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遊戲(七)——正式戰即將開始

 

上集——模擬戰

 

古斯達夫老伯是責任者,如果華納昨天沒有說謊,而這次又不是模擬戰的話,古斯達夫老伯現在就會被送上電椅。
而我,只差一票就會成為那個電椅上的人了。

我還沒有想清這是怎麼一回事,就被送到了新人專用的休息室,這邊和昨晚我遇見華納的地方很相似,牆上掛了一部大電視,大電視前有幾張梳化,中間有一張大餐桌和椅子,還有送餐用的小型升降機。

我們六個人陸陸續續地來到了這個休息室,而看管我們的糾察隊員們則離開了。

我走到門外拉了一拉門把,這個休息室是上鎖的。為甚麼呢?只要有項圈的話,根本不怕我們會逃走吧,為甚麼就只有這一道門要上鎖呢?

就在這個時候,送餐的升降機送來了六碟香噴噴的炒飯。

「你在想為甚麼要上鎖吧?這就是原因哦!」莉莉指著炒飯,對我說。

「甚麼?」我答。

「鎖門是要防止其他人進來搶這碟炒飯。」莉莉拿了其中一碟,坐了下來。

「因為很多人都沒有點數可以吃飯?」我想我明白了。

「對呀,這遊戲贏的人有點數,輸的人卻又未必一定會出局,如果待回我們正式出戰贏不了,又當不上責任者的話,大概就要一直捱餓了。」莉莉答。

「又或者會直接成為其他人的奴隸,就只為了換一點吃的。」加夫列菈一邊吃,一邊插嘴。

我也拿了一碟坐了下來,大口大口地開始吃飯,畢竟已經過了一整個上午了,肚子餓得很。除了還是呆呆滯滯的老伯以外,其他人都開始吃飯。

「而這個點數上限已經負二的笨蛋,即使正式戰贏了,也很大機會要捱餓。」莉莉指著占士說。

「只要我贏了,就可以立刻升等,那我也至少有三個點數可以用丫。」占士說。

「以我估計,第一次提升等級最少要兩分,所以你還得求神拜佛希望自己被抽到是背叛者啦!」莉莉不屑地說。

「兩分?即是說不單單是占士,如果正式戰裡我們不是背叛者的話,誰也沒法提升等級?」我說。

「他們在昨晚的睡房和休息室都沒鎖門,偏偏在這家有免費飯吃的房間鎖門,這證明免費飯餐有需要用門鎖來保護。所以,應該有很多參加者沒有飯吃。」莉莉說。

「這只是你的推測啦!」占士說。

「我的推測很少出錯。」莉莉斬釘截鐵的說。

「這遊戲不難玩丫,贏兩場也很簡單!」瑪莉很興奮地插咀。

看她的樣子,有九成還不清楚遊戲是怎麼運作的,肯定在胡扯罷了。於是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而她也發現了,於是沒有再說下去。

「你沒抽到玩模擬戰真的很不幸。」莉莉指著瑪莉說。

一時間,整張餐桌陷入了沉默之中。

的確,沒玩過模擬戰就直接來正式戰,坐在那房間中,根本連發生甚麼事也不會知道,然後可能不知就裡地就被推上電椅去了。

「而且作為新人也很吃虧,投責任者的時候,老手們都會傾向合作起來投新人吧。那我們有甚麼對策呢?」我一邊吃,一邊提出疑問。

「祈禱希望自己不要是背叛者吧。」莉莉說:「重點不是責任者投票,是出戰者投票呀!如果新人是背叛者,根本沒有出戰的可能,他們會一直投自己出戰,如果你舉報,他們就在下回合舉報你,毫無勝算呀!你的問題就在這裡,經常遺漏重要的可能性,然後跳到結論。」

