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死亡時間的男孩

 

 

(一)

唯唯是我的初戀,我比她大三歲。我和她在一次音樂比賽中相遇,那時她中一,我中四。雖然來自不同學校,但我深深被她的氣質吸引,於是主動留了她的MSN,開始和她交談。直至她升中二,我跟她表白,我們就成為了戀人。她的笑容如同和煦的陽光,令人心安歡快。人都愛接近光明的地方。因為有她的支持,我才順利渡過會考,升上中六。

然而,殘酷的惡運在她中三那年降臨,原本健康無恙的她居然患上了急病,身體一落千丈。我世界中那抹常暖的陽光被密雲遮蓋,下起了一場大雨。自她住院開始,我幾乎一放學就去探望她,風雨不改。為了令她有抵抗病魔的動力,我跟她許諾,等她病好,我一定會娶她。她笑說我們年紀還這麼小,談什麼婚論什麼嫁。我知道她是怕自己過不了這一關。

我不想她覺得我在開玩笑,就特意帶了一紮花和不貴但認真的戒指,趁她父母在,跪地向她求婚。那時她才相信我的心意,而就在我們深情對視的那時,我突然看到她頭頂上出現了一行時間日期,那是二十三天後的晚上。我當時不知這有什麼含意,直至二十三天後,她永遠離開了我。

我受到了非常大的打擊,病了差不多一個月,連她的葬禮也沒法出席。當我拾回些許意志時,我很清楚我除了失去了她,也突然多了一種能力,就是能看見自己和別人的死亡時間。

這是不是她給我的一份禮物,希望我能運用這項能力去幫助那些大限將至卻在浪費時間的人?她是這麼開朗可愛的人,如果她是我,會怎樣看待這個能力?為免沈醉在痛苦中,我把這當作要好好活下去的動力,這項特殊能力會是她還陪着我走下去的認記。

我有個比我大一年的表哥,他從小在破碎家庭中長大,因欠缺關愛而叛逆,賭錢搞事、吸毒嗜酒樣樣都試過。我跟他在家庭聚會時常常被拿來做對比,別人誇我懂事上進,指責他一事無成,這令他更加不忿,與我們關係一直疏落。好幾次他試圖自殺未遂,反惹得親戚說他麻煩,死不去還要花錢救他。

當我知道他的死亡時間後,我開始想盡力幫一幫他。雖然不知他是怎樣離世,但至少我想讓他無憾而終。在考完高考後的暑假,我主動聯絡他出來見一面。因為平日不會私下聯絡,他顯得很訝異。

「約我出來做什麼?」他問。

「想跟你聊聊天而已。」

「你這種高等人怎麼想和我這種廢人聊天?」

「你是說身高高人一等嗎?我不覺得你矮啊。」

「有話快說。」他點起一支煙。

「嗯…我想問一些聽上去可能會很尷尬的問題。」

「該不會是你一直暗戀我吧?」

我無奈笑了,但幸好這樣讓我們打破了僵局。

「如果人生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你有什麼很想做,一定要做,但未做的事?」

「多的是,我想賺大錢、有幾十個女朋友、像個皇帝般夜夜笙歌。」

「不是在許生日願望,是真的能在幾個月內做成的事。」我以嚴肅的語氣令他一怔。

「咒我還想瞧不起我啊。」他吐了口痰,思考良久。一支煙燃完,又點起另一支。

「想不到?」我問。

「真的只有幾個月時間?」他回問,我確認。「那我…我應該想去看看我那爛賭成性的媽,看能不能,一家人,吃一次合家飯。」

「一家人,你是說舅父舅母和你?」

他點點頭。碎片散自同一個圓中,再往哪裏拼凑都不對,只有回歸同一個圓中,才可在裂痕中完全。

我記住他的心願,然後把話題扯到別處。我不是什麼神人,不能用幾個月時間令他重回正軌,發奮圖強,但我只想他心底的小小心願能成真。

我託家母把長住內地的舅母找回香港一趟,讓她跟舅父和表哥吃了頓飯。家人對我這番舉動感到很錯愕,我相信當事人也一樣,但因為我考上了大學,他們就不在乎我搞什麼。

吃飯的內容我沒過問,應該不温情不煽情但亦沒有翻臉。因為我在十一月表哥的葬禮上,見到了舅父舅母同場打點。這個自打生了就沒被多理的孩子,至少在生死兩件大事上,仍是得到父母一起見證。

