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

 

中學時代,S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與其說是摯友這麼正經八百的東西,倒不如說是臭味相投的豬朋狗友還更貼切一些。

然而,我想說的並非是我和S一同度過的青蔥歲月,而是我和S共同經歷的某起靈異事件。

要了解那件事的全貌,先要從S的背景開始說起。

那時,S和家人一起住在傳統的和式房屋。S曾提及過,她家的所在之處似乎曾是古代發生戰爭的地方什麼的,又或是戰國時代某個將領的宅邸,雖然記得不太清楚,總而言之就是與打仗一類的東西有關連的樣子。

升上初中二年級的那年,我和S被編在同一班,或許是因為一整年都坐在隔壁的緣故,我和她在不知不覺間便混熟了。

當時,我們班還算頗有名的,不知道是學校的故意安排,還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我們班上聚集了神社之子、寺廟傳人和靈感持有者等等人物,就像是靈能力者的班別。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也有不少人為了能在人前耍酷,充大頭鬼自稱有靈感,實情卻是一丁點靈感也沒有。

有時候,他們甚至會裝模作樣,假扮遭遇到了靈異事件,可是看在班上一眾真正的能力者面前,就只是場滑稽的猴子戲罷了。

當中,S既沒有任何靈感,也不會無中生有,是班上極為罕見的少數率直派。

身處於四周都是靈能力者的環境,S曾有好一段時間略感自卑,有種融入不到大夥的感覺。

S一直期盼着某一天能獲得靈感。

可是後來,這個想法讓她後悔不已。

二年級的暑假,S邀請我到她家玩。老實說,當我知道她是住在那種傳統的和式民房後,我真的不太感到興趣,但沒什麼理由就拒絕好友盛意拳拳的邀請也不太好……

於是,我應約前往她家。

甫到達S家門前,她便主動前來迎接我。就在她打開大門之際,一陣生銹的銅臭味迎面撲來……

果然,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如前所述,我們班匯聚了眾多具有靈感的人,雖然沒有其他人般厲害,但我也是其中之一。

就我所知,每個人獲得靈感的方式都不盡相同,有些人是天生便具有的,這種人多是神社、寺廟等擁有相關血脈的繼承者;有些人則是偶然覺醒的,像是因為某某親人的離世變得突然能感應到靈體之類的。

在這之外,還有第三種。

就是親身遭遇到靈異事件後,靈感獲得開發……

我比較幸運,是屬於第一類,童年時開始便有了靈感。我的靈感還未算是很強,不能偵測到某個範圍有沒有異物,也不能看到甚至觸摸到靈體。

我主要是透過嗅覺來感應靈體。

對於我來說,靈體會釋放出獨特的「味道」,這種味道有別於世間一切能嗅得到的味道,是一種獨一無二、難以言喻的異味。

只要我愈接近靈體所在之處,這種味道便會愈發濃郁。每個靈體散發出的味道都不一樣,但我一嗅到便能立刻辨認出這是靈體的味道。

感覺就像是食物,即使每種食物的味道都不一樣,但你也能知道那是由食物發出的。

所以當我嗅到那股銅臭味的瞬間,我便想着要盡快離開這裏。

心底裏這麼想着,可是在滿臉殷勤地前來迎接我的S的母親面前,我實在不敢流露出半點嫌惡的神情。

我強行擠出一個充滿期待的笑容作回應,縱使我的內心百般不情願……

「快點進來!快點進來!今天絕對要讓你嘗嘗我媽媽親手做的料理和甜品,吃過一次你便會愛上的!」S興奮地拉着我的手。

「嗯,我也很期待啊。」我拼命將嘴角往上揚。

這是我首次造訪S的家,她先帶我到客廳參觀。由於是難得的假日,S的家人都聚集在客廳裏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陽光不太照到S家的客廳,但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自然也會洋溢著一股溫暖的空氣。

可是不知怎麼的,我卻感到異常地寒冷。

那種冷,彷彿是由身體深處慢慢地擴散開來。

一邊因為夏天的悶熱而汗流不止,一邊卻莫名其妙地冷得發抖,我立刻意識到S家的客廳不太尋常。

「你看,媽媽為我們做了很多甜點啊,到我的房間再慢慢吃吧!」看到她們那麼好客,一心打算要快點離開的我,頓時產生了一股罪疚感。

「那、那我便不客氣了……」終於能夠離開客廳,總算是讓我鬆了一口氣。

S的房間在2樓,與客廳不同,陽光能透進來,既溫暖又舒適。

最重要的是,這裏沒有那種惹人厭的奇怪氛圍。

在S的房間安頓下後,我不禁在想,剛才在客廳裏的反差感到底是什麼。

我和S坐在地下,一邊吃着甜點,一邊閒聊的時候,她卻突然正襟危坐起來。

「那、那個……若然傍晚想去廁所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去好嗎?」S語帶顫抖地說。