「我也沒法子啦,要找出所有可能性是很難的。」我心裡有點納悶。

「那就不要帶領遊戲,不要搶著說話。到最後你因為這樣而當上責任者的機會是很大的。」莉莉毫不留情。

「即使這樣也解決不了新人會被圍剿的問題啦。」我說。

「對呀,如果新人是唯一的背叛者,那輸的機會就會很大。」莉莉說:「但如果同一局有多過一個新人,又或是多過一個背叛者,情況就不同了。」

「老伯看來還不需要吃飯吧,那我不客氣嘍!」占士在這個時間打斷了我們的說話,並且伸手向老伯的炒飯。

「太狡滑了,我也要吃!」瑪莉馬上加入爭奪戰,無憂無慮的人真好。

「兩個笨蛋,我現在說的事情很重要。」莉莉繼續說:「
如果我們可以在同一遊戲出場,我們就打暗號告訴對方是不是背叛者吧。如果我用左手撥頭髮,我就是參加者,如果我用右手撥頭髮,我就是背叛者。
短髮的人也一樣,提起手掩鼻又或者擦嘴,左邊是參加者,右邊是背叛者。
這遊戲只要知道對方身份,就易玩得多,如果兩人在同一陣型,那基本上都不會出局了。

「我有問題,如果兩人發現不同陣型,那應該讓哪一方贏?」我問。

「那你只要舉報另一人,遊戲就結束了!」莉莉答。

「如果我是背叛者的話,在你舉起右手前,我都不會舉手,否則就死路一條。」我說。

「對呀,但這和遊戲一開始的狀況也是一樣罷了,沒有損失啦。但如果我們不組隊的話,老手有三票,對我們兩票,最後還不是會輸?」莉莉說。

我不知道這樣好不好,如果被老手們看穿這個小動作的話怎麼辦?再者,這樣算犯規嗎?要不要問一下?如果提問了的話,就算本來不犯規,也會引起注意,這個手法又行不通了,怎麼辦好?

「這樣做可以嗎?」我還是先問一下大家意見好了。

「當然可以,會有甚麼問題?剛才問答環節時,說的交易不正正就是組隊合法的意思嗎?」莉莉快速地回答。

「我也覺得沒問題,他們從來也沒說組隊犯規呀!」加夫列菈小姐說。

就在這個時候,牆上的電視突然開啟,胡斯迪絲出現在畫面上。

「艾雲.薜丁格、瑪莉.居禮請跟隨工作人員到會場準備,你們將要參加今天第一場的遊戲。」胡斯迪絲說。

同一時間,被鎖著的大門打開,有四個糾察隊員正在那邊等待著我和瑪莉出發。看來我會和瑪莉在同一場遊戲中出場了,這樣至少避免了一個新人對四個老手的情況。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選莉莉做我的拍擋,因為瑪莉好像還沒弄懂這遊戲在玩甚麼,而且她那慣性吹牛的問題也讓我很擔心,很害怕因此而誤判。

畢竟我來到這裡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在這裡坐上電椅的。

「瑪莉,你一定要誠實地打暗號啊!這可是生死悠關的!」我一邊走向門外,一邊對瑪莉說。

瑪莉沒有回答我,但好像點了一點頭。我還來不及確認,就被門口的糾察隊員帶走了。

我又再一次被帶到那間只有電話亭大小的房間,前面的牆壁又變成了螢光幕,但這次顯示的,卻不是其他參加者的畫面,而我桌子上的螢幕也沒有顯示黑白卡和我的身份。

畫面上面有兩個人,坐在左邊的是一個穿西裝的男人,胡斯迪絲則坐在男人的右邊。

「歡迎收看背叛遊戲的直播,我是你們的節目主持人巴倫沙。在我左手邊的,是背叛遊戲的評判,胡斯迪絲小姐。」那個叫巴倫沙的西裝男說:「今天我們會看到四場包含新人的賽事,第一場將會於三十分鐘之後開始。」

胡斯迪絲向著鏡頭點頭微笑。

「第一場賽事的參加者有以下五位,首先,是帶著兩戰兩勝的勢頭,今天第三次出戰的超級新人,保羅.迪拉克,他看穿對手謊話的本事很強,發言雖然不多,但往往在關鍵時刻發揮重要作用。」巴倫沙一邊介紹,螢幕上一邊出現迪拉克的照片,還有他的往績和能力分析。