 

 


 

(二)

我在大學入了足球隊,幾年內從新人到老鬼,記得有一個新人令我印象很深刻。他於大一入隊時,我們就開始熟稔。每次一練習,他都朝氣勃勃,對足球不光有熱情,技巧亦掌握得很好,要在足球隊內發光發熱不難。練習完後他也跟隊友相處得很融洽,是能帶動氣氛的人。只是與朝氣相比,他未免太短命。

一次團隊打邊爐時我坐在他旁邊,就問他有什麼夢想,因為我希望他能在死前嚐到圓夢的滋味。

「你讀書又好,運動又棒,其實你最想做什麼工作?」

「全部人都希望我如我專業所學,當一名會計師。」

「全部人不包括你自己吧?」我聽出他說話時的一絲無奈。

「我不介意當會計師,收入穩定又受尊重,默默耕耘退休,在香港這環境最適合。」

「但你一定不是最想當會計師。」

「我最想…最想當足球員。」可能是覺得這句話可笑,他自己先以赧笑遮醜。

「這很好啊,沒什麼好笑的。」

「我不是說說而已,我很認真想當全職足球員,我可以為這個夢想放棄學位。」他眼中閃過堅定熾熱的目光,「可是,我不可能得到其他人的支持,我父母和我女朋友,都想我做個可靠的人,為他們扛起一片天。」他眼神中的火一下子熄了。

我當時是覺得反正他也活不到能完成學位,倒不如讓他盡情享受踼足球的時間。只是這一年要是他忽然荒廢學業,醉心足球,怕他家人會覺得奇怪吧。

「你可以在兼顧學業的同時去追夢,有時結果不一定最重要,過程才是最難忘的收穫。」

「我只是怕當我很努力追夢,到差一步碰到它時,背後卻有千萬人拉我回去。那是最痛苦的事。這還不如一開始就什麼都不做,最少我不會失望。」

「可你會後悔自己什麼都沒有做,每天庸庸碌碌工作,到想踼足球都踼不動了。你這麼喜歡踼足球,又有天份,那份熱愛是想壓都壓不住。」

「也是,我沒什麼擅長的,唯一擅長的或者就是堅持。我試試努力吧。謝謝你,在做足球員這條路上,肯這麼鼓勵我的人,只有你一個。」

「別客氣。」我和他碰杯暢飲。

一年後,他用訊息告知我他得到去英國深造足球的機會,我很為他高興,打算請他吃飯慶祝一下。原本約了他一個星期後飯聚,卻突然從報紙看到他在大學宿舍自殺的消息。我不禁歎息,他背後拉他回去「正軌」的力量,也把他拉上了天堂。

他的死為身邊的人帶來很大衝擊,他的家人、女朋友、朋友都不敢相信他會選擇了結生命。他總是樂觀的代言人。大概因為背負着身邊人太多的期許,他沒法跟任何人透露自己的心事。有時最親近的人才是我們最難面對的人,太多的陰暗都不可展露,怕他們擔心。自己撐得起一片天的人,最後很易覺得世上沒人可以倚靠,絕望一倒,就壓垮了所有視他如避風港的人。

 

 


 

(三)

我畢業後有一份正職,賺得不多,但足夠過活而且上班時間有彈性。我喜歡攝影,有方法留下此生無法重複的一刻是很美妙的事。我的理想不宏大,只是想幫多些人記錄想銘記的時刻。所以我閒時會做兼職攝影師,最愛是做婚禮攝影師。或者是估計到自己應該不會辦婚禮,故此很喜歡去凑別人的熱鬧,沾別人的喜氣。

其實從婚禮的很多細節都能看出這對新人的關係,又能看出他們和雙方家人的相處。他們以為外人不了解家中事,有時卻是外人看得最清。新郎緊不緊張新娘;新娘愛不愛管新郎;新郎妥不妥岳母;新娘怕不怕家婆等都顯而易見。當然不是全部婚禮都這麼不和諧,幸福美滿的多的是。有時我會替同性戀情侶拍他們結婚派對照片,不得不說,他們眼神中流露的愛意比很多異性戀者更濃。

