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起盛裝出席:這場雜亂無章的青春,這場雜亂無章的愛情。

 

人生最最最最最難以整理的,大概是青春初澀的日子。那段日子,我們都逃不過橫衝直撞,都逃不過付上某種程度的輕傷、甚至重傷。

拳王「杜恆霖」在我的小說一篇推薦序說過,他自少打拳,根本無法得知明天,明年,十年後會打到甚麼成績,但他知道,每天努力一點,再努力一點,再再努力一點,只要知道自己每天進步「一點點」,再「一點點」,再再「一點點」,便有打下去的意義。

是的,青春裏,我們無法清楚概括我們正處於甚麼狀態,會不會多做一次便成功,多談一場戀愛便會找到最愛。我們甚至沒有「comfort zone」,想躲進去也躲不了。

這是人生最難被定義的日子。而這段歲月,眨一下眼便過,如果你的眼睛是大一點的,眨半下青春就不見了啦。

正因如此,好好享受,好好發揮自己未被定義的部分,準備最好,和同伴一起跌倒,再一起站起來,再再準備再跌過。「盛裝出席,這場雜亂無章的青春,這場雜亂無章的愛情」。輕傷過後,可能是重傷,但你將來必然會慶幸,自己擁有過一段遍體鱗傷的青春,擁有過一段遍體鱗傷的愛情。

「願你最最最最最早知道的事——下星期五再講啦」

 

 

關於作者:Jayford Wong

Jayford Wong
Jayford Wong,28歲,中文大學畢業,現職國際會計師樓。曾奪青年文學獎、中文文學創作獎及城市文學獎。其中於第三十七屆青年文學獎更是第一位連奪新詩高級組、散文高級組及小小說公開組獎項。小說《麪包超人》於2015年出版。小說《屋村拳王》於2016年出版。小說《大內侍衞》於2017年出版。https://www.facebook.com/jayford.wong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港島人同九龍人,有鬼分別咩! by 小李子
    筆者係地道九龍人,由細到大讀書做嘢都係九龍區,冇乜必要好少喺港島區留連。 但自從上個月搬咗去上環做嘢,我就發覺港島人真係零舍唔同,係零舍串呀! 行去中環食lunch,個個西裝友都好似特別白鴿眼咁, 連翠華個阿姐都特別惡! 但我到最近機緣巧合…
  • 我可以肯定,大部分人並不適合一個人旅行。 by 達米安
    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
  • 【塔羅個案】基督徒黎開牌問:「我個仔契比黃大仙好唔好?」 by 神婆
    「我想問下個仔契比黃大仙好無呀,」Angela個樣好認真,「會唔會以後條路易行啲?」…
  • 【偽影評】 《棟篤特工》:電影的隱喻? by 馮志豪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 25歲以後 by 小盛女
    當我永世做Marketing,由assistant升到officer再升到senior又甚或是咁好彩升到manager,人工都可能只有2、3萬,日日做到隻狗咁,到頭來首期都儲唔到,真係諗起都一額汗,最後我想了十萬九千次,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