接下來的三分鐘,螢幕上放的都是迪拉克之前參加遊戲的片段,可以見到他真的很沉著,也看得很通透。

「迪拉克是今場比賽勝出和生還的大熱門,勝出只有可憐的1.02倍,生還更只有1.001倍,成為背叛者再勝出也是驚人的1.25倍,而『脫離遊戲』的賠率則是325倍。今場有兩位新人,所以大家看好已經連勝的迪拉克也不無道理。」西裝男巴倫沙一邊說,畫面中間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賠率,甚至可以賭迪拉克在遊戲中的發言時間會不會多過一分鐘。

「第二位參加者是法蘭.保維,一戰零勝,上一戰在責任者投票中幸運地生存了下來。一般的評論都相信他被『脫離遊戲』只是時間的問題。你看他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他今天也沒甚麼信心。」巴倫沙繼續說。

螢幕上換成了保維的比賽片段,他真的有點呆頭呆腦,不知道在做甚麼。

「雖然外間不看好保維能在《背叛遊戲》待很久,但今場保維勝出和生還都是想當熱門的,兩位新人入局,舊人勝算大一點可算是《背叛遊戲》的常識。保維勝出有1.3倍,生還有1.05倍,『脫離遊戲』的賠率則是45倍。」巴倫沙繼續旁述著。

「第三位參加者是丹尼斯.加博,是今場經驗最老到的選手,戰積是一勝兩負,是很會附和其他人意見的參加者。這也是他即使已經兩敗,但都沒有被『脫離遊戲』的原因。」巴倫沙說完,螢幕開始切換成加博的比賽片段。

可以看到加博笑容可掬,盡力去討好每一個人,他說的話沒甚麼建設性,但也沒有甚麼威脅性。

「加博是那種即使不斷落敗,但還是可以生存下來的典型,見風駛艃,哪邊風大就靠哪邊,即使押錯注,由於不顯眼的關係,大多不會成為責任者。所以今天他的勝出賠率有1.4倍,而生還則有1.02倍,因為兩個新人的關係,是種沒甚麼分頭的賠率。」巴倫沙說。

「之後就是今天我們第一位出場的新人,他叫艾雲.薜丁格,因為『企圖危害社會安寧』而被送到德普勒參與背叛遊戲,模擬戰時卻輸給了背叛者,雖然背叛者有兩個時勝出機率大大增加,但是五人全都是新人,背叛者勝出率是非常低的。」巴倫沙一邊說,螢幕一邊播著我於模擬戰時的片段。

「薜丁格是那種很想成為帶領者的人,但他的經驗不足,外間都認為他很快就會被移出遊戲,勝出賠率是3.3倍,生還則是46倍,而『脫離遊戲』的賠率則是5.5倍,是今場的大熱。」巴倫沙繼續說。

我不禁捏了一把冷汗,看來我今天是凶多吉少了。究竟要如何做,才可以在『背叛遊戲』中活下去呢?

「接下來是本場最後一位參加者,她是瑪莉.居禮,是今天第二位出場的新人,因為『冒認糾察隊員』而來到德普勒,是個只有十二歲的少女,今日沒有參加模擬戰,但因為是女姓參加者,而且年紀比較少,雖然勝出賠率是本場最冷的5.6倍,但生還賠率和『脫離遊戲』的賠率都比薜丁格好,分別為38倍和4.1倍。」巴倫沙一邊說,螢幕上直播著瑪莉在參戰室的情況,她好像很緊張,一直在玩弄自己的頭髮。

果然瑪莉並不是革命家麥斯.普朗克的女兒,她應該是一個慣性說謊的人吧?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動機,只是因為覺得有趣就說謊。

但現在可是生死悠關,她會不會如約定般打暗號通知我身份?她打的暗號可信嗎?