見證過很多對愛侶結婚,自問不是個眼淺的人,但最近一場婚禮真的讓我流淚了。

新郎新娘是對頗年輕的男女,新娘大約二十五六歲,性格爽朗率真,不算大美人但很可愛,新郎大新娘一歲,看上去較文靜穩重。二人談了兩年戀愛打算結婚,本是尋常。

我在婚禮當天跟新娘父親打了個照面,對方一身正裝白髮蒼蒼笑容可掬,只是氣色好像差了一點,看得出他努力表現得精神奕奕卻難掩臉容的疲憊。我看到他大約還餘半年左右的壽命,猜測他可能生病了。

在伯父牽着新娘準備進場時,我察覺新娘低着頭但眼角開始濕了,臉上堅持掛着一抹幸福的淺笑。而她的父親,抬頭挺胸直立着,面露欣慰之笑,手一直緊握着女兒的手。我特意在這個時刻多拍了幾張照片,想着她一定會喜歡。

果然在新娘致詞時,一張口她那撐了一整天的笑容瞬間被缺堤的眼淚取代,新郎緊緊摟着了她,台下很多賓客似是有點錯愕。我看着新娘父親開始眼泛淚光,母親就在低頭拭淚,心裏不禁抽痛了一下。

「從小…爸爸媽媽就寵到我上天,我是個典型有嚴重公主病卻長得不像公主的人。我讀書不聰明,任性大意,心直口快,在外工作只有捱駡的份,完全做不了大事。偏偏吃了狗屎運,遇到我老公,肯事事慣着我,我很感謝他。說真的,原本我沒打算結婚擺酒,一來我討厭像做秀一樣把愛情公諸於世,二來我不喜歡被人管,不想做個黃臉婆。我想自私地繼續做家中的小公主,而不想去照顧人。但在四個月前,我爸爸患上了癌症,他最大的心願,就是看着我出嫁,看到世界上有另一個人把我當成公主一樣看待。正因為如此,我才跟老公提起想結婚一事,他知道後也二話不說答應,籌備這場婚禮。我知道今天在座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件事,我們沒有跟任何人提起,爸爸說婚禮主角是我,不想你們都帶着一臉同情都參加這場婚禮,而是希望你們真心來道賀。只是我很想跟大家說,我很愛我爸爸,沒有他,我什麼都不是。今天這場婚禮,我最想看到他的笑容。當他牽着我把我交到我老公手上時,我看到他無憾的一笑,我知道我嫁對了人,也知道他很欣慰。我這幾個月才深刻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有個愛自己的人不是必然的,所以更應該去珍惜身邊疼愛自己的人。而且,有什麼想做的就做吧,不要讓自己留下遺憾。」新娘哽咽着把話說完,新郎一直摟着她的肩安撫她。

她之後走到台下擁抱父親。新郎和台下的人都難掩黯然之情,但新娘的父親依然露出温暖的笑容,拍拍女兒的背安慰她,在她耳邊呢喃了幾句,新娘也就止住了淚。之後她扶着她上台,他只說了一句:

「只要大家今天盡興,把最好的祝福給我的女兒,我就滿足了。」

他向台下的人鞠了個躬,大家就起立鼓掌。氣氛漸漸放鬆下來,他下台後賓客都忍不住想慰問他幾句。

在婚禮尾聲,新娘的姐妹們迎來了扔花球的環節,我當然得捕捉一下她們急切的眼神。只是在一眾花俏女人中,有一個女孩明顯向後退了幾步,交叉着手,一副想隔岸觀火的姿態。不知是不是注意到有人在看她,她往我的方向望了過來,眼神交錯的一瞬,我本能地想閃躲不欲知悉她死亡時間,可又無法制止自己想繼續凝視的慾望。心念膠着之際,我已忘我。

 

 


 

(四)

婚禮之後,我念念不忘她,只是不知如何能找到她。新娘囑咐我要盡快沖曬照片,想讓她父親看到實體相片,於是我也忙着趕工。之後新娘因為要去醫院探望父親,就叫了她來取照片,原來她們是同事。

那天我就約她吃了頓飯,從對話中發現她是個很特別的人。在婚禮那天,很多人都哭了,她卻說她沒哭。

「至少伯父趕得及見證女兒出嫁。」她淡然回答。

我又約了她吃了幾次飯,很快我們就成了戀人。她愛問我一些一般人聽了會無奈的問題,但我很喜歡回答。我也愛分享自己對攝影以至人生的態度,她似是不認同我那喜愛為人着想的性格,但我無法坦露背後的原因。

「太為人着想有時會變成干預別人人生,弄巧反拙怎辦?」她問,這令我想起自殺的他,或許和我脫不了關係,我是不是不該做那唯一推他前行的人?是不是我推了他上天堂?

