依法守法,Why not both?

做人嘅嘢,錢唔係萬能,但冇錢就萬萬不能,所謂一國兩制基本法,只是廢紙一疊,外國勢力尚當敝國乃國際社會一員,難道真靠已經被中共滲沙淘空的所謂法治麼?香港庫房是中共垂涎已久的最後家當,君不見澳門殖民地年前已經合法地跪着雙手奉上整個庫房俾中共「代為投資終囯資產」麼?香港呢班販民政工作者扮撚哂嘢阻住大爺搵食,你搵食阻到咱搵食,當然欲除之而後快啦,你估共匪真係驚販民主派口中嘅「民主」能夠反攻大陸咩。

講到尾,販民主派求財,不會總辭,港共獻世派只是一批食死徒,也是為牠們根本不效忠的伏地魔求財而已。

泛民三十年來那種原教旨和理非議會抗爭,是次終於一鋪被共匪起尾注:任何(扮作)不舐共的政客/棍就算以票王票后身份入議會,港共政權都可以 objective 到不行的 subjective 莫需有藉口謕奪你議員資格,夾硬炒你魷魚還可追溯所有議會已出經費,加上共匪用公家錢告鳩你的官司纏身,在法在錢上迫死任何不跪的議員,由雨傘革命佔領者、本土反共行動者、雨蛋事件被捕者到今日呢班唔湊米氣嘅販民主派議員、法庭已是共匪用來解決政治問題的兵器,一本任佢搬龍門嘅基本法,就是壓死所有「愛國不愛黨但支持一國兩制」的扮反對派的五指山。

行政霸道,立法無道,司法失道,雜種所謂三權合作論已經進化到2.0,共匪連一國兩制最後一張包裝紙都不要了,匪類戴套強姦也嫌不夠爽,直接播種就是了,那些還在說補選要贏返六席的大言不慚政工作者,Fool you once, shame on them. Fool you twice, shame on you, OK?

 

關於作者: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新同事,唔識記住要問人呀! by 扮工室の膠秘s
    花生友:「喂新同事,你個email_id係咩啊?經理叫我send_email要cc你。」新同事:「無啊。」…
  • 真正既朋友係咁樣寫Postcard既.. by 港女友
    寄卡畀我既係中學既好朋友,而我印象中佢都唔係第一次令我發笑,有次寫左「朋友我當您一世朋友」,有次佢去左澳洲寄左張佢攬住樹熊既鋪卡畀我,我指係真係有佢個樣係鋪卡上面!我媽第一時間問:呢個人係您朋友呀?係。我諗澳洲同香港既郵差應該都想問我...…
  • 不懂得愛,不懂得我,別親我 by 焦總的蕉很腫
    有晚送佢返屋企個陣,佢拉左我去後樓梯,過程大家都好投入好激烈,第一次有人對我講老公我愛你,第一次有人對我講好鍾意我插係佢入面,第一次有人問我感唔感覺到我同佢合二為一。 …
  • 馮盈盈都叫唔造作,咁麥美恩叫咩? by 小盛女
    無可否認,人靚真的比較多著數,至少兵都可以收多一點,發姣都可以稱為不造作、率真。說句公道說話,盈盈都算靚,雖然比她有氣質/靚的藝人也大有人在,例如李佳芯、黃心穎等,但盈盈都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靚也分很多種,清純的、詩文的、誘人的、可愛的…
  • 校友會上的野獸與餓狼 by 單字晴
    為什麼我會想起《美女與野獸》?因為我眼前確實有一些野獸,可惜伴隨野獸的不是貝兒,而是一隻隻餓狼。三大畢業的男生,即使沒有城堡,也有一隻「三斤釘的小船」,襯得起貝兒有餘。但「三高」中女卻不是清純的美人兒。所謂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餓狼們遇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