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白高足——龍劍笙與陳寶珠

 

 

自細有跟老豆老母聽曲,但係都無見過任白真人演出,即使係錄音帶以至到網上聽,都仍然驚為天人。舉例,只要搵番任白既紫釵記(我好鍾意呢首),一聽李益開口唱,「霧月夜抱泣落紅,險些破碎了燈釵夢」春光花月夜段,你就知道任劍輝既功力、聲線、感情,世間難以再有人望其項背!難怪就算當時連黃老霑恃才傲物至此,聽見到任姐出手,即時拜服個五體投地!!

仙鳳鳴果陣仲有梁醒波等大老倌,唐滌生尚在,根本講成係粵劇既顛峰絕不為過。而往後亦好大可能後無來者。當初佢地為左搵接班人,好似話搵左二千人interview,到最後篩篩下只係剩番十幾二十個。依家比較廣為人知既,都只係剩番阿刨龍劍笙、阿嗲梅雪詩,同埋後來轉入電視好多人都熟悉既謝雪心(江雪鷺、朱劍丹可能呢度已經好多人聽都未聽過)。

陳寶珠個case 有少少唔同,佢雖然話就係任劍輝收既第一個入室徒弟,但係如果一路睇年份行落去,我真係會諗既係究竟佢可以花到幾多時間去學任白D戲,因為佢拍電影已經大紅大紫,而且名利雙收,成為當時所有工廠妹既偶像。陳寶珠黎喇,人人都要讓路,可以知其當時既架勢堂,就算佢真係有心機想學,個個片商都想開佢呢個大金礦,想抽身不易。

反而龍劍笙就真係一直係戲班到正正經經地苦練打上去,根據我既估計任白都認為雖然個個弟子水平都未去到佢地果個造詣(。。。),但起碼都四平八穩,而阿刨應該已經係佢地最睇好,最有潛質果個。但好可惜,有時世事就係咁,龍劍笙亦都最唔聽師傅話,鍾意就去左加拿大唔返黎,鍾意就托白雪仙手爭,然後轉個頭又同其他人拍檔開戲搵真銀。咁難怪仙姐唔去睇佢既戲既又(欺師滅祖仲唔大罪?係咪好controversial 呢)。。。

呢D背後又牽涉到正宗定唔正宗既哲學討論。但客觀事實亦係,當初阿刨推戲,仙姐我估都有少少無奈,先只能搵陳寶珠頂上。講真,如果真係又要講咩技藝,又要講玄門正宗唔能夠亂咁搵人,計埋叫座力同埋支出收入,仙姐都只能夠徒呼奈何,揀無可揀啦。花旦方面,阿嗲最聽師傅話,但亦知道自己資質有限(好似成日俾仙姐話佢好蠢之類,鬧到喊,好慘)。。。

粵劇已經係老餅野喇。老一代盡力承傳,但有時都難免會花果凋零,後繼無人。岔開一筆,我覺得大家更加要警醒既係,粵語都係一樣。搞搞下講廣東話都話係老餅,唔潮既人先講,你知往後會發生咩事啦。最後利申,以上資料無經翻查,完全係童年回憶同老豆老母講落,錯左唔好怪我。鎖你鎖你。

 

關於作者: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新同事,唔識記住要問人呀! by 扮工室の膠秘s
    花生友:「喂新同事,你個email_id係咩啊?經理叫我send_email要cc你。」新同事:「無啊。」…
  • 真正既朋友係咁樣寫Postcard既.. by 港女友
    寄卡畀我既係中學既好朋友,而我印象中佢都唔係第一次令我發笑,有次寫左「朋友我當您一世朋友」,有次佢去左澳洲寄左張佢攬住樹熊既鋪卡畀我,我指係真係有佢個樣係鋪卡上面!我媽第一時間問:呢個人係您朋友呀?係。我諗澳洲同香港既郵差應該都想問我...…
  • 不懂得愛,不懂得我,別親我 by 焦總的蕉很腫
    有晚送佢返屋企個陣,佢拉左我去後樓梯,過程大家都好投入好激烈,第一次有人對我講老公我愛你,第一次有人對我講好鍾意我插係佢入面,第一次有人問我感唔感覺到我同佢合二為一。 …
  • 馮盈盈都叫唔造作,咁麥美恩叫咩? by 小盛女
    無可否認,人靚真的比較多著數,至少兵都可以收多一點,發姣都可以稱為不造作、率真。說句公道說話,盈盈都算靚,雖然比她有氣質/靚的藝人也大有人在,例如李佳芯、黃心穎等,但盈盈都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靚也分很多種,清純的、詩文的、誘人的、可愛的…
  • 校友會上的野獸與餓狼 by 單字晴
    為什麼我會想起《美女與野獸》?因為我眼前確實有一些野獸,可惜伴隨野獸的不是貝兒,而是一隻隻餓狼。三大畢業的男生,即使沒有城堡,也有一隻「三斤釘的小船」,襯得起貝兒有餘。但「三高」中女卻不是清純的美人兒。所謂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餓狼們遇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