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興德學校事件之後——校政黑暗史? 其實日光底下無鮮事

 

近來興德學校事件被傳媒接露,醜聞越爆越多,亦勾起我一些以往在校工作的回憶。先自聲明,興德衰到咁,實在少見,但在我看來,其實衰的亦不少,只在乎衰的程度而已。

話說以前我工作的,是一間Band 3的中學。 Band 3 學校,自然是三山五嶽,黑社會食煙等都是小事。但學校亦是因為「殺校縮班」呢四隻字揸頸就命,因為呢四隻字…

 

TA都要教書做埋班主任——俾你儲經驗呀,你明咩呀

當時小妹作為一個小小TA,都「有幸」被派做班主任同教書。之前都有寫過文章,講到聘請時的種種問題,而家回想番,其實學校真係要付上幾大的責任。首先,TA的責任範圍就唔應該包括做班主任同教書,咁樣做已經相當唔好。更甚是,我個位的資源其實就更加唔是用黎做教學工作…不過,講到尾都是資源錯配的問題。講番轉頭,當時的校長話就話,「拿你今年就可以儲下經驗嘛」,但事實呢?事實是佢俾左全校最壞果班細路俾我同一位新入職的老師做班主任,而且我教的其他班全部都是差班(一般學校都有分所謂好班同差班)。

通常黎講,老師都會比較平均地分去好同差班,當然比例上會有分別但不會太大。 而,作為TA,當然就是卒仔,行先死先果種。分配你教差班,為的當然不是成績,坦白點說,就只是放個叫做「人類」的生物起班房,確保唔會發生咩流血意外見報就可以了 – 你知啦,其實學校最怕就是見報,壞果種。

 

有關派傳單——啱呀,老師是要派傳單呀

你無睇錯我無寫錯,老師派傳單這件事,其實由「殺校縮班」呢四隻字開始就有。記得當時工作的學校,因為Banding 差又驚縮班,於是在我入職的前一個學年,真係叫學校老師起中一派位前幾日,去附近的小學派傳單宣傳學校。 老師就著這樣的安排當然不滿,喂大佬我黎教書架,做Admin野都算啦,居然走去派傳單?無野呀!但係,一眾合約教師(而又想拎到Perm位的教師),叫佢食屎都肯啦,派傳單呢D小事,就同你啃左佢。

 

影子學生真係存在的!除左…

因為當時工作的學校Banding差,事實係每一班人數偏少,大約一班19-20人(其實認真,呢樣野對老師黎講是好既。。。),編成5班(班組足夠與校長薪酬掛勾之餘,亦有「旺丁」之感),仲要仲有不少學生因為家庭問題長期缺席,幾乎每一班都有咁的例子。 雖然呢D同學仔唔返,老師往往起檯底打爛手掌,因為佢地返黎只會令班同學仔由小火龍變成啟暴龍,只係,除左起一個時候 – 就係,起督學黎的時候。

據我作為小薯仔的理解,督學黎是一件大事。 佢主要的作用,就係睇下你地學校做成點 – 重點是,夠唔夠學生!!!!而且,仲要確保督學行過班房時,學生人數足夠,老師開心教書,要有「綠草如茵,茵茵向榮」之感。 於是,好記得當時作為班主任的我要特登提學生「聽日記住記住記住,返學返學返學!」雖然學生都摸不著頭腦點解老師咁緊張。

我唔知咁樣算唔算是影子學生,不過事實係,果D長期缺席的學生,大部分時間都無出現過,除左督學出現的時候。

 

得閒就有警察到訪——喂,有龜喎!

由於是一間Band 3 學校,自然是三山五嶽,乜人都有,年紀小小已經食煙(唔知有無吸毒啦)者為數不少,警察到訪就更是平常。 記得一次教教下書,有個好鬼串的細路打開班房門就話,「喂,今日出面有「龜」喎! (「龜」是以其制服顏色衍生的另一稱呼)」。 慘在當時的我已經都麻目左,答一聲「呵」,就叫佢番去坐 – 你睇下,連做老師都麻目哂啦!唉!

 

備課幾時備?喺樓梯備架嘛!

讀過education或者實習,都知道上課要寫lesson plan。 當你洋洋灑灑的在寫一千幾百字的lesson plan,實際的情況卻是,你只能在樓梯備課!

