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不堪母遭網絡欺凌,蔡若蓮子跳墜樓亡

 

又一個後生仔自尋短見,如果係尋常百姓家之子,今時今日香港社會可能只會將話題又集中咗去樓價。後生仔死得太多,根本唔係新聞。不過,因為今次死嘅係高官之子,一時間大家唔係金田一附體,就係三世書編者咁,左一句陰謀論、右一句現眼報。又會有人突然搬晒入將軍澳公屋,同你講「乜咁口臭架」點點點。

業報之說,唔係今日開始講。以前吳克儉、袁國強有家人去世,大家一樣樂此不疲,但係咁又點呢?喺大家一齊恥笑佢哋「報落家人度」嘅時候,惡行又有冇停過呢?再者,呢啲高官年過半百者有之,其父母早就古稀之年,即使係配偶話唔定都隱有暗疾,其死乃屬天然。今次蔡若蓮死咗個仔,白頭人送黑頭人,先會叫奇異一啲咁解。然而,如前所述:今日香港,後生仔尋短見,好出奇咩?

當然,又唔係話唔恥笑落去,不過我會比較有興趣,此子之死會帶嚟幾多「新聞價值」同「政治價值」。首先,如健吾鴻文《人死了,就可以盡情消費》所言,或者呢個時候,又有新聞工作者要寫返啲故事,搵click又好,搶功又好,你唔做大把人做。既然之前網民攻擊蔡若蓮打到咁大,而且攻擊蔡若蓮嘅人又不乏政府嘅政治死敵,將蔡若蓮之子嘅死歸咎去蔡氏政敵嘅攻擊,亦無不可,至於死者個人立場係唔係真係完全同蔡氏一樣,定係原來佢都係本土派人物,喺老大哥嘅記功簿入面根本不值一提。條題就咁落啦:

 

不堪母遭網絡欺凌 蔡若蓮子跳墜樓亡

 

如果可以帶起「反對派網絡欺凌殺人」呢一支旗,就算一時三刻冇升遷,黨和國家係唔會忘記有此文妓,早就刮毛洗淨,靜待恩客;一朝機會到,同北大人共嬉酒池三五七日,然後位次周融林屈氏左右,都不可謂不風光。

帶起咗支旗,自然就要繼續做嘢。語唔埋呢個時候袁國強又出嚟話,鑑於「反對派網絡欺凌殺人」,我哋要防患未然,又要強調下網絡言論有言責,然後就話保安理由要實名上網,下一條題又可以咁落喇喎:

 

律政司研網絡實名 誹謗官員擬列刑事

 

呢個時候,仲有事主蔡若蓮。作為建制派要保上位落反對派面嘅人物,可能有兩種處理方法:其一係要佢自己辭職,但咁樣對林鄭內閣完整頗有不良,應該唔會係選項;其二就係照中共一貫做法,白事當紅事辦。一邊譴責網民,為香港網絡監控浮面做輿論勢向;另一邊歌頌蔡氏,奪情奉公,冇因為喪子而喪志,服務香港。

至於作為「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但連自己個仔想死都防唔到,呢樣嘢係咪顯示佢力有不逮?係咪不宜戀棧?係就梗架啦,但大家呢個時候選舉弘揚佛法,咁呢啲細節嘢,又有咩所謂呢?

 

 

關於作者:薰華

薰華
塵世中一件無名廢青,除咗偏見同口水就冇嘢多。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地鐵 by 李天恩
    生活在香港這樣的都市,女孩子們基本上都能從對方的衣著、裝扮、服飾及姿勢態度上得知許多資訊,從經濟狀況到住在哪一區,大致都能看得出來。我瞄了瞄自己的手腕,同時察覺那兩位女孩都偷偷督向我左手配戴著的卡地亞手錶,這隻手錶一般不是我這個年齡的女生有…
  • 我係搞手我係狗(二)——「啲女係咪處?」 by 霏子
    屌,我知你有畀錢,但都唔使咁過份,問埋我啲女係咪處㗎?我班女都係畀同一個價㗎咋,咁佢地係咪又可以要求你有超強御女術呀?呢條友真係當正我係媽媽生。最後,我冇追問佢嚟唔嚟,而佢都係嚟咗。…
  • 第一次約會?要唔要睇戲特登挨落佢膊頭,要唔要胸壓佢? by FAKE 文青
    首先要化個淡妝,所有大眼仔,濃妝not_ok…
  • 【網購】唔好再助長奸商,買物非所值嘅衫 by 夏長樂
    生氣的不是買到劣質衣服,而是覺得商家都當消費者是笨蛋嗎?值百多元的衣服賣百多元,很合理。值百多元的賣三百多,就不合理了,還不如去買淘寶,起碼可以以價判質,心裡有個底。…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