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政黨合併論】第一節——獨立人士的魅力

 

大家若果有留意區議會選舉,總會有一大堆以「獨立無政黨」身份參選的人士。

以下是油尖旺區旺角東選區的黃建新於二零一五年參選區議會的政綱,各位讀者看看他的政治聯繫欄寫上了甚麽?

 

我們可以看見,他空了政治聯繫欄。

我們再看看九龍城區兩位參選人的政綱。

 

上圖兩位候選人,分別是九龍城區黃埔西選區參選人劉偉榮,以及同區愛俊選區參選人左匯雄的政綱,我們只見劉偉榮的政治聯繫欄寫着一個「無」字,而左匯雄的政治聯繫欄與黃建新一樣,空白一片。

他們真的是獨立無黨派嗎?我們一起來看看保皇派組織「西九新動力」在其網頁上發表的「組織架構」。

 

劉偉榮是西九新動力副主席、左匯雄則是秘書長,而黃建新則為司庫。他們在西九新動力明明身居要職,為甚麽要在區議會選舉中聲稱自己是「無黨派」呢?我相信,下圖會解釋了這一切。

 

從以上數字可以看到,在上述三個選區中,保皇派僅僅取得四成的支持度。若他們要在區議會選舉中安全取得議席,必須盡量隱瞞自己保皇派的身份,例如聲稱自己是「獨立無黨派」,以避免得失民主派支持者。

同樣地,不少獨立民主派區議員,經常強調自己不群不黨,受傳媒訪問時亦強調自己是「獨立人士」,亦是這個道理。

同時,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會更顯為居民服務的誠意。以政黨名義參選,會令居民們感到候選人是為政黨利益而服務,建設社區系統和取得區議會議席的難度將大大增加。

當政黨形象不佳,而地區工作者仍以該政黨名義參選,多會敗選收場。社民連成員麥國風、曾建成以及古桂耀在2011年敗選就是很好的例子。

故此,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地區工作者們,在任何選舉中,均應以「獨立無黨派」的身份參選,以求取得中間選民的選票。就算該地區工作者有政黨背景,亦不應申報自己的政黨背景,以免因為政黨形象不佳而失落區議會議席。

 

上圖為譚香文女士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時的政綱,當時她仍然是人民力量成員。她不以人力名義參選區議會,就是不想得失龍星選區的中間選民。

除了地區工作者外,一些德高望重的民主派人士,亦應該以獨立身份參與各級選舉。為甚麽呢?因為這些德高望重的民主派人士,有很大機會得到跨派別支持,甚至取得建制派支持者的支持。

陳方安生女士在2007年代表民主派參與港島區補選時,就是以獨立無黨派的身份參選。若果她加入民主派政黨,她將難以取得一些不滿泛民主派的「淺藍」支持者之選票。

同樣地,昔日的立法會主席黃宏發先生,由始至終均以獨立民主派的身份參政,原因亦是一樣。他需要取得泛民主派各黨派的支持,沒有政黨背景能使他的形象更中立,他才能得到整個泛民主派的支持,而成為立法會主席。

談了甚麽人應該要保持獨立人士的身份後,下一節本人將會述及溫和民主派政黨合併的必要性。

 

【香港民主派政黨合併論】

前言——從毛孟靜女士說起

 

 

關於作者:游將鳴

游將鳴

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塔羅個案】「我想分手,佢話唔好,不如去開房;然後我覺得佢仲愛我」 by 神婆
    Sally壓低聲線,「我當時話,如果你呢兩年唔娶我嘅,就分手啦!你都唔愛我嘅!結果佢聽完,同我講,唔好分手啦,不如咁,我,我同你去開房好無?神婆,妳明唔明我嗰刻嘅心情?」…
  • 毒理學家:香港係冇黑色嘅蛇嘅! by Fava Bean
    「唔⋯⋯病人冇影相⋯⋯佢話佢係黑色。」「喔。」毒理學醫生頓了一頓,突然語出驚人地說:「首先,香港係冇黑色嘅蛇嘅!」我不由得大為震驚,感覺人生迄今的世界觀被徹底刷新了,長居在此多年,連香港有蛇都不知道,更遑論會知曉此地沒有黑色的蛇!我兀自沉溺…
  • 從無綫台慶睇老屎忽點摧毀一個電視台 by 清君
    這些年來,你講得出有幾多個大台主持?阿旦、曾志偉、阿叻、Liza、Do姐,較後生的可能要數崔建邦了,或者我算漏不少人,但來來去去都是那一撮人。昨晚一開show,就是Liza、曾志偉和阿叻引領,有前輩坐鎮當然係坐定笠六,但不放手給後生揸大旗,…
  • 你會同另一半講你嘅性史嗎? by 我從不穿睡裙
    講曬出黎,對方真係完全無野,完全接受倒,覺得呢D過去左既野係唔重要的話,我真係恭喜你。但萬一,對方聽完之後唔係咁既話,你要小心了。…
  • 廢青的一天 by 木人里
    「我到底做緊咩?我到底做緊咩?我到底做緊咩?我到底做緊咩?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幾時放工?下又叫我?我未回氣呀﹗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屌你老母都唔撚講道理架﹗幾時放工?幾時放工?你條死老野識條春咩?幾時放工?幾時放…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