「這點小事倒是沒所謂啊……突然之間是怎麼了?」我暗自猜想會否和剛才進屋以後所感覺到的怪事有關。

S說,原來前陣子她家附近發生了一起槍擊案件,雖然精神失常的犯人已被拘捕,但一名途人卻被擊中,當場證實死亡。

就是因為這樣,害得S晚上獨自上廁所時都怕得要命。

或許這就是那股臭味的來源吧,但總感覺還是有哪裡不太對勁。

為了不再增加S的不安感,我並沒有告訴她那些嗆鼻的銅臭味和客廳的異常氛圍。

之後我們二人繼續訴說少女的心事,不經不覺已到了黃昏,也是時候吃晚飯了。當初我是答應了S吃過晚飯後才回家的。

能夠早點回家固然是好,但這也就是說,我又要再一次回到那個詭異的客廳。

下樓後,我禁不住咳嗽了好幾聲。

銅臭味比剛才濃烈了好幾倍……

就好像下層被濃郁的銅臭籠罩着一樣。

我伴隨着S走到客廳,沿途我試著嗅出味道的來源,然而到處也沒有比較像是源頭的地方。

再這樣下去真的很不妙……

客廳裏,我強忍着惡臭,和S一家人吃晚飯。

記憶中S媽媽做的菜還挺好吃的,只是銅臭味在我的鼻腔裏揮之不去,哪還會有胃口吃東西。

我一邊吃,一邊心想着快快吃完,便可以快快回家。

可我真的有點低估了S家人的熱情了,大抵是因為我是第一個S帶回家吃飯的朋友吧,飯桌上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不斷向我問S在學校的事情。

「S在學校是怎樣的啊?」

「她是不是瞞著我們在學校交了男朋友?」

「不對不對,應該問S除她之外有沒有其他朋友才對吧,哈哈哈。」

「確實,我們家的孩子還真是讓人放心不下啊……啊,你說對不對啊?」

暴風雨般席捲而來的問題和永無間斷的銅臭步步進逼,讓我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在這之上,陷我於更大的險境的,是S。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再吵了,會嚇着她的啊,真是的!」S裝出一副要憤怒了的表情。

「待你吃完後,我們一起入浴吧!我家的澡堂很大,泡起澡來很舒服的。」S用下巴指了指客廳門外,澡堂就在玄關隔壁。

「呃……你忘了我吃過飯後便要回家了嗎?」我驚訝地看向S。

「我當然記得了,但現在都那麼晚了,反正明天又不用上學,乾脆在我家住一晚吧。」S興致勃勃地說着。

「對啊對啊,一個小孩子天黑了在外邊走很危險的,今晚就和S一起睡吧。」S的媽媽隨即附和道。

「可是,我和家人說好了……」我露出一副為難的表情。

「不要可是了,待我們和你家人說好了。」盛情難卻,S的家人絲毫沒有要讓步的意思。而且那時我還少,不懂得拒絕人家的好意。

有時候我會在想,如果當時我堅決離開的話,S又會變成怎樣呢……

飯後不久,S便硬拉着我到玄關隔壁澡堂前的更衣室。

剛拉開更衣室的扇門,一股濃烈程度遠勝外面的銅臭味一下子釋放了出來。

是這裏了!

「嗚咳咳咳咳—」我禁不住用雙手捂住口鼻。

不僅僅是銅臭,空氣裏還隱隱約約瀰漫着一股血的味道……

「S……」一股反胃感嗆上來,我再也忍不住了,縱然直指別人家裏有異味相當失禮,我還是決定要向S坦白說出。

「怎麼了嗎?突然面色變得那麼難看,剛剛也留意到你好像沒什麼胃口似的,是哪裏不舒服嗎?」S一臉緊張地問道。

「氣、氣味……」我說。

「啊……對不起呢……最近不知怎的,澡堂裏總是有種怪怪的味道,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傳出來的。」S一邊換着衣服一邊說。

雖說感受到的味道不同,但沒有靈感的S也能嗅到靈體了嗎?

不對,從她沒有太大的反應這點看來,她明顯只能感受到輕微的異味,而且也只限於澡堂範圍。

該不會……

「只、咳……只有你一個人嗅到嗎?」我止住咳嗽問。

「我也不知道啊,不過好像也沒有聽到過家人說有什麼異味的樣子,大概是還未至於會令人很在意的程度吧。」S一臉不在乎地道。

那異味是衝着S而來什麼的,只是我的心理作用罷了。

不可能是真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忍受着地獄般的惡臭,好不容易總算挺過了洗澡的試煉,我們回到了S的房間。

夜深是女孩子互訴心事的時間,說是這麼說,我和S很快便睏得不得了,於是便一起鋪好棉被睡了。

「嗚……嗚……啊嗚…….」

本已進入夢鄉的我,朦朧中聽到了一些低聲的呻吟。

聲音的來源,是S。

「S?你沒事嗎?」我輕輕拍着S的肩膀。

「嗚啊……不、不要……」S沒有醒過來,扭曲的表情看起來相當痛苦。

「S!快醒醒!不要嚇我啊!」我用力搖着S的肩膀。

S慢慢睜開眼,她看起來十分虛弱。

「你沒事嗎?」一看到S醒過來,我便急不及待地問她。從剛才我醒來後開始,我就感覺到有種異樣的氣氛,內心籠罩着不安的情緒。

「……剛才我發惡夢了,幸好有你叫我起來,我還以為我差點要死在夢裏了……」S勉強撐起身子,坐起來說。

一邊聽S說着,我終於也察覺到了是哪裏不對勁。

是銅臭味!