我很害怕,因為從賠率看來,如果我輸了的話,在責任者投票中我可是非常的危險,因為其他人都會投票給新人,而兩個新人中,所有人都會選擇送我這個小子上電椅,而留下樣子甜美可愛的少女吧。

即使說,我一定不可以輸。

「遊戲還有三分鐘就要開始了,現在是各位最後下注的時間。對了,胡絲迪斯小姐,你對今天第一場比賽有甚麼看法?」巴倫沙說。

「老實說,經過今早的模擬戰後,我對今天的新人是滿有期待的,他們六人當中可能有三人,甚至更多可以撐到等級5或者以上。」胡絲迪斯說。

「真的嗎?新人存活到等級5的機會率只有15%,六人中有三人可以做到?這可能嗎?」巴倫沙說。

「對,就以今場責任者大熱門薜丁格先生來說,如果他活過了今天,大概能直衝等級五,甚至我們可以在年末的大會中看到他的身影。」胡絲迪斯答。

「為甚麼這樣說呢?」巴倫沙問。

「因為他身上散發著那種勝利者的氣味。」胡絲迪斯答。

「勝利者的氣味?」巴倫沙問。

「你感覺不到嗎?即使會令自己置身危險,還是想要一手改變命運的傻勁,如果好運沒死的話,可以幫他走很遠的。」胡絲迪斯答。

「那麼我們真的要好好注意一下今天的新人了,上次胡絲迪斯小姐說有期待的新人,應該是華納.海森堡吧。他今天好像也會出戰。」巴倫沙說。

「但薜丁格和他是不同類型啦,薜丁格會考慮很多,然後把所有東西說出來,說服大家那是最佳的決定; 而海森堡也會考慮很多,但他不會說出來,他會讓大家自己想出一個最佳的決定。」胡絲迪斯答。

「那即是誰優誰劣呢?」巴倫沙問。

「那要先等薜丁格先生活過這天再說囉。」

「好,都談得差不多了,遊戲在廣告後就要開始囉!未投注的大家趕快投注吧!」巴倫沙說。

 

【背叛遊戲】

 

 

關於作者: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新同事,唔識記住要問人呀! by 扮工室の膠秘s
    花生友:「喂新同事,你個email_id係咩啊?經理叫我send_email要cc你。」新同事:「無啊。」…
  • 真正既朋友係咁樣寫Postcard既.. by 港女友
    寄卡畀我既係中學既好朋友,而我印象中佢都唔係第一次令我發笑,有次寫左「朋友我當您一世朋友」,有次佢去左澳洲寄左張佢攬住樹熊既鋪卡畀我,我指係真係有佢個樣係鋪卡上面!我媽第一時間問:呢個人係您朋友呀?係。我諗澳洲同香港既郵差應該都想問我...…
  • 不懂得愛,不懂得我,別親我 by 焦總的蕉很腫
    有晚送佢返屋企個陣,佢拉左我去後樓梯,過程大家都好投入好激烈,第一次有人對我講老公我愛你,第一次有人對我講好鍾意我插係佢入面,第一次有人問我感唔感覺到我同佢合二為一。 …
  • 馮盈盈都叫唔造作,咁麥美恩叫咩? by 小盛女
    無可否認,人靚真的比較多著數,至少兵都可以收多一點,發姣都可以稱為不造作、率真。說句公道說話,盈盈都算靚,雖然比她有氣質/靚的藝人也大有人在,例如李佳芯、黃心穎等,但盈盈都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靚也分很多種,清純的、詩文的、誘人的、可愛的…
  • 校友會上的野獸與餓狼 by 單字晴
    為什麼我會想起《美女與野獸》?因為我眼前確實有一些野獸,可惜伴隨野獸的不是貝兒,而是一隻隻餓狼。三大畢業的男生,即使沒有城堡,也有一隻「三斤釘的小船」,襯得起貝兒有餘。但「三高」中女卻不是清純的美人兒。所謂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餓狼們遇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