一般的老師教擔其實都很重,有時一日要揹4-6堂,試問有咩可能可以備課? 空堂之時,都用黎改簿或者做行政野,邊有可能做lesson plan呢。即使是教左10幾年的老油條,隨著教育改革,很多課程都要大幅更動,情況仍是一樣。當時就有位老師戲謔道,「備課幾時備? – 起樓梯備架嘛!」因為你只有落堂一條樓梯走往另一班房時,才有可能備課!無奈之餘,試問咁又可以有幾好的教學質素呢?

 

由「鬧人抄功課」變成「求你抄功課」——我求下你抄哂佢啦!

抄功課這件事嘛,作為老師當然是唔容許(雖然,有邊個未試過呀~),但勢估唔到,當時我是由「鬧人抄功課」變成「求你抄功課」。上面提到,由於唔少學生缺席,佢地自然無做好功課,但搞笑的是每到查簿之時,因為學校要求查哂全校所有簿的關係,老師們就由學期初鬧學生「點解你抄人功課!」變成「你快D同我抄好D功課!」。猶記得臨近查簿之日,老師們都會發哂矛咁搵學生抄功課,個個班房你抄我我抄你,多麼的互助互愛;而老師則在班房的教師檯瘋狂改簿,場面可真謂壯觀非常。無計,時間緊逼之餘,最麻煩是改正,萬一唔俾佢抄,佢又做錯,咁又要剔過再改,嘩真係2046都未改完。於是,俾本簿佢直接抄成為左最快的方法 – 當然,亦是最錯的方法。

說好了的身教呢?說好了的春風化雨呢?無,你真係諗都唔使諗,你要面對的,只是一疊又一疊,沒完沒了的簿而已。當時的我都俾環境同化左,但是一方面卻覺得 – 即係其實點解我會做緊呢D咁違背良心的事?

 

老師做到病哂——認真,好正常

面對木人寺一般的工作環境,除左要處理令人頭痛的學生問題外,仲要面對學校的辨公室政治,可謂內憂又外患。記得當年,我地都做到不少老師lum 檔,日日戴口罩返工,又或者不斷請病假。

 

走筆至此,到底一切一切是誰的錯?我只能說,「日光底下無鮮事」,即使是教育界,黑暗之事多的是,爭在有無人提出,有無見報咁解。但,又是誰逼到學校走到這步? 我敢說,政府一定要負大部分責任,他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殺校縮班、教育改革、雙非學童延伸的大量社會與家庭問題、一筆過撥款、精英學制…有哪一樣不是政府牽頭? 即使資源有限,殺校縮班無可避免,但又是否必然用這樣的方式解決?教育行政漏洞百出,我亦敢肯定我的例子不是冰山一角。而,事實是如果你過外國一轉,你就知道其實可以唔係咁 – 非精英制的學習制度,社會仍重視技術性工作,發展多元經濟體…一切一切是有可能改變的。

問題是我們的政府,肯唔肯而已。

 

關於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塔羅個案】名校老師婚外情的故事 by 神婆
    大家對老師嘅印象係乜嘢?係有教無類,抑或係道德端正?我中小學都有幸就讀風評唔錯嘅所謂名校,大部分老師教學用心,係我嘅榮幸。…
  • 黃于喬(Emilia Wong) 收費裸照爭議給了我一點點的倫理學實踐。 by 司徒曉生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的德行論(Virtue_Ethics)強調的是行事的人是依照他的良好人格去行事,實踐道德上應該做的事,而培養人格重於大眾的價值觀。人生的目的就是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雖然這個涉及循環論證(因為甲等於乙,所以乙等…
  • 好多謝啲網民haters 幫Emilia 宣傳裸體寫真 by Cmw Boni
    Emilia嘅plan由八蚊美金去到四十美金不等,值唔值就見人見智啦,我覺得呢個世界,明買明賣,當你地班友,又要睇又要罵,咁點解唔好好利用呢個勢去順便搵下錢,就算科學家都會搵下點樣儲起行雷啲電啦,將負面嘅嘢化為錢唔好咩。…
  • 夜半,被彈鐘的第一個人 by 余該隱
    「呢度三千蚊,我哋之間就咁算。對唔住,你令我諗起一個人……」Sally眼定定望住三張金牛,佢唔係未試過俾人彈鐘,但喺半夜三點,俾人彈鐘仲要收足錢,就真係第一次。…
  • 唔通波大著衫會柒啲架? by 堂前燕
    話戴咗呢隻bra令個胸集中啲睇落去大啲,聽到真係笑到我gapgap聲,個pad仲大過你個胸睇落緊係大架,你唔好話塞兩個手球落去,大過杉原杏璃都得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