或許才剛醒過來時沒有注意到,理應沒有任何怪味的S的房間,現在卻充斥著銅臭味。

事後回想起來,那一晚,喚醒我的可能不是S的掙扎聲,而是愈發強烈的銅臭味……

「聽我說……那個夢真的非常可怕啊,在夢裏,一直有一雙手掐著我的脖子,我差點便被掐得抖不過氣了……」S說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S……」我一臉驚訝地望向S。

「怎、怎麼了嗎?」S回道。

「脖……」我指向S的脖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S的脖子上,清晰地可看到一雙紫青色的男性手掌大小的手印。

「什麼⁉哪有可能,我去照一下鏡子!」S爬起身直往下層澡堂的方向跑去。

「不!現在不可以!」我大聲叫住S,可她卻頭也不回地走了。

「啊!!!!!!!」我立刻起來追上前,卻已聽到澡堂方向傳來S的慘叫聲。

「S!」我趕到澡堂後,只見S跌坐在地上,全身抖個不停。

「出、出……出現了!鬼……鬼,脖子被它給……」S瑟縮着,雙眼失去了焦點。

「冷靜點!沒事了,冷靜點!」我安慰着S,帶着她走回房間,不可以繼續待在那裏。

那天晚上,我和S兩個人膽戰心驚地窩在被窩裏睡,不敢把頭探出被窩外。

第二天醒來後,S的狀況好多了,她和我說出了昨晚在澡堂裏發生的一切。

那時,她剛拉開門,正欲照鏡子確認脖子的情況時,鏡子裏映照出她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景象。

是一個武士。

準確點說,是一個長相像惡鬼的武士。

鏡子裏的武士抓住S的脖子,裏面的S露出一臉痛苦不堪的表情。

現實裏的S拼命發出尖叫。

接着,我便趕到了現場。

事件發生後,S並沒有大礙,只是,她的脖子上還留有那雙紫青色的手印。

那之後,S不敢回家,當天便說服她的家人讓她到我家住上好一陣子,最後在我家住了足足差不多一個月才回家。

手印在S的中學時期不曾消失,雖然顏色沒有那天晚上般鮮艷,但還是頗為明顯。

還有就是,S自那天以後便有了靈感了。

畢業後我與S慢慢便沒有聯絡了,最近一次中學聚會上,我與S闊別多年相遇,她看起來還挺精神的。

聽她說,她自中學畢業後便搬離了老家,箇中原因我們彼此也十分清楚。

只是看到她在炎炎盛夏,頸上還要披着頸巾,不由地悲從中來。

話說回來,當天我才想起那件事還有另一個可疑的地方。

那也是我一直感到不太對勁的地方。

為什麼,那晚S發出了那麼大的聲響,她的家人怎麼一個都沒有醒過來呢?

該不會……

 

 

關於作者:揭故佬

揭故佬

小姓揭,夢想做個講故佬,時時講周圍講不停講,故名揭故佬。個人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kitguloustory/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新同事,唔識記住要問人呀! by 扮工室の膠秘s
    花生友:「喂新同事,你個email_id係咩啊?經理叫我send_email要cc你。」新同事:「無啊。」…
  • 真正既朋友係咁樣寫Postcard既.. by 港女友
    寄卡畀我既係中學既好朋友,而我印象中佢都唔係第一次令我發笑,有次寫左「朋友我當您一世朋友」,有次佢去左澳洲寄左張佢攬住樹熊既鋪卡畀我,我指係真係有佢個樣係鋪卡上面!我媽第一時間問:呢個人係您朋友呀?係。我諗澳洲同香港既郵差應該都想問我...…
  • 不懂得愛,不懂得我,別親我 by 焦總的蕉很腫
    有晚送佢返屋企個陣,佢拉左我去後樓梯,過程大家都好投入好激烈,第一次有人對我講老公我愛你,第一次有人對我講好鍾意我插係佢入面,第一次有人問我感唔感覺到我同佢合二為一。 …
  • 馮盈盈都叫唔造作,咁麥美恩叫咩? by 小盛女
    無可否認,人靚真的比較多著數,至少兵都可以收多一點,發姣都可以稱為不造作、率真。說句公道說話,盈盈都算靚,雖然比她有氣質/靚的藝人也大有人在,例如李佳芯、黃心穎等,但盈盈都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靚也分很多種,清純的、詩文的、誘人的、可愛的…
  • 校友會上的野獸與餓狼 by 單字晴
    為什麼我會想起《美女與野獸》?因為我眼前確實有一些野獸,可惜伴隨野獸的不是貝兒,而是一隻隻餓狼。三大畢業的男生,即使沒有城堡,也有一隻「三斤釘的小船」,襯得起貝兒有餘。但「三高」中女卻不是清純的美人兒。所謂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餓狼們遇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