直到她一次問起讓人提前知道死亡時間的問題,看似大膽無心的設問令我開始覺得她真的與眾不同。

「你覺得我們誰會較長命?」這條問題我本該知道答案。

她看着我愣了一愣。

「你是個好人,你一定更長命。」她笑言。

「萬一我比你短命,你會怎樣?」

她是個嘴上似是毫無所謂實是心思極細的人。她愛一個人是以靜水流深的方式去愛,無聲無息全往心底去,所以我才擔心她。我給不了長遠的幸福她,我們卻這樣深愛着。我像是一幅中間缺了不顯眼一塊的拼圖,驟眼看很完整,她就是往哪都拼不進的一塊拼圖,棱角零零落落,只能往我心裏凑全。

「那萬一是我更短命呢?」她反問。

「我不會讓你自己走。」我篤定此事不會發生,所以信誓旦旦。

「我也不會。」她托着腮回得比我更堅定。

她這樣說,令我心頭一緊。

為了令她能有動力在我死後依然好好活下去,我在自己死前幾天開始寫東西。我寫了一封信給她告解我對她的感情,我的能力和我的願望。我不想她因為我而自殺,只希望她能無憾地過每一天。我又寫下我經歷過的深刻的事,不論好的壞的,都夾在給她的那封信中。我希望她通過閱讀我的經歷感受,能找到生命的意義,她想出版它也好,自己保存也好,反正我只願她快樂。

 

後記:

據了解,女孩在收到男孩的信後燒毀了其中一部份有關男孩的個人經歷,只把以上內容以及自己寫的內容放在一個密封公文袋內。女孩死後由其家人轉交這個公文袋給她的一名好友。

 


 

月輪出道力作《古・惑I》小說集,絕不止於言情虐心武俠宮鬥這麼簡單。

如欲查詢購買詳情,歡迎inbox 本人或填妥google form: http://goo.gl/forms/sTqy44cUzX

現時購書,尚有精美布袋飾物贈品送給大家,事不宜遲!

感謝大家支持!!

 

 

關於作者:月輪

月輪
夢想能成為作家;若有一天我不想再寫或已沒有什麼可寫,我大概可以死了。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iamcreatin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十年好兄弟,但為甚麼去旅行你要帶安全套? by 蚊子
    十年了,我們之間沒有曖昧,更沒有愛情。我們就像人們所說的那種不存在的男女之間純粹的友情,我們會吵架、會打架、他會跟我說如何「搞掂」那些女仔,我會笑他賤格⋯⋯我們什麼都能分享,無論相處多久都覺得只會是「哥們」,他也曾經向我爸爸敬酒:「uncl…
  • 識揀另一半,人生已經贏左一半。 by 窮家有道——窮一生
    其實呢個題目我想寫好耐,因為講到理財,其實係一件終身事業黎。我教你開支點減都好,都係一時既野,個個人既生活節奏都唔同,套武功都要有所變化。一項咁漫長既任務,當然係由陪你最長時間既人開始!老豆老母冇得揀既,好似窮生咁,出身係單親家庭,家母唔係…
  • 烈女 by 亞愁
    聽説她三十歲那年嫁了個青年才俊,不夠兩年就離婚了。我記得她說過,女人一定要在三十歲前嫁一次,結果她做到了,儘管婚姻是如此的短暫。…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一) by B612
    從來都唔會主動講密碼俾我聽,就連喺我面前解鎖手機都會遮遮掩掩。唔係身有屎嘅,怕咩俾人知?佢越係神神秘秘,我就越覺得佢想要嘅,唔止係私隱咁簡單。果然,一齊咗未夠兩年,就發生咗一連串令我哋無辦法繼續一齊嘅事………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三) by B612
    有時有啲嘢就係咁。你以為自己距離做個壞人、變態佬、或者跟蹤狂好遠,又點會估到有一日,你會歇斯底里地不停check自己男朋友嘅所有電子